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劉進圖被權貴懲戒?

廣告
劉進圖被權貴懲戒?

廣告

劉進圖被斬,跟新聞自由有關嗎?我認為從常識推斷,劉被斬跟他的新聞工作有很大可能有關。有人立即會說:「你說劉進圖被斬跟新聞自由有關,你有什麼『證據』呀?不要捕風捉影喎!」我沒有「證據」!若是有,也不會在此披露,而是交給法庭。

我只能從邏輯推論,劉進圖被斬的模式不像是私人尋仇,平民百姓用到「買兇」對付仇人除非是其心理有人格障礙,否則正常的人會因為不能控制的後遺症而中途放棄。所以能夠用這種方法去對付一名知名的新聞工作者,不怕因巨大的輿論壓力令警方出動豐沛資源查案,「買兇者」大多數是社會上的權貴,出得起錢,有很多人為他辦事,而且知情者亦不敢據此勒索他。新聞工作者被斬,從來都破不了案,因為斬人的是黑社會,幕後操盤手卻是社會的權貴,黑社會只是權貴的一把刀,法律制裁的是刀手,權貴則在法律範圍以外繼續操盤。

再來看行兇手法,不似是要取劉進圖的命。新聞說,劉進圖中了六刀,四刀在腳,兩刀在背,「背部最長的傷口長達16公分,傷及背部肌肉及左胸膛,幸無傷及肺部組織、主要血管及橫膈膜,『係不幸中之大幸』,另一背部的刀傷深4公分,已經縫合。」報導又說,劉被斬後是自行報警的。

從這些資料推斷,行兇者的目的是要劉痛苦,並留下終身的傷害。想想這些是專業殺手,他們的專業令他們能按照主顧的指示精確行事,不會多一刀少一刀,多了或是少了除了是不專業外,都會有機會出差錯,被主顧責難。

另一點是,劉被襲是在一條僻靜的街道,行兇者沒有急於撤離的壓力,若是要取命,可以確認劉必死無疑才離開。而且劉被斬後是自行報警的,明顯是仍然有活動能力的,若真的是刀手落手不夠徹底,那負責把風的「代理人」可立即通知殺手回來補刀,當然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對付一名手無寸鐵的書生,出岔子的可能性是很低的,不會出現回來補刀的場面。

若是要取劉進圖的命,專業殺手不要說要用六刀,一刀也可以致命,而且取命的多數是用槍,不會讓劉有機會送院搶救。

唯一解釋是,上頭落的指示不是要取劉的性命。所以,劉進圖被斬有兩種可能,一是報復或懲戒,二是警告,若然是後者,警告什麼?會否劉手上仍然有一些材料?而他的被《明報》老闆撤換不能再當總編輯又是否因為未能令他答允不刊出有關報導有關?

按照上述的推論,我認為劉進圖是因為在工作上得罪了權貴,因而被懲罰、報復和警告。

劉進圖的新聞工作從來都圍繞著政治,《明報》亦以政治新聞為主打,劉被斬若是因為其工作原因,不是政治人物做的還會是誰?!

有說《明報》在特首競選時是「梁粉報」,後來卻揭發了梁振英大屋僭建,令他的民望如江河日落,據報梁曾為此致電劉,劉沒有接電話⋯⋯,後來後來就發生了劉被撤換⋯⋯。當然我不是說此兇案涉及梁振英,但警方如秉公調查,上述情況豈能不跟進?

經劉進圖處理的其中一宗調查式新聞是《明報》與「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合作的一個項目,據說ICIJ取得超過二百五十萬家離岸公司機密檔案,「揭露中國有兩萬多名權貴在離岸金融中心『英屬處女群島』(BVI)和庫克群島開設隱秘離岸公司,隱藏其巨額財富,並進行逃稅,洗黑錢等財經活動。其中包括至少五位現任和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習近平,胡錦濤,溫家寶,李鵬,鄧小平的親屬。」(梁慕嫻的《一個推想》),而劉進圖身為當時《明報》的總編輯,當然是掌握了當中的敏感資料。

後來《明報》於今年的1月22日於A1頭條刊登了一篇名為《密檔證溫家寶婿擁BVI公司》的報導,揭前中國總理溫家寶家族在海外的龐大資產。沒多久,劉就從總編輯的位置被拉下來,而這些檔案涉及的其他中共極高層的海外資產仍然未曝光。

當然又是那一句,我不是說此兇案涉及中共領導人,但警方如秉公調查,上述情況豈能不跟進?

事實上,寫出上面的推理分析,我是要壓抑著又憤慨又鬱悶又悲傷的心情,1996年5月14日,《凸周刊》社長梁天偉我的恩師同樣是被斬和劏開背部,隨後的數個星期我這名副社長和總編輯游清源與多個新聞同業組織遊行抗議,責成警方緝拿兇徒歸案,那時候的心情今日又再湧現,至今襲擊梁天偉先生的兇手和幕後主使人仍然逍遙法外!而我亦於十年前離開了新聞界。

新聞自由的重要性我在這個平台已經重覆強調多次,但究竟有多少香港人對此有足夠的看重,並願意為此用積極的行動去爭取?!失去了新聞自由,失去了願意為新聞自由努力的新聞工作者,香港就會正式進入黑暗鬼域,比起沒有民主政制的破壞更要厲害。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曾說:「如要讓我決定,有政府而無報紙,或有報紙而無政府,我會毫不猶豫,選擇後者。」 老徐把這一句改寫:「如要讓我決定,有民主而無報紙,或有報紙而無民主,我會毫不猶豫,選擇後者。」 因為「新聞自由」是「言論自由」的根據,「言論自由」則是「思想自由」的根據。當然,民主與自由關係之密切是難於過度闡述的,簡言之,民主政制是新聞自由的堡壘。

在此,祝願劉兄早日康復,我亦深信,暴力不能令新聞工作者退縮,相反地會激發更多的有志之士接過新聞自由的大旗繼續奮戰下去。而我雖然在火線上退了下來,也會繼續在新媒體和個人媒體為各位吶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