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私人訂制》— 不好玩是罪名

廣告
《私人訂制》— 不好玩是罪名

廣告

馮小剛的賀歲作《私人訂制》 (Personal Tailor) ,聽說劣評連連到氣得他說話失盡分寸,未看前還想著替馮說些好話:總以為馮小剛+王朔+葛優,該似是個無得輸的組合。看過後,雖仍覺得未算是爛片,但卻看到其死因 – 口說是喜劇,但該沒那個會笑得出來。

葛優飾的楊重,與三人合組一間公司,業務是為他人去圓夢。眾多所謂的夢,合組起來其實就是另一套,卻最是合乎現實的「中國夢」:一個夢想爬上領導之位,卻想當個清官的司機、一個拍片拍到庸俗得可奪「終生最俗獎」的導演,卻想著去脫俗。清廉和高雅,在這個當世的中國,說上來當然是遙不可及的夢。至於清潔工人丹姐想試著變有錢人,卻急逆轉到很合乎現世。

常說真實的說話不好聽,馮小剛卻一面對現今官場、社會的醜態,都不怕道出來:司機得到的職銜,官位小至根本不存在,但擁的辦公室卻是那麼的氣派,暗諷這國度官場已腐敗到那個地步;去拜訪一大戶人家,害怕照片上微博或月餅盒藏銀紙等,又是一幕官場現形記。諷刺的是,馮夠膽嘲諷老虎,卻不敢對小貓的同行玩得太過:對想當烈士的陝西女青年,楊重等穿的卻是德軍制服,完全九唔搭八,後又想到馮或原本想明寸那些「抗日神劇」,但真拍得卻縮沙換制服「暗寸」算。或許,中共官場或真的腐爛到眾所鳩知,如何掩飾也早已徒勞無功,明說出來也無所謂了,因此馮才如此「夠彊」。

只是,諷刺不是說得愈白就愈好,其實很多時該暗嘲為多,人們總會察覺到一點弦外之音,卻又不能捉著他在指名道姓,這樣才好玩。馮這次卻就是太照顧觀眾的智慧,甚麼也說到很直接:不止說官場,丹姐一刻變成坐擁百億的有錢人,卻就不懂得怎去當,只會走進商場叫嚷買這些那些,白痴也看出這是暗寸國人物質突然豐富,但心靈卻仍然空虛,土豪就是這樣煉成。說得太清楚就是指明的罵,小氣的當然不快,大量的卻因為早已看夠,現於銀幕再看則又納悶地爆句:「鬼唔知咩!」。也於是,明明是喜劇,卻看不出數個逗你笑的笑點。

結尾,楊重等四人趁「世界道歉日」四處向被污染嚴重的環境致歉,灰濛的天空、挖滿一個個洞的草原、糟透的河水,重口味的景像,又像捉著國人大罵了一頓,也令電影原本已不能逗到你笑,最後更淪為赤裸裸的說教,又是讓人笑不得出來。

儘管馮小剛或有心,想一邊逗國人觀樂又一邊叫國人反省現省,但很多時候就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尤其現在是新年,是眾多國人辛勤整年後難得大遏息的時侯,若馮還是掌握不到又叫國人歡樂卻又叫其反思之技,還不如少一點明寸,多逗人玩一玩算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