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犯禁和合拍之中的電影新路

廣告
在犯禁和合拍之中的電影新路

廣告

一年一度的金像獎頒獎典禮終於完了。身為香港影迷,這絕對是豐收之年。這除了因為有許多部好的電影之外,還包括2013年代表了某種前進和突破。

首先是本土電影熱。不是說以往沒有港產片,而是說一種強調本土精神的電影(有時是市場考慮),有如浪潮般湧現,而且受人期待,這是過去少見的。

這個新浪潮有自己的時代脈絡,它往往以犯禁為自己的特色。像是說,那些內地審查制不允許的,電影人就偏偏專攻此道。一時間,銀幕上充斥政治、鬼怪和色情。這些片子當然良莠不齊,但卻打開了另一條明確的道路,那就是,香港人的自我認同,絕不能同化於大陸的禁令。至少在銀幕上,大陸不容說的,香港就更想說出。這也是九七後文化自主的一種。

進一步,如果想說的不只是那些別人禁止的東西(這難免反應式兼被動) ,而是電影人本身固有的信念,並因而已經反覆體悟和琢磨,那一定更好。舉例,《殭屍》的好,除了它不返大陸外,還有對殭屍電影傳統的轉化和改造,而若以之譬喻出一個正在停止呼吸和極速屍變的香港,則其恐怖遠超鬼怪。

另一個突破,是合拍片也浮現了極之明顯的本土性。《激戰》、《一代宗師》、《終極一戰》、《毒戰》等合拍片,雖沒有直接反對制度禁令,但都明顯承載了強烈的香港風格和時代聲音。在這些走進內地市場的合拍片中,導演們既有創新之餘,也延續和强化了他們之前作品的港產特色。因而,純粹以資金來源劃分出的二元對立(合拍vs.港產,只有後者才是好的和本土),已告瓦解。

當然,合拍片中的爛片仍然很多,以上只是少數。但同時,以放棄大陸市場之姿回歸的港產片,仍是良莠不齊。

2013年的香港電影,在犯禁和合拍之中,兵分兩路,再造自己的本土性。

文章刊於 2014-04-22 《明報》

圖片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