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香港仔幻想

廣告
香港仔幻想

廣告

「好難想像,成個灣仔居然有一個地方,七十年黎都冇俾人挖過。」

發現戰時炸彈的一刻,鄭惠清(楊千嬅飾)跟丈夫邱健章(曾志偉飾)說了過去灣仔的發展轉變,並驚訝居然有一處沒有被翻動過的土地。

我認為,彭浩翔的《香港仔》正是重複地針對這可能是僅餘未被觸碰但又已然存在的香港過去進行描述。這條線,串起了一個三代的家庭,扣起生與死之間,以一道呼吸來分隔和連繫。

這條線,在鄭東(吳孟達飾)回應TA姐(吳家麗飾)有關擱淺座頭鯨會否死亡時重提。他說,像我們打魚的人,六八年上樓之後就死了,就算未死透,也死了大半。

這條線,又見內化於鄭偉滔(古天樂飾)介意自己女兒生得醜,被死黨(杜汶澤飾)以佐治魯卡斯在《星球大戰》修復版那沒有被執走的白武士為喻,指向問題不在女兒而在滔自己的身上發生。還有邱健章跟護士小姐說「所有目的地」的那令人感到迷惑又迷茫的指路牌。

以上全部都是令人面對目前種種苦困、憂悶、死結、無奈時,彷彿要指向的一個更早於問題之因由。某些原委,真箇對問題的回答,原來我們未曾動過。今天的問題,也許是症候,要揭櫫我們沒有處理過的過去。

整部《香港仔》或《人間,小團圓》仍是一貫的彭浩翔,特意地觸碰香港人的感情,每一個片段都看得入心入肺;但也是一貫的彭浩翔,仍然脫不下港式的犬儒。結尾藉由豬仔鄭可怡(童星李汶桂飾)深信Greenie頭七化作巨鯨回歸,把三代人帶到大團圓結局的道路去。各人轉念貌似的重生,其實是放下對現實困苦的執著,但與那問題歷史的面對,仍然是沒有處理到。以整容作為由醜變靚的方法,丟掉郵局退信的蓋印叫自己不再自我綑綁在痛苦過去之中,因老了走不動而回歸太太的懷裏去,這一切,被壓縮在「生活不是為工作,而是吸氣、憋氣、呼氣」之間。

步出電影院那刻,始發現歷史被輕輕的提出,但快快的又略過了。生活原來是回歸到一種仍可把握的過去模式。那片未動過的香港,不消等到黃耀明最後的「呼 吸 方 法」歌聲響起,也被再度遺忘了。

最後一提,《香港仔》中的吳孟達和吳家麗演得甚好。或許,這是一種久別重逢吧。

圖:《香港仔》官方電影劇照,摘自yahoo電影網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