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中產政治要有新思維

中產政治要有新思維
廣告

廣告

觀乎輿論對施政報告的回應,多是抱怨梁振英對基層慷慨卻忽視中產,甚至質疑梁是否要推倒多年來的保守理財原則。

這裏所指的「中產階級」,主要是那些要交薪俸稅但不能受惠於政府各項有資產入息審查福利計劃的市民;與之相關的是那種「中產要交稅卻沒有福利」的情緒。因此,對施政報告失望的「中產者」似乎都希望,曾俊華在本月底宣讀的財政預算中能以退稅或者增加免稅額的方式來扶他們一把。換言之,節制福利和減少賦稅負擔就是當下香港「中產政治」的主要訴求。但這樣的訴求是否真的對中產階級有利?

中產並非沒有福利

其實所謂「中產不能享受福利」這一說法並不準確。就算不計算那些針對長者而且沒有資產入息審查的計劃(如生果金和公共交通票價優惠),香港公共醫療服務和十二年免費教育都是不設資產入息審查的。而單是教育和衞生的經常性開支,已佔政府每年的經常性開支近四成。即是中產者繳付一百元的稅款中,約有近四十元會用在教育和衞生項目。

當然,不少中產者或會對香港教育制度不夠有信心,又嫌公立醫院輪候時間長,故選擇用市場來解決教育、醫療所需。同時,近年政府在教育上推動直資中小學和自資大專院校,又用醫療券、籌備自願醫保等手法鼓勵市民光顧私人醫務市場,說穿了都是為了限制公共開支上升速度,也是令越來越多中產者在教育和醫療上走向市場的原因。

福利也可有利中產

教育和醫療的市場化是否真的對中產以至香港整體發展有利呢?眾所周知,優質的教育和醫療的成本高昂。如果辦學或者營運私家醫院者是牟利機構,在追求利潤的情況下更會令服務使用者的負擔更大。在醫療方面,費用可以高得連有買醫療保險的中上層也未必承受得了。

假如花錢就可以一定得到較好的服務,那還算值得。但教科書上「私營必比公營好」的說法,在現實中卻不那麼容易找到例子。難道大部份直資學校水平能比得上頂尖的官津學校?難道自資院校的學位比有公帑資助的八大院校學位吃香?私人診所會否為了利潤而亂開藥?私家醫院面對無利可圖的奇難雜症時,難免要將病人送回公立醫院。因此,就算你不介意教育事業和醫療需要可成為別人牟利的工具,也難以否認搞好公營教育和公立醫療還是對包括中產階級在內的全民有利。

誠然,不論是教育、醫療還是其他社福政策,現時都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正因如此,基層和中產都應該進一步參與有關的討論,迫使政府和有關當局作出改善。

中產重擔來自住屋開支

相對低下層來說,中產者在市場上能分到的資源較多。但無可否認,很多中產者的生活也不見得特別富足。

歸根究柢,房屋開支是最大的重擔。根據統計處09至10年所做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香港平均每戶約33%開支在房屋身上。對於住在私人樓宇的住戶來說,該數字更高達37.1%。而在澳門、台灣和新加坡,最新數字卻只是20.5%、24.4%和22.4%。由此可見,香港中產者的最大壓力來源,根本不是因為要交稅來維持福利開支,而是如天價一樣的住屋開支。

中產應提倡改革稅制

無租務管制、房屋商品化等都是香港住屋成本超高的原因。此外,賣地收入對政府收入的重要性也是關鍵所在。每年高達數百億的賣地收入(這筆收入全數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不會用作改善民生的用途)不但會藉高樓價、高租金轉嫁到中產和基層身上,也是特區政府連年盈餘的一大主因。因此,要長遠解決中產在房屋方面的重擔,單是強調政府有盈餘故應退稅未免作用有限。我們要以財稅政策為切入點以舒緩住屋成本高的問題,就要思考是否應以其他稅項取代賣地收入對庫房收益的重要性。

筆者不是主張要在都是打工仔女的中產者或者艱苦經營的中小企身上開刀。但社會最上層顯然有繳納更多稅款的空間。例如利得稅稅率可以改為累進制,從而讓有龐大盈利的企業多交稅。現在富人的主要收入,股息和資產增值,都不用課稅,其實對出賣勞力又要繳交薪酬稅的打工仔女並不公道。

新中產政治:財稅改革

既然搞好福利可以對中產階級有利,而大部份中產者的主要負擔是房屋開支,那麼埋怨基層福利多且以稅務優惠作為主要訴求的「中產政治」其實根本不可能真正提升中產的生活質素。中產者要自救,就不得不擺脫對福利的偏見,棄掉對原有財稅制度的迷信,趁財政預算的時機提出改革財稅政策和福利政策的訴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