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運輸

希治閣的滄海遺珠

希治閣的滄海遺珠
廣告

廣告

最近重看了希治閣1956年的黑白片The Wrong Man,比第一次看時更喜歡。雖然這齣電影是佳作,但在希治閣作品中並不出名,可說是滄海遺珠;就算是愛看電影的人,除非是希治閣迷,否則也大多沒有看過此片。

The Wrong Man 之所以不出名,也許是因為它很「不希治閣式」。電影內容根據真人真事,既沒有奇情鬥智,也沒有驚險緊張的場面,講的只是一個平凡人被人指證多次持械行劫,因而被檢控,是一個無辜的人無端惹上官非的故事。這麼一個簡單的故事,希治閣卻能拍得扣人心弦,全片節奏 不緩不急,由始至終彌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壓逼感,令觀眾越來越想知道主角的下場會是怎樣(放心,以下不會進一步透露劇情),可算是懸疑 --- 但不是典型希治閣電影裏的那種懸疑。

希治閣後來接受記者訪問時,對這齣電影裏的懸疑感提供了一個有趣的解釋:「這懸疑感來自觀眾的一個想法:要不是神眷顧,這樣的事情隨時會發生在我的身上。」由於我們不能肯定自己會得到神的眷顧,或至少不能肯定神用甚麼方式「眷顧」自己,希治閣說的那個想法,其實不外是「人生無常」;將這個人生無常的感覺形容為「生命的懸疑感」,也算恰切吧!

主角由亨利方達(Henry Fonda)飾演,他的演出實在精彩,恰到好處兼十分細膩 --- 演活了主角受委屈而沒有屈服倒下、深感疑惑卻沒有喪失信心,無論眼神、說話語氣、或身體語言都充滿感染力。單是比較這個角色和他在《萬里狂沙萬里仇》(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裏飾演的奸角 Frank,便可見亨利方達演技之精湛。

第一次看這齣電影是在家裏和幾位同事一起看的,其中一位同事看後不太欣賞,卻又說不出不好的地方在哪裏;在我追問下,他最後只能說不喜歡的是這齣電影「不夠希治閣式」("not Hitchcockian enough")。我倒認為他那 "enough" 一字多餘了,而希治閣拍出一齣精彩的「不希治閣式」的電影,是更應該值得欣賞的。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