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楓人瘋語

楓人瘋語為一群於加拿大就讀的香港留學生所發起的獨立組織,目的旨在創造一個自由平台予香港留學生就現今香港的社會問題及至政治鬥爭表達自己的看法。作為一群海外留學生仍然對香港社會有很多的想法,因為沒有機會親身在香港提出控訴,所以透過互聯網把意見表達出來,從而令更多人了解社會問題,甚至改變社會。 網誌

社運

從港獨分子強闖解放軍總部一事看公民抗命

從港獨分子強闖解放軍總部一事看公民抗命
廣告

廣告

作者:江皓明

於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兩名「香港人優先」的成員闖入解放軍軍營,展示殖民地時期港英政府的旗幟,以宣揚港獨的立場。事件引起各方輿論烽煙四起,肇事者亦於元旦日被高度拘捕。筆者想就此事拋磚引玉,探索一下一國兩制以及公民抗命的問題。

有讀過我上一篇文章(失去的抱負)的 精明讀者會猜得出在下是抱有大中華思想的筆客,見著兩位「香港人優先」成員被捕,心中不禁一快,期盼法官判刑之時。然而「香港人優先」今次譁眾取寵之舉卻是正中要害。當年戴卓爾與鄧小平就香港問題展開談判,鄧小平就堅持要在香港駐軍;英國當時於福克蘭群島一役取得勝利,戴卓爾的強硬作風以「鐵娘子」的外號為人所見稱。然而鐵娘子亦於駐軍一著輸了給鄧小平,最終滿盤皆落索。

駐軍成為香港問題談判的重點之一,就是因為駐軍象徵著主權和實權的擁有,象徵着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引用當時鄧小平於記者招待會發怒時說的一句話:「香港是中國的領土,為什麼不能駐軍?沒有這個權力還叫什麼中國領土!」港獨分子衝擊解放軍總部一步是極具象徵意義的挑釁,矛頭直指一國兩制最核心的主權問題,試圖推翻香港屬於中國的現實。正因如此,如判有罪,法庭今次判刑應該考慮重罰,增強阻嚇性。

但具阻嚇性,就是要向市民殺一以儆百。阻嚇性越大,反應就越大。筆者魯莽猜測,必定會有人以政治理由為原因,指兩位「香港人優先」成員應該從輕發落。深思一層,其實兩位港獨主義者的所作所為的確是公民抗命,他們以身試法,就是要挑戰他們認為不公義的法律,冒著遭受法律制裁的風險;而我巴不得看見他們被重罰就是因為我和港獨的立場完全相反。本人的意見僅代表本人立場,微不足道,更重要的是香港人會否為之所動,屆時就可試出到底香港人有多支持港獨主義。

如果上述行為已經算是公民抗命的話,我們就應該更認真對待「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了。筆者認為絕大多數香港人都追求著普及而平等的普選,但假若政改之路真的一波三折,要動用到和平佔中的公民抗命方式去爭取民主的話,運動需要避忌為爭取一樣僅有少數香港人渴求的事,騎劫了所有香港人的前途。和平佔中運動本身明顯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整個運動增設了公民授權的關卡。

公民授權若要真的獲得廣泛代表性,以做到香港人授權是次公民抗命行動的效果,就必須努力鼓勵不同政見,尤其是建制派人士同樣透過公民表態去參與。可以考慮的策略包括提醒香港人投票表態亦是避免佔領中環的方法之一。和平佔中的「元旦民間全民投票」只有六萬多人參與,參與人數強差人意,投票率最低的2010年立法會補選(當時有五區公投之稱)亦有近乎五十八萬人投票。網上投票方法亦成了文匯報捉住的痛腳,被指容許重複投票。有見以上種種問題,最好的解決方法是由一位超級區議員辭任立法會議員一職,啟動全港補選,變相公投機制。屆時若全港市民都願意踴躍參與的話,該次的公民授權才會有真真正正的代表性,做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假設磋商後所得到的政改方案是強差人意,但香港人依然透過公民授權方式表示會接受中央的方案,那大家亦要尊重結果,否則將會落得如埃及一樣的下場,淪為一個既踐踏法制,又無視民主精神的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