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樂偉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 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 網誌

國際

那日早上,我坐上了開往兩韓分界線的巴士

那日早上,我坐上了開往兩韓分界線的巴士
廣告

廣告

認識韓國電影的,不會對姜帝圭導演感到陌生。姜導演可說是推動韓國電影至外國境地的「先驅」。

他執導的電影,多與南北韓關係有關,如《生死諜變》和《太極旗飄揚》,都離不開探討兩韓民族因戰爭而變成敵人的無奈事實。曾經說過已經大體把自己對戰爭的看法交代,姜導演在2014年再次回到南北韓的分界線上,但這一次是關於一段分隔超過半個世紀的愛情悲劇(《戀慕》。收錄在電影《美好2014》中)。

座落在韓國一處平凡的舊式小市鎮裡,清秀樸素的女子蓮熙(文彩元 飾),她的生活單調無奇,每天的生活,都是與居住在美國的莎拉準時打來電話通話。可是,記憶力逐漸衰退的蓮熙,始終無法忘卻那個令她掛念的男人珉宇。她一邊想著珉宇回家的日期,也去光顧並懷念昔日與珉宇最愛吃的平壤冷面店的美好時光,更會每天下廚準備珉宇愛吃的飯菜。

就是等到那一天,韓國政府派來的人員通知蓮熙,有關兩韓離散家庭團聚的安排。拿著藏好的飯菜和熱湯,巴士也駛到分隔兩韓的軍事分界線前,忽然因為一句「由於不得已的原因,原訂的團聚活動被迫無限期延期。」而取消。蓮熙拿著準備好的食物,與邊界的軍事求情時,頃刻間發現自己原來已經是兩鬢斑白的老人。花了半個世紀的期待,結果原來還是停在邊界線上,未有前進。

兩韓離散家庭問題

同一個民族,卻因為地緣政治的角力與隨之而來的一場內戰,把本來一同生活在朝鮮半島的韓國人一分為二,地理上分為南韓與北韓兩個敵對政體。三年的內戰,從1950年起始至1953年,兩個國家沒有分出勝負,也沒有絲毫領土的寸進,但卻換來數以百萬計的家人因戰爭而從此分隔二地,數十年來毫無消息,也不知對方是生是死,只能一直等待。

兩韓離散家庭團聚,一直都是除了經濟互動外,唯一最後連繫兩國的僅存命脈。過去數十年,兩地政府本著不同的意識形態,未有動力處理政治接觸以外的兩韓問題。但是,來自民間的聲音卻愈來愈大,80年代時,韓國KBS電視台更破天荒製作了直播節目,邀請因為韓戰而分隔兩地的親人,來到螢光幕前與國民分享他們的故事。由於反應空前,KBS決定把原訂的95分鐘節目,延長節目至153天,最終節目總長達453個小時。可是,由於北韓政府未有回應他們的訴求,結果只能協助了一萬多名因戰爭而失散在韓國國內的家人團聚。

南北韓關係未有因為冷戰結束而改變,一切直至1998年當主張「陽光政策」的已故前韓國總統金大中上台後,兩韓才開始舉行正常化接觸。2000年在兩韓破冰的峰會上,金大中與金正日承諾本著人道主義的立場,舉辦第一次兩韓離散家庭團聚活動。自始之後,從2001年起,每一年都有大概數百名韓國老人,都能夠有幸被抽中 (每一次都有大概十萬多人申請,透過電腦抽籤抽出數百名申請者) 與遠在北方且失散多年的家人再次見面。

總共來說,大概只有兩萬多來自兩韓的家人成功透過兩韓家人團聚活動,與分開多年的家人重聚。但由於隨著時光流逝,離散家人的年齡也愈來愈大,不少人更因為等不到那個時刻便已離開人世。有些也因為北韓方面不願透露資料,訛稱其家人已在北韓離世,隱瞞事實。因而,在兩韓之間的38線上,悲情是常態。
據統計,現時大概還有七萬多韓國人,仍然在政府登記的「兩韓離散家庭名單」內,當中超過一半的都是年過80的老人。他們當中,每年平均便有3千多人因年紀老邁而過身。

然而近年,隨著保守派的李明博上台後,兩韓關係自天安艦事件與炮轟延坪島後,幾乎斷絕所有來往,只有在2009年與2010年間曾經舉辦過兩次離散家庭團聚後,便沒有延續下去,分開兩地的老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無奈地等待下一次機會。

上年2013的上半是兩韓關係跌進谷底的時間,幸好在9月,金正恩與剛上台的朴槿惠成功達成協議,安排兩國離散家庭成員重新會面。就在舉國歡喜迎接這一天來臨之際,北韓卻忽然在重聚活動準備之時叫停,指責韓國政府未有誠懇地回應北韓要求重開金剛山旅遊區的訴求。雖然叫停只是簡單一聲,但對坐在駛往南北韓分界線的家人來說,卻可能是影響一生的決定。

經過令人婉惜的2013年,兩韓政府在今年2月再一次「釋出善意」,宣佈會在2月底舉行3年以來首次家庭團聚。有幸被選中的,他們一早便用紅筆在月曆上的「20」日圈上了,希望那一天快點來臨。雖然北韓曾經在聚會舉行前數天,故技重施地向韓方挑釁,表示若例行美韓軍演不改期,北韓也不排除會再一次臨時取消活動,最終幸好北韓政府未有令引頸以待的離散家族們失望。會場裡,一幕幕令人熟悉的心酸畫面,再一次呈現在國民面前,因為他們知道,今次一別,或許有生之年未必再有機會相見。

與早前的安排有異,今次會面時,北韓方面刻意安排軍人監視著每一位來自北韓的家人,小心聆聽他們每一句說明。或許就是這個原因,一句又一句「感謝我們的親愛的金正恩領袖,沒有他,我們根本無法相見﹗」就是他們見面的開場白。

既然北韓政府的留難也阻止不了他們再會家人慾望,我們看到有些老人,甚至吊著鹽水,坐著輪椅行動不便的都沒有放棄時,便能大概了解到一生人活到這個年頭,對他們來說活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了。

2015又會是...

姜帝圭花了29分鐘,說了一份60多年來還未完結的期待。現實裡,一個個像蓮熙的,兩鬢斑白的老人,懷著如年少時興奮的心情,坐上那輛開往兩韓分界線的巴士。可是,望著窗外的一段段用鐵絲網圍成的邊界,情感上他們知道有生之年這條分界線不但不會被剪去,而且只會越建越厚,最後變成一幅牆,立在每一個韓國人的心中。

巴士停在分界線上,跨下那條線,便是他們期待60多年的願望達成之時。可是,跨越那條線從來也不容易,兩韓花了超過半個世紀的時間,駛往平壤的巴士還是驟進驟停,大多的乘客等不了那一天到來提早下車,帶著遺憾離開世界。

今年,有80多位老人能夠達成他們的心願,重遇他們在北方的親人。未知2015年時,這部巴士又能否再次開出?

Beautiful 2014 戀慕 (Awaiting) Trailer:

Beautiful 2014 戀慕 (Awaiting) 1/5 (播放結束後能選第二至五部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