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喚醒香港反核心——「零核時代:不核作運動」展覽

喚醒香港反核心——「零核時代:不核作運動」展覽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1年,日本福島爆發切爾諾貝爾事件後另一次嚴重核災,情況至今沒有好轉,但各地政府似乎已開始淡忘兩次核災所帶來的破壞和教訓。香港政府計劃改變能源組合,增加供港核電比例,將在今年第一季展開公眾諮詢;台灣群眾反核聲音強烈,政府仍繼續興建「核四」龍門核能發電廠。綠色和平為了讓更多人關注核電問題,將台灣綠色公民行動盟主辦的「零核時代:不核作運動」展覽移師香港,2月6日至18日於中環藝穗會向公眾展示日本攝影師太田康介作品展《被遺忘的動物們》、日本導演宍戸大裕的福島記錄片以及《台日反核插畫聯展》。

「被遺忘的動物們」的災後生活

褔島爆發核災後,日本政府將核電廠20公里範圍劃為警戒區,疏散區內17萬人,更不容許居民攜帶寵物離開,估計有超過一萬隻貓狗被遺棄在災區。曾到阿富汗戰地、北韓、台灣核電廠等地採訪的攝影師太田康介得知消息後,在2011年3月30日首次冒死前往福島,以影像記錄災區動物的生存狀況,並在2011年及2013年分別出版《被遺忘的動物們》及《依然等待的動物們》兩本攝影集。他現時投身保護福島動物,每星期帶著60公斤動物飼料、20公升水,由東京前往褔島餵飼動物。

太田康介曾言「絕不能因為人類造的孽而讓貓狗犠牲」,他捕捉動物們的真實生活,同時亦透過作品呈現人類對動物的傷害、動物們的絕望、希望,以不同面向喚醒人們面對自己的過錯及關注動物們的處境。

P1030364 - 福島第一核電廠
這座就是令福島變成廢墟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在日本311地震時洩漏輻射。

很多留在當地的動物原本都是由人類飼養。人們經常說「寵物就是人類的朋友」,但一遇核災,就算是「朋友」都無情講,統統被棄在原地。動物們經歷核災後,眼神亦反映牠們變得懼怕、不信任人。

白狗
「這隻白狗是從某處民宅,前來此區的。因為牠警覺性非常高,我們無法靠近牠。」

P1030356
「這隻瘦弱的小狗,即使放了飼料,亦只是一直盯著我,等我離開了才稍微吃了一些。」

P1030357
「狗兒大概太想念主人,一直凝望著遠方。」

核災爆發、居民大規模撤離,遺下與人類共同生活已久的動物們,包括3,500頭牛、3萬頭豬、44萬隻雞,但日本政府沒有計劃去拯救牠們,同時亦沒有媒體關心動物們的處境。在沒有援助的情況下,死亡是唯一下場;人類因自私所造成的災難,要所有生物一起承擔。

P1030398
「散發出惡臭的牛棚裡,一息尚存的牛骨瘦如柴,有些牛更無法站立,只能跌坐在地上不停哀叫。」

P1030366
「這些豬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落得如此下場,就這樣靜靜的靠在同伴的身邊死去。」

太田康介記錄動物垂死的處境,除了希望更多人(包括日本政府)關注牠們外,更想「反核」。福島一片荒涼,但也有小狗與主人重聚、動物展現強烈生存意志的希望故事,這能否激起人們反核的決心?

P1030399
「在南相馬的市原町區附近流連的小白,經歷過核災洗禮,好不容易才與主人團聚。牠可算是絕無僅有的核災幸運兒。」

P1030401
「牛群獲救後竟跳進坑渠喝水,真難以想像牠們口渴的程度,而牠們應已無法冷靜判斷了。」牛隻走進坑渠後是很難自己離開的,但牠們為了延續生命,不得不走進胡同,可見福島的動物們仍抱著生存的希望。

「我是人 我反核」 台日插畫界聯合反核

日本著名插畫師奈良美智的家鄉遭受核災後,創作了一幅小女孩憤怒地手持「NO NUKES」的插畫,直接表達其反核的立場,並開放版權,給大家免費下載。此做法引起日本插畫師們仿傚,熱潮更蔓延到台灣,其中台灣插畫大師幾米更以一幅名為〈真的假的啊?〉的作品警醒大眾「核災是真的,核安是假的。」

postcard type
「不定時炸彈的共存,愛與生活都畫上了問號,該由誰來給末來一個基本的保障,當後悔莫及之前,站出來說『我是人,我反核』。」

P1030350
插畫展中兩張海報引起無限反思。左邊的一張說:「即使再小的生命還是想要活下來。那麼,既然阻止不了輻射污染,為什麼我們還要它?想想切爾諾貝爾的孩子們吧!」;右邊的在說:「不要讓下一代活帶著恐懼生活,再忙,一樣反核!」。

香港人生活節奏,總是以忙碌為名,不去多多關心我們身處的社會。當傳媒減少報導核災,人們反核的決心漸退,亦忘記了人類是核災原兇,而核災的後果亦報應到人體、環境。因此,插畫展帶出一個重要的訊息:我反核,不為什麼,單純地因為我是人,所以要阻止再一次的惡性循環。

記錄片展現蒼涼與希望

展覽場中有一部舊式電視機,播放著兩段感覺不一的記錄片。影像加上寧靜的配樂,更加突顯核災殘酷。


《再看我一眼:被遺忘的動物們》預告片

《再看我一眼:被遺忘的動物們》導演宍戸大裕311地震後重返宮城縣故鄉,記錄了人類從災區撤離後,4月22日在福島20公里範圍設立了警戒線、路障及封路,但決心保護區內動物們的志工不放棄,改行小路進入。大量動物四出向仍在區內生活的居民討食物,志工又見到有些小狗即使吃了他們帶來的糧食,也會「吃了又吐,吐了又吃」,思念著人類。然而,政府搜索隊尋找生還者時,即使見到大量動物經過亦無動於衷,經過四季仍沒有人救牠們。當地原本有30隻駝鳥,但在拍攝時已剩下2隻。人們甚至認為動物的存在是個危險,因而撲殺牠們,頻頻發生牛隻被撞至死亡的交通事故。

儘管災區動物最終漸漸死去,但當地仍有一隻小牛努力地活著。第二段記錄片《希望牧場》,在災區一個牧場中,小牛「草莓」眼見其他同伴相繼死亡,但仍沒有放棄尋找食物,終於在頻死時遇到警戒區內唯一一位動物醫師,經過治療後恢復健康,成為牧場的一個希望。

香港真的需要核電嗎?

核電以少量鈾原子便能產生大量電力,令人以為它是種較環保的能源,但其所產生的核廢料是無法解決的,隨時有機會洩漏輻射,所造成的破壞比其他能源為大。

當其他工業大國,如日本、德國及法國等亦紛紛減用、甚至放棄核能時,香港正計劃增加輸入核電。現時香港能源組合是54%煤、23%核電、23%天然氣及少於1%的可再生能源,中華電力有限公司表示會在未來5年額外增加大亞灣核電廠輸入10%的核電。電力公司和政府稱核電可紓解用電問題、比煤及石油更環保,卻避談是否能處理核廢料和核災。事實上,2010年政府提及若大亞灣洩漏輻射,核電站伸外50至80公里地區均須考慮與飲食有關的防護措施;而大亞灣核電站與香港市中心距離50公里,一旦洩漏輻射,香港根本無法置身事外。而從福島的例子可見,即使政府制定了應對的措施,一旦核災爆發,根本無法控制。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