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漁護署反口偷調大嶼山西貢牛隻 棄病牛於野疑虐畜

廣告
漁護署反口偷調大嶼山西貢牛隻 棄病牛於野疑虐畜

廣告

(圖片取自梅窩牛牛之友Facebook專頁

(獨媒特約報導)大嶼山和西貢為牛群原居地,漁農自然護理署稱在兩地都接到居民投訴,指牛隻在馬路棲息,影響交通,造成滋擾;然而漁護署的處理方法,並非營造「人牛共融」的環境,竟然是將兩區的牛隻對調!事件涉及共50頭牛,漁護署在遷走牛隻前,沒有通知護牛團體,更違反了去年向團體作出的「不遷不殺」承諾。

團體在調查事件的過程中,更意外發現一隻本應正在漁護署農場接受治療的梅窩母牛(編號3號)在大嶼山石壁流連,骨瘦如柴,懷疑漁護署將大病初癒的3號牛棄於陌生環境,沒有依承諾將牠帶回原居地梅窩,涉違反《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

漁護署偷偷對換50牛 防牛隻認路入市區

月前,大嶼山及西貢的護牛團體發現部份牛隻失蹤,兩地團體後來透過交換照片,發現牛隻遭對調。團體追問漁護署,漁護署承認由於收到居民投訴牛隻於馬路棲息,阻礙交通,自去年11月20起,已將共29頭西貢牛移至石壁,及共21頭大嶼山牛移往西貢,所有牛隻都被絕育及打上耳牌作記認。漁護署解釋,由於牛隻會沿熟悉的道路走回市中心,與專家討論後,決定將大嶼山與西貢的牛隻對調,令牠們認不得路,不會再走進市區,滋擾居民。漁護署又稱,計劃仍在試驗階段,會繼續監察並評估成效。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何佩嫻指出,去年6月塘福發生8頭牛被車撞死慘劇後,漁護署與多個保育團體及政府部門開會討論對策,當時承諾不會遷徙大嶼山牛隻,會議紀錄清楚列明,如今卻偷偷搬牛,出爾反爾,破壞與團體之間的互信。漁護署於會上又承諾會協助團體向地政署申地建牛棚,並聘人看守,但至今都未有兌現。何佩嫻指,團體反對遷徙,因為過往漁護署遷牛經驗中,均造成牛隻死亡,牛隻不適應新環境,難以生存。何佩嫻又指,漁護署稱計劃尚在試驗,仍無意放牛隻回原居地,斥責署方以50頭牛的生命來作實驗,態度兒戲。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批評漁護署對牛缺乏認識,牛隻是區域性的動物,有恆常的生活路線,不能隨便遷移,漁護署實施計劃前沒有與熟悉牛隻生態的團體討論,是「令人震驚的犯錯」。何來不接受漁護署以牛隻阻礙交通為理由強行遷徙,認為漁護署的責任是確保鄉郊物種安全,將牛隻搬走卻不緝拿駕車撞牛的人,不公無理。何來表示,團體會於日內與漁護署會面了解情況,要求將牛隻送回原區。

1521556_445333465592064_1153711624_n
(圖片取自梅窩牛牛之友Facebook專頁

梅窩病牛被棄石壁 骨瘦如柴

大嶼山及西貢牛隻失蹤後,護牛團體義工四出尋牛,竟於石壁被發現梅窩3號牛。梅窩3號牛去年8月因健康欠佳,被送到政府農場接受治療。漁護署當時向關注梅窩牛隻的「梅窩牛牛之友」承諾,3號牛康復後便會將牠送回原居地梅窩。然而,事隔多月,3號牛音訊全無,未有被送回梅窩。直至義工於石壁發現牠,竟瘦弱得可見骨頭,健康狀況令人擔憂。

獨媒記者向署方查詢3號牛流落石壁的原因,署方表示3號牛在農場觀察3個月後,情況略有改善,於是嘗試把牠遷移到遠離民居和空間較多的石壁,意味3號牛已於石壁流浪2至3個月。3號牛現時的情況曝光後,漁護署已把牠送回打鼓嶺行動中心進行檢查及治療。

「梅窩牛牛之友」主席何詩敏指出,3號牛於農場數月以來,連報告都沒有,團體以為牠可能患病嚴重,亦相信漁護署醫好3號牛便會將牠送返梅窩,誰料牠已被當成實驗品,棄於石壁。何詩敏表示,3號牛如病重,亦應回家和家人團聚,得以善終,漁護署卻竟然將大病初癒的3號牛棄於陌生環境,已干犯《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令動物受不必要傷害,定會造究。何詩敏表示,會爭取日後漁護署實施任何有關牛隻的計劃,均必須通知了解牛隻的民間組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