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為何林立志推銷「政黨提名」會徒勞無功

為何林立志推銷「政黨提名」會徒勞無功
廣告

廣告

民主黨新生代、中委林立志日前撰文,回應殷生批評教協支持「政黨提名」。民主黨此時方推銷「政黨提名」,可謂在錯誤的時刻做錯誤的行動,在民情鮮明指向「公民提名」下,民主黨唯有盡快歸向「公民提名」的大隊,別無他路。

現為區議員的林立志,出身自民主派傳統根據地葵青區,可說「根正苗紅」。對於香港選舉歷史有認識的讀者,應該不會對於葵青區感陌生,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面對委任議員及保皇派圍攻,葵青區一直由民主派主導,而議會主席都由民主派連任多年。作為葵青區議員的林立志屬於新界西,民主黨前年在新界西議席全失,下屆極需新生代接班(政圈盛傳李永達和妻子陳樹英下屆會捲土重來,筆者不太相信,因為屆時差不多六旬的李氏伉儷就算要再選,難道選民「傻了嗎」)。

相較其前任李永達,林立志的知名度確實欠奉,比較同區另一新生代、「貓議員」鄺俊宇(筆者認為其服務貓類的工作,較服務人類更佳),個人魅力亦稍遜,然而,林立志勝在踏實,會令人聯想同黨立法會議員胡志偉,他們永遠不是那種耀眼的明星,但其實力、工作,會令人認同和尊重。

花了那麼多篇幅來交代林立志的背景,無非是要帶出一個訊息:雖然林立志的政治地位不及黨主席劉慧卿、立法會議員單仲偕、總幹事林卓廷,但這篇繼上述三人撰文反駛外界對民主黨特首選舉立場的文章,不容忽視,值得正視。

筆者不想花時間重覆敍述殷、林兩文,只想帶出幾個訊息:1)民主黨接連主動反擊外界批評、且「砲手」由重量級立法會議員,漸轉向新生代接班人,顯示民主黨高層要一改2010年政改後「打不還口」的策略,今次會貫徹「快速還擊」新策略。2)劉慧卿、單仲偕、林卓廷的發言或撰文,都是被動地對外界的批評作出反擊,但林立志這篇文章有點不同,重點主要是推銷「政黨提名」,筆者大膽推斷:黨高層也許認為,過去半個月對於黨在「公民提名」的立場之攻擊差不多退卻了,是時候把真正的agenda拿出來──民主黨真正認為「不可或缺」的「政黨提名」。

評論團半個月前曾呼籲讀者參加一個由民主黨等溫和政團合辦的講座,若果大家有出席的話,或會較易理解,相較「公民提名」,民主黨高層是真正相信,「政黨提名」才是香港政治發展的出路。(當天泛民在筆者質問下,親口承認了最後會集體出賣「公民提名」,他媽的,當天只有幾份傳媒出席採訪,並且報導篇幅少得可憐,否則早已人贓並獲,如果泛民要落地獄,主流傳媒就要去無間地獄,即連落地獄後轉生的機會也沒有、永不超生!)

若果筆者上述估計是正確的話,便可以解答到一個難題:為何殷生批評教協,民主黨卻回應──因為殷生主要批評,一個代表教師、立足於公民社會的教育團體,怎可能不支持能抗拒特權的「公民提名」,反正支持一個擴大特權的「政黨提名」?身為中委的林立志要撰文反駁,皆因上述批評觸動了民主黨的神經──若果只是代表幾萬教育的教協不該支持「政黨提名」,那麼作為民意代表的民主黨,更不該!

「公民提名」與「政黨提名」究竟那種才是最適合本港政治的提名方式,恐怕不是本文所能給出答案。評論團要回應林立志及黨高層一點:現在才推介「政黨提名」,不會有果效的。現時公民社會經已對「公民提名」形成主流共識,「政黨提名」對於大部份支持「公民提名」選民來說,只是可有可無,只不過被真普聯三軌方案綑綁了而已。在三軌方案出台後,民主黨高層高調揚言「非缺一不可」,又反覆強調,該黨最終目標,只是要爭取不同政見人士「入閘」,早已令外界形成印象:民主黨最終目標只是「有得入閘」(當然高層一定反對,但現在筆者說的是民情,民情沒有對與錯,只有真與假),在這種主觀印象下,民主黨還提出一個由政黨包攬提名權的「政黨提名」方案,無緣是加深了「民主黨最終目標只是有得入閘」的外界印象。

林立志文章很努力地要說明「政黨提名並非為民主黨入閘度身訂造」,但無論他多麼努力,只要外界一直持有「民主黨最終目標只是有得入閘」的印象,哪怕再妙筆生花,也是徒勞無功。民主黨高層現在只有一件該做的事,盡快履行真普聯成員的責任,在未來幾個月、全民公投之前,和真普聯口徑一致「三軌方案是一個完整方案」,全力推動公民提名,方可令人稍釋疑。林立志要在政治更上一層樓的話,就要擺脫上一代的舊思維,明白一個事實:這是一個沒有政治明星的新年代,不是由政治領袖帶領群眾,而是要緊貼群眾及同步。(現在應該明白,筆者說林立志不是明星的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