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當權者把行動升級了,我們呢?

當權者把行動升級了,我們呢?
廣告

廣告

當權者不斷加強對民間的控制,砍在劉進圖身上的刀,其實也懸在我們的頭上,越來越低。這把刀令我們不敢妄動,不敢違背當權者的意旨,最終成為當權者的順民。當權者的目的很清楚:壟斷一切事務,使我城的運作與發展,完全服務少數權貴、利益版塊。我們最終要指向的,除了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更是我們所有人的未來。

過去我們習慣以和平集會、遊行的形式,向當權者表達不滿、團結大眾,雖然間或被譏為「和理非非」,仍然不失為有效的方法向當權者施壓。不過,劉進圖被斬、李慧玲被無理解僱等事件,在在反映當權者越發無視民意,以白色恐怖威脅人民:不得反抗當權者的盤削,不得對當權者所設定的秩序異議。面對當權者的行動升級,我們亦不能坐以待斃。

由「日常生活」的政治化到行動升級

要站起來反抗,我們就要向當權者顯示,我們不止會表達不滿,更會拒絕服從當權者設定的秩序。這套秩序,其實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工作,我們消費,我們交稅,無一不與政治有關,每一部份都涉及當權者對我們的控制與剝削。在當權者無視民意壓力的今日,我們不在「日常生活」中反抗,就形同承認了其權力,承認了其強加在我們身上的秩序。

過往,不少阻礙社會秩序的抗爭行動,都被視為妨礙了市民的日常生活,同時未能直接衝擊當權者。誠然,阻礙社會秩序會令市民生活構成一定不便,但不義制度底下的「日常生活」,終歸是為當權者的利益服務:只要我們一直不反抗,一直如常生活,當權者就可以繼續奪取僅有的餅碎,儘管餅都是我們造的!阻礙社會秩序,反抗當權者決定一切的「日常生活」,令其明白再不改革就會無法管治,無法繼續壓搾大眾。

不少人對學生勸說,學生應專注裝備自己,以為將來投身社會打算。我無法苟同。公義的問題,雖然抽象,但並不離我們很遠。作為即將踏入社會的年青人,我很害怕將來面對的是一個恐怖的社會。沒有公義的社會,同學們面對學債、樓價等壓力,懷著異議即招殺身之禍的恐懼,談何自由發展?即使僥幸擠身「成功人士」,在不公平的制度下,我們能無愧於備受剝削的大多數,能享有公平公正的公共生活嗎?建設一個公義的社會,就是我們最好的裝備。

當權者把行動升級了,我們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