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教育

文言範文的有限作用

文言範文的有限作用
廣告

廣告

香港教育局建議新高中中文科課程重設文言範文,並提出十七篇作品(其中一些是唐詩宋詞)(註),從中挑選十至十五篇。此舉的目的,大概是要力挽香港中學生中文水準低落之狂瀾;問題是,成效會有多大?

我相信成效不大。假如是像我當中學生時那樣,讀的文言範文多幾倍,由中一開始便要背誦文言文和詩詞,那麼,就算是萬分不願意讀,由於文章夠多、時間夠長,總會產生一點潛移默化的作用。十至十五篇文章則太少了,而且只限於高中,即使要求學生熟記範文內容、掌握文意、欣賞寫作手法,甚至了解文章的歷史和文化脈絡,作用也是非常有限;如果希望藉這些文言範文而提高學生的一般中文水準,恐怕是過份美好的願景了。

其實,要提高學生的中文水準,不一定要他們讀文言範文。這一點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是不必讀文言文,第二層是就算讀,也不一定要讀所謂的「範文」。我不是說讀文言文不會有幫助,只是不一定要用這個方法;讀上乘的白話文,尤其是文白交融如梁實秋、余光中的,也許同樣有效(或更有效)。

文言文有不同時期、不同的風格,深淺有異,趣味亦殊,不是名篇範文就必然能幫助學生提高中文程度。《出師表》和《桃花源記》無論就內容、趣味、還是筆力而言,的確都屬佳選,可是,《莊子》和《韓非子》節錄就過於艱深了;《蘭亭集序》無疑是美文,但內容未免有點故作文章,較難引起學生興趣。要從閱讀文言文來學習中文,尤其是學習遣詞造句和常用的成語典故,倒不如從較近代的《秋水軒尺牘》或《雪鴻軒尺牘》選一些短小精幹、容易理解、和內容有趣的書信來讀,例如:

「客館孤清,案頭無色。承足下贈我杏花,置諸膽瓶,終日相對,無異十五女郎,含羞匿笑,依依可人。乃紅顏已老,香質將殘,希再採半吐者兩三枝,以添春色,勿謂我棄舊憐新也。」(《雪鴻軒尺牘》〈與楊春洲〉)

又如:

「朵雲垂賁,知吾嫂誕育長庚,坎再索而得男,神乎技矣。然威鳳祥麟,挺生必偶;弟夫人弄璋之喜,當必接踵而來。可惜湯餅兩開,未得躬與其盛,爲缺然耳。另柬已收,永以爲好,敬聞命矣。」(《秋水軒尺牘》〈賀沈一齋、沈漪園得子〉)

兩封書信都是短短的十多句,但可以學的中文可不少。

當然,如果教育局的範文提議不是以提高學生的中文水準為目的,而是要透過中文科加深學生對中國傳統文化和文學的認識,那麼,那十七篇作品都沒有選錯。

(註)所謂十七篇,是新聞報道的說法,其實列出的作品共二十八篇,不過十二首唐宋詞分成兩組,當作兩篇;《史記》兩篇節錄,因為只選其一,所以當作一篇。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