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陳太與十八學者,請勿拆散佔中

廣告
陳太與十八學者,請勿拆散佔中

廣告

圖:Hongkong2020

近日,十八位學者聯署一個「學者方案」,期望在符合基本法的框架下實現真普選[1]。這個學者方案與早前的陳方安生「香港2020方案」及湯家驊方案可謂 一脈相承,希望在中央能夠接納的範圍內,擴大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去達至2017特首普選。目前兩個方案均已放入佔中商討日(三)[2],有機會正式成為佔 中運動爭取的政改底線方案。這些方案,無論在混淆真普選定義和扭曲和平佔中運動的精神上,都是極危險的,必須嚴正指出。

公民推薦是假貨 擴大提委會出賣基層

學者方案在提名委員會以外加入「公民提名元素」,建議加入一個「公民推薦」程序,集齊數萬個提名就可提交提名委員會。不過,為了保留提名委員會的「實質提 名權」(其實即否決權),固此無論有公民推薦與否,一個候選人都要取得八份一提委會成員提名,才能成為候選人。因此,「公民推薦」實在連「公民提名」的彷製品都算不上,根本是魚目混珠之作。

另一方面,學者方案與早前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方案」與湯家驊方案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是在現行的特首選舉委員會組成的基礎上去擴大提名委員會,作為改革框架。現行的選舉委員會,將社會各行各業分為四大界別,在多個界別中充斥「公司票」、「團體票」,固然是令選舉權集中在政商精英手中;但即使將來的提委會改為「個人票」,仍然是嚴重向工商、金融界、專業人士等傾斜的,中下層市民的意願難以進入提名程序。再加上偏高的提名門檻,最後很可能只有一至兩名溫和泛民候選人可以參選,最終令打擊地產商、加強財富再分配一類對廣大市民有利的政策無法納入政治議程[3]。

這些擴大提委會的方案,在提名過程中排斥大部份港人的參與,因此顯然難以保障「市民在選舉中有真正的選擇」,不符合真普選的國際標準[4]。由泛民中人、 有公信力的學者提出這些方案,還被接納為商討日(三)的方案之一,將會令大眾混淆對真普選的理解,無助於港人團結一致爭取真普選[5]。筆者必須指出,這些擴大提委會的方案,並不是「掹車邊真普選」,是切實的假普選。

方案是表象 關鍵在抗爭

筆者相信,提出這些方案的人,大部份都是真誠希望香港政制民主化能向前走一步的。提出這些妥協方案,是希望可以透過與北京磋商、談判來達成協議,避免政制「原地踏步」。不過,這種一人讓一步的心態,實在是完全昧於形勢。這些擴大提委會的方案,除了違反平等、普及的真普選原則之外,在佔中策劃得如火如荼之際提出,甚至將之放入商討日(三)的議程當中,更有可能危害運動的推展。

學者方案發起人之一方志恆,公開表示學者方案不為佔中而做;另一發起人羅致光亦指,希望「搵一個市民、泛民、建制同中央都接受嘅方案」。學者方案吊詭地得到政府及中央的和應,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暗示「公民推薦」不違基本法;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在一論壇上表示不同界別「均衡參與」的提委會是對「控制了整個社會八成的經濟命脈」的工商界和資本家的保護,有需要保留--在在呼應了上文指出擴大提委會後仍然排拒社會中下層的聲音,令有關財富再分配的政策難以進入政治議程。中央會否透過拉攏溫和泛民及其支持者來分化、邊緣化佔中,實在令人擔憂[6]。

多年以來,香港一直有過半數人支持民主普選,這也是泛民主派存在的最大正當性。不過,這種支持只是原則性的支持,香港從未有過一次民主運動,能將民意擰成足夠的社會力量與政府以至中央抗衡。和平佔中雖然到目前為止飽受質疑,但的確是提升抗爭層次、凝聚願意為爭取民主政制而付出的社會力量的嘗試。和平佔中的道德感召,正正源自港人對於真普選的追求,也是佔中三子發起佔中的原意。而佔中的作用,正正是要以公民抗命行動作為籌碼,威脅政府必須要交出一 個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方案。這些擴大委員會的方案,卻是主動提出讓步,拋出一個政府能夠接受的方案。這個策略,絕對是與佔中的道德感召相悖的。

若然佔中最終決定以爭取這種分化大眾、分化參與者的方案為目標,將令佔中的道德感召大減,也將傷害一直支持和參與佔中的人。反過來,缺乏了為真普選而犧牲的道德感召,佔中也將不成氣候,無法凝聚出足夠的社會力量去爭取一個哪怕是妥協的方案。因此,「一人讓一步」的想法,對於佔中來說是致命的。這不是溫和與激進的路線之爭的問題,是基本形勢判斷的問題,是面臨把佔中運動瓦解的問題!

鬥爭才是出路 勿做歷史罪人

說穿了,佔領中環並沒有那麼複雜,商討、方案爭拗可以很繁瑣,但核心精神由始至終都是一個,就是我們是否願意承擔法律風險,為上一代、為下一代爭取一個真正 屬於香港人的民主普選。而佔中最後是否成功,不僅在於能否爭取真普選,更在於我們能否透過佔中為香港孕育大型群眾運動,壯大以後在社會不同層面奪回人民自主權的各種鬥爭。這是時代對我們的呼喚,是我們的歷史責任。

在即將來臨的佔中商討日(三)與622民間公投,我們有責任選出一個貨真價實的真普選方案,並為捍衛它而走上街頭抗爭。香港2020、十八學者、湯家驊方案 一致地建議擴大提委會,背後蘊含的都是虛妄的妥協心態,讓我們能迴避歷史的責任,而放棄鬥爭的我們,最終也不會得到真正的自主。

參考資料
[1] 見《學者方案:在基本法下實現真普選》Facebook專頁:http://tinyurl.com/lxzq4up

[2] 和平佔中商討日(三)將在5月6日舉行,與會者將選出三個特首選舉方案,交由6月22日民間公投,訂立和平佔中運動的底線方案。公眾報名:http://oclp.hk/dday3.php

[3] 按:香港2020方案中,的確有317席地區直選提委會,但由於採取單議席單票制選舉,固此最終亦只有走中間路線的人能夠循此途徑進入提委會。

[4] 見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解釋普選的國際標準:http://www.youtube.com/watch?v=iGLmbFWDjis

[5] 註:公民提名並非唯一方法,如學聯與學民思潮提出的公民提名及議會提名雙軌制,兩軌都能容許多元聲音進入提名程序,為選民提供真正的選擇。

[6] 林兆彬,《借助「公民推薦」打壓「公民提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