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媒體

新聞自由,靠誰捍衛?

新聞自由,靠誰捍衛?
廣告

廣告

文:橋

近日關於新聞自由有兩件大事,一是通訊事務管理局就著無線和亞視的免費電視牌照進行公眾諮詢;另一件當然是於上星期日由記協發起的反滅聲大遊行。固然,兩件事中,我們都看到有不少人用行動去表達他們的聲音,但這是否代表用出席公眾諮詢,或者遊個行就能捍衛我們的新聞和言論自由?

大眾傳播媒體在社會上擔當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她一方面覆蓋面大,另一方面獲取的資訊往往最快最新,故此道遠即使在現時互聯網和新媒體越來普及,但社會大眾對傳統傳媒例如電視、電台、報紙的依賴其實頗高。故此在學理上,傳媒工作者的責任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們是把關者,傳媒是社會公器,市民得到甚麼資訊,甚至如何評價某些事件,很大程度上是靠傳媒把關,用一個客觀持平講理據的手法去報導新聞,可謂任重道遠。

但實際上,傳媒如何報導,真的純粹由前線的記者可以決定嗎?太天真了。傳媒的管理層當然擔當著重要的角色,不然那位亞視執行董事雷競斌也不會在免費電視牌照諮詢會中,面對市民投訴亞視節目嚴重偏頗時,可以臉不紅,耳不赤地說:「投訴比觀眾多,如果觀眾沒有看過就去投訴,這是否非理性投訴?」又或者無線的東張西望報導碼頭工人罷工取材偏頗,甚至將新聞部相關特備節目臨時抽起?

傳媒在社會上擔當著的角色其實不言而喻,你知我知大家知,當然政府和商界也知。透過不同的方式去收編傳媒,令傳媒成為自己製造或引導輿論的工具,也是政策和商界夢寐以求的事情,而最簡單方法就是權力和利潤,說白了就是牌照、「消息人士透露」測試社會反應(或者叫「放風」)和廣告。這時候傳媒管理層自己能否站得住腳就是關鍵,但現時的政治環境是歸邊政治無極限:要麽乖乖聽命,要麽繼續堅持但繼續被人打壓抽廣告,誰出糧給員工?換主持換總編抽節目報導偏頗背後所反映的,其實不過是此一時彼一時,為生存,跪低是正常不過的事情。疾風之勁草?說笑了吧。只差一句「為了開飯,無法不跪低歸邊自我審查」而已。更甚的是,這幾天劉進圖被斬事件似乎反映出,一些權力開始主動用行動告訴我們,他們想用暴力來叫媒體閉嘴,聽聽話話。

走筆至此,恐怖嗎?可怕嗎?當中央尚未完成篩選政改之前,傳媒已展開大規模篩選行動了,甚至試圖捉住傳媒的手報導新聞。仍有人問,你說新聞自由受影響?拿出證據來!前任編輯被斬與新聞自由有甚麼關係?新聞自由與我何干?我不看新聞,我只看《來自星星的你》。言論自由與我何干?我沒興趣跟人討論。對!就是社會上有很多人抱著塘邊鶴的心態,甚至一邊鬧無線的電視劇內容何等無聊何等錯漏百出,另一邊又會繼續玩東張西望紛紛選,繼續觀看做了18年的掌門人不斷說最後一輯。

關鍵是,我們全部人都是透過大眾媒體去認知現實的。因為記者鍥而不捨,讓我們知道廉政首長不廉、教育局長「唔得掂」、常說開誠布公那人才是大話最多。假如失去了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我們便猶如一群鳥兒被困在鋪上黑布的鳥籠裡,永遠無法知道所身處的世界的真相。下一次,當你看電視或報紙時,想想自由的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價值,也想想你的責任。

圖片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