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佔中宣誓被踩場、民主黨需反思公民提名

佔中宣誓被踩場、民主黨需反思公民提名
廣告

廣告

民主黨上周三(2月5日)佔中宣誓遭「佔中後援會」狙擊踩場,雙方少不免互相指罵,但最值得注意的是,事發以來數天,致電烽煙節目指摘狙擊民主黨者的市民、甚至曾經投票給民主黨的人,少之又少,相反,大多數市民及支持者的反應,都是一個「痛」字。民心思變,民主黨在明年區議會、後年立法會兩場選舉,實在前景堪慮!

筆者近幾日工作繁忙,拖延至今才能抽空,就這宗民主黨大事寫則評論(這就是業餘和專業寫作人的分別了)。雖然遲了幾天才寫,但也有一個好處,可以足夠時間觀察和聆聽事後的進展和市民反應。

首先披露民主黨佔中宣誓的一些背景。大部份普通黨員、甚至區議員,也是在宣誓前一天才知悉,當中也包括曾經出席D-Day,打算佔中者,也來不及報名宣誓。官方的解釋是,中委決定分階段舉行宣誓。上周三的第一波,由卅多位黨核心宣誓,第二波由年輕人宣誓,第三波由黨員進行,至於為何要這樣分階段進行,則得不到更詳盡解說了。

民主黨選擇在此時此刻舉辦「佔中宣誓」,據何俊仁接受D100訪問時的解釋,是希望在元旦遊行後、年中公投前的這段中空時期,接力舉行一些活動,延續運動民氣。評論團分析,面對一個月以來在公民提名「非缺一不可」立場的抨擊,民主黨選擇在此時此刻舉辦「佔中宣誓」,在公關上,估計可以得到以下效果:1)透過佔中這個全黨支持的行動,來團結及動員黨內在公民提名持不同聲音的人士;2)把近月來社會對民主黨的焦點,從公民提名立場轉移至佔中之上;3)以先頭部隊形式宣誓,保持泛民陣營內主導地位。這個「佔中宣誓」之舉,本來可以起一箭三雕的作用,不過,這搶飲頭啖湯的宣誓,實際存在不少疑問:

1)佔中活動主辦機構從首天便宣佈,希望所有參予者,即是有政黨背景,也是以個人身份參予佔中,這是免除市民疑慮,佔中活動由某些政黨主導的印象。既然如此,為何民主黨要舉行一個單單由民主黨人進行的「佔中宣誓」?2)就當何俊仁的空檔期「佔中宣誓」可以延續運動民氣說得通,為何不是由佔中運動舉行一個有其他政黨參加的「佔中宣誓」,或民主黨和其他泛民一起宣誓,只是單單由民主黨舉行宣誓?按理來說,當日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及朱耀明也到場,該不會反對其他黨派一起來宣誓?公民黨、工黨等假若受到邀請,也不會反對嘛?3)究竟宣誓的民主黨,在公民提名上最新立場如何?發動佔中一個重要前提,是北京不接受市民透過公投支持的方案,元旦公投清楚顯示,方案一定要有公民提名元素,但民主黨仍是強調公民提名三軌非缺一不可,一旦中央完全否定公民提名,宣了誓,佔還是不佔?

假若「佔中後援會」當天沒有狙擊踩場,第二天的傳媒焦點,理應是集中在上述疑點,唯「佔中後援會」發動這麼大規模的搗亂,還丟毛巾等物品,我們只看表面的傳媒們,自然把焦點放在衝突上,而大大分散了民主黨「佔中宣誓」的疑點。如果筆者是劉慧卿,心裡還要多謝你來搗亂,這樣便沒有記者懷疑「佔中宣誓」及發問!

故此,對於「佔中後援會」及參予的人力成員,筆者只能以一個「蠢」字來形容。

然而,民主黨高層別以為就此過關,相反,從事發後幾天觀察,筆者反而覺得民主黨危機越來越大。按常理來說,這個「佔中宣誓」行動,或多或少,可以在黨支持者及支持泛民的市民心目中,有加分作用,在「佔中宣誓」遭攻擊,也該能引起同情,以及一些反對激進行為的市民的同情。然而,收聽連日來的烽煙節目,就事件打上電台的市民,並非一面倒斥責踩場的「佔中後援會」,所佔比例也甚少,更多的反而是不滿民主黨從2010年以來的表現、以及今次在公民提名上的立場。筆者一連聽了兩天D100,皆因該台較多年長聽眾,當中不乏多位長期支持民主黨的市民、由港同盟年代便開始投票支持的市民,都共同講出一個「痛」字──對於民主黨近幾年的表現,在2010年的政改投票、以至現時在特首選舉方案的公民提名方案,覺得民主黨變晒,感到痛心,他們不像人力等會破口大罵,更令人心寒是,筆者感覺到他們已對民主黨絕望,2012年立法會選舉還是含淚投票、但2016年絕對不會了。

民意、選票,是政黨要生存的重要條件,這點該不會有反對。2月5日,民主黨職員Phoebe Yiu以個人名義,在獨媒回應評論團2月3日「民主黨年宵被圍 印證政改解釋不被接受」的文章,反擊筆者認為民主黨年宵生意及反應欠佳,印證公民提名立場不受公民社會接受的論點。Phoebe Yiu透露民主黨年宵「今年營業額約13萬,比政改後2011年年宵多出近1倍,如果以民主黨評論團所言『維園年宵是民情溫度計,是最佳的反映』,並且以年宵收入來作某種指標,那麼今年民主黨一定比2011年受歡迎得多。」筆者不會懷疑任何黨職員透露的生意金額,多年來觀察和接觸,職員們在這點上是可信的。不過,從佔中宣誓事件數日以來,看了報章及社評、聽了烽煙節目的聽眾反應、以及上屆還有投票給民主黨的支持者的回應後,以主席劉慧卿為首的高層們,還能有「那麼今年民主黨一定比2011年受歡迎得多」的樂觀嗎?再說得直接一點,假如明天就是區議會、立法會選舉,敢講一句結果會比2011、2012受歡迎得多嗎?筆者就沒有這種樂觀了。

總結一句,對於民主黨而言,最可怕的不是人力或狙擊者,他們「放馬過來」、反而會讓人「知道我哋是民主黨」,最可怕的,其實是從港同盟年代起,一直支持投票的選民,已經拒絕再投票了。上屆,年輕一代選票經已他投,下屆,連這些中成年一代選票也失去了,真的一筆勾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