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荷蘭在線

以國際媒體的視角聚焦中國、報導世界 網誌

國際

英國:仇貧移民政策猛擊跨國婚姻

英國:仇貧移民政策猛擊跨國婚姻
廣告

廣告

(荷蘭在線2014情人節專稿)2014年情人節,對一群聚集在倫敦St Paul大教堂門前,穿著結婚禮服向英國內政部示威的新娘和新郎們,是一個悲傷而憤慨的日子,因為他們心愛的另一半,全都不在他們身邊!全都被阻擋在了英國國境線之外,在尼日利亞,在利比亞,在南非,在中國,在韓國,在日本,在美國,在澳大利亞,在加拿大,在越南,在古巴……在一切不屬於歐盟的國家。他們中很多人,被迫淪為“單身父母”,被迫過上年復一年的“skype夫妻”生活。這種生活雖然無法摧垮“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棱,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誓言,但卻足以動搖西方社會的人權基石。

2013年3月22日,41歲的英國公民Donna Oettinger緊緊抱著她那3歲的兒子,在南倫敦的Riddlesdown 火車站附近臥軌自殺。次日的《每日郵報》報道了這起悲劇,然而全篇卻只用了一句話提到了Donna遠在埃及的丈夫,即:“因為簽證原因,他無法到英國與妻兒生活。”對於出於何因,所有官媒只字未提。

在2014年情人節的這一天,在St Paul大教堂門前,在這群盛裝示威的新郎和新娘們面前,Donna的名字被再度提起。

原來,2012年7月9日,英國內政部推出新的配偶簽證規定,英國公民如果掙不到至少18600英鎊的年薪,就無法為其非歐籍配偶和孩子申請配偶和家庭簽證。Donna的年薪達不到要求,只好一個人獨自在英國撫養孩子,期待奇跡發生的那一天,把埃及丈夫接來團聚。然而,駭人的失業率,低廉的工資,高昂的物價,Donna等不及奇跡的發生,就已經精神崩潰。更讓人心碎的是,Donna的丈夫竟然是在網上看到的噩耗!可想而知,那個遠隔萬裡,突然失去妻兒音訊的男人,曾度過了一個怎樣的“埃及不眠之夜”。

Donna臥軌不久後,家住威爾士南部的家庭看護員Megan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達不到年薪要求的她,是應該拋開自己的殘疾母親到烏克蘭和丈夫一起生活,還是留在英國獨自照看母親,年僅27歲的Megan,無法面對這個“蘇菲的選擇”。 無法做出選擇的還有無數的單親媽媽——根據英國的法律,要將與前任配偶所生的孩子帶離英國,必須經得前任同意,或者必須得等到孩子年滿18歲。這就意味著,要將孩子帶到現任非歐盟籍配偶的所在地並一起生活,是一個非法的童話。

英國目前的最低年薪卻是11900英鎊!政府付給失業人士的救濟金是每周66英鎊,即3400英鎊一年。可見達不到18600英鎊的年薪標准,並不足為奇。根據2013年6月牛津大學遷移觀察(Oxford University Migratory Observatory) 提供的統計數據,46%的英格蘭就業人口,51%的威爾士就業人口,48%的蘇格蘭就業人口達不到這個標准;61%的英國職業婦女達不到這個標准;從事自由職業的婦女,則更無法在待產期和產假期持續工作從而滿足這個年薪標准。即使很多政府員工,比如在英國邊境管理局(UKBA)工作的低層員工,在NHS(國民醫療服務)機構工作的護士,郵差,公立小學或幼兒園的助教等,均達不到這個年薪標准。

有人制作了一份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愛情價目估略表(以英鎊為單位,以年薪為幅度),目前除了富有的石油國挪威(25000英鎊)以外,英國的配偶簽證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其次是荷蘭15000英鎊,挪威13000英鎊,美國13000英鎊,法國10000英鎊,芬蘭,奧地利,西班牙,瑞典,意大利,葡萄牙,波蘭均遠遠低於10000英鎊,丹麥,德國,瑞士,愛爾蘭,加拿大,紐西蘭,澳大利亞則無任何年薪門檻。

事實上,11900英鎊的國民最低年薪,固然會讓一個人深刻地體會到貧窮的滋味,但還不足以達到衣不庇體,食不裹腹的程度。英國獨立報記者Charlie按失業救濟金的預算金額實驗性地生活了一周,列出了一份2013年最低人均生活水平報表:每周的可用金額總共為175英鎊,其中100.50英鎊用於房租,7.10英鎊用於媒體和電器,1.98英鎊為水費,5.60英鎊為電視費,2.24英鎊為電腦上網費,6.50英鎊為電話費,20英鎊為交通費,剩下31.08英鎊為食品和日用品開支。這份報表絕非暗指靠175英鎊一周就能活得人模狗樣,純粹只是為了說明即使家庭一方單方面的年薪達不到18600英鎊,一個三口之家還是能在不吃救濟金的情況下生活。

然而極力推崇新政的英國內政大臣Theresa Mays卻拒絕承認這一點。個人辦公開支為每年15000英鎊,和丈夫擁有的兩套房產總值約1600萬英鎊的她認為,如果你達不到這個年收入標准,那麼納稅人就得為你的非歐盟籍配偶在英國的未來生活買單,換句話說,達不到這個年收入標准的英國公民,愛上的則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寄生蟲。盡管也許很多人不知道,非歐盟籍的配偶在申請加入英國國籍之前,根本沒有申請救濟金和使用任何公共基金的權利,這點是白紙黑字印在護照上的。因為這道政客純粹用來打擊移民的年薪門檻,當英國議會道貌岸然地討論是否要出兵利比亞時,那些不堪忍受恐怖襲擊,家住利比亞的英國公民想要攜家帶口回英避難,他們自己和他們的英籍孩子倒是回來了,而他們的利比亞配偶卻被無情地攔在了安檢線外。

一道黃色的安檢線,道盡世間最殘酷的生離死別。

受此新政的影響,《衛報》指出,每年有將近18000名達不到年收入門檻,又因各種原因無法離開英國的英國公民,過著和愛人兩地分居的生活。

政客們的蠟手摧花,讓死神趁機掠走了Donna和她那3歲的兒子,但卻無法阻止人們相愛的腳步。今天這些穿著禮服的新娘和新郎們,舉著“反對配偶移民新政”的標語,高喊家庭萬歲的口號,冒著風雨,從St Paul大教堂出發,穿越倫敦市中心,要向全世界說出這種仇貧政策下的愛情真相。

圖片攝影: Emma Ben Moussa

(特約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原文刊於荷蘭在線,按內容伙伴協議轉載。)

文:王梆

王梆,曾從事記者、影評人和社會義工等工作。出版有電影文集《映城志》,中篇小說集和多部繪本小說集。拍攝有紀錄片《刁民》,劇情片《捕鼠器和玫瑰花》等。現居英國劍橋,以駐英特約記者和寫作為生,曾在《南方都市報》、《外灘畫報》、《時尚先生》等報紙雜志開設專欄若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