立即捐款

體育

從英超發展看滴漏效應

從英超發展看滴漏效應
廣告

廣告

AP Photos

全球化年代的足球發展,是經濟學的「滴漏效應」很好的示範。20年來因英超、歐聯的發展,足球界收入大增,即使英超中下游隊伍、甚至英冠球隊的收入都非常可觀。「滴漏效應」支持者會說,這證明了容許上層更自由的賺錢,能夠改善下層的收入。不過,要質疑「滴漏效應」,遠遠用不著要證明低下層的收入變差了。即使變好了,也不代表就是值得推崇。

英超、歐聯年代,弱隊要突破強隊的壟斷,是越來越難。今天我們熟知的英超BIG 4,與其說是因虛幻的「豪門底蘊」而長期保持領先,不如說是因商業上的成功協助壟斷球壇資源(最好的職球員),從而長期保持上游位置。今時今日愛華頓之流偶爾取得歐聯席位,已是大新聞,還可以肯定下季在雙線比賽分薄資源下肯定把歐聯席位重新讓出。即使中下游球隊的絕對收入比前高了,但機會卻變得不平等。

英超、歐聯鴻溝的影響,更令挑戰者的風險大增。除了當年的列斯聯歐聯出局導致鉅額赤字,因降班而收入大跌,導致瀕臨清盤者亦有所聞。這些令中下游球隊隨時萬劫不復的財政風險,是前英超年代不用承受的。向上挑戰的風險令中型班必須審慎投資,亦是再生產這條鴻溝、再加大貧富差距的原因。

另一方面,本來屬於英格蘭其中一個至高榮譽賽事的足總盃,也在全球化年代逐漸褪色。由於主要戰場在英超及歐聯,足總盃對強隊來說是雞助一塊,往往不盡全力,從前的「爆冷溫床」以失去哥利亞大戰巨人的劇力。但是,一旦到4強、決賽,當強隊覺得「食得唔好嘥」時,實力差距又再重現,足總盃遂失去了其傳統魅力。經濟增長的文化代價,可見一斑,是如何「滴漏」都無法彌補的集體損失。

甚至在球場外,全球化年代的足球都在削減低下層的機會--球迷。希斯堡慘劇令企位消失固然是意外因素,但因商業價值提升而導致票價上漲亦是主因。在英超、歐聯年代,低下層球迷難以承受日益高昂的票價。加上球會對門票收入的依賴比以前降低,如卡迪夫城班主將波衫由藍轉組的離譜之舉,本土球迷都將變得無可耐何(更別談本區土生土長的球員還有沒有機會在八國聯軍的狹縫中上陣了)。本土球迷本是球隊的基礎、球隊文化傳承的重要載體,現在竟要化身消費者捍衛消費者權益。在球壇大躍進下,連球迷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滴漏效應」,孰真孰假,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容許少數人壟斷經濟收入,將剝奪公平競爭的機會,並有更多不能逆轉的後果。今晚英超又開快車,來為弱隊打打氣吧。話曼聯係弱隊者,必下地獄。

數據補充:

1. 英超年代,足總盃只有3次由非傳統強隊捧盃。上一個二十年,有9次。
2. 上一次由非頂級聯賽球隊贏得足總盃,是1980年。73和76年也是。在今天可說是痴人說夢。
3. 英超年代,只有95年的布力般突破傳統強隊的包圍奪冠。上一個二十年,有7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