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

高鐵連環騙局 錢果豐須下台

廣告
高鐵連環騙局 錢果豐須下台

廣告

大家痛恨寶藥黨,因為騙徒花言巧語,在街頭詐取婦孺三數千元,所以政府呼籲市民及時舉報。當官員與商家合謀,利用不盡不實的資料,說服議會從全港七百萬市民的口袋中每人拿出一萬元撥款,這應否稱為世紀大騙局?

高鐵醜聞演變至今,以田北辰為首的建制派議員成功將事件定性為「隱瞞工程延誤」,把不少傳媒和泛民黨派牽著鼻子走,掩蓋了這場連環騙局的核心。如此下去,香港人交了學費卻買不了教訓,利益集團往後還可以照辦煮碗,從公帑中予取予攜。

這場高鐵連環騙局分開上下半場,上半場是戲肉,早於五年前上演。最近公開的文件暴露了不少線索,足以讓大家「重組案情」。

第一組線索是港鐵承認工程前期準備工作嚴重不足,例如西九總站地盤沒有勘探孤石群、電纜和煤氣管等位置,以致連續護土牆的工程延誤一年;又例如米埔段隧道沒有勘探溶洞位置,以至選取的走線剛好是最難施工的軟硬土質交錯地段,真正「寸步難移」。

第二組線索是《壹周刊》翻查了前運房局長鄭汝樺在2009年11月呈交立法會的文件,發現港鐵本來要求預留相等於工程造價兩成的應急費用,最後應政府要求壓縮至一成。換句話說,港鐵早已明白項目無法在預算內完成,超支44億元是意料之內。

瞞騙港人 證據確鑿

顯然港鐵在2010年1月立法會批出高鐵撥款前,已明知用669億元和五年半時間完成工程是不可能的任務,卻沒有要求暫緩,先進行詳盡勘察或更改時間表。當時以主席錢果豐和行政總裁周松崗為首的港鐵高層,為何瞞騙港人,還協助政府說服立法會批出撥款?

前特首曾蔭權和局長鄭汝樺為了配合全國高鐵通車時間表,非要香港段於2015年通車不可,這是眾所皆知的政治任務。但若果當時沒有港鐵合謀,以所謂「専家」身份「證明」《西九總站方案》可行,並且一口否定《錦上路總站方案》的可行性,政府沒有申請撥款的依據,社會也不會接受這項效益成疑的首長工程。専業人士不講真話,比街頭騙子講假話的殺傷力要大千百倍。

這騙局的上半場戲碼,注定了下半場的超支延誤是早晚也要曝光的醜聞。

港鐵主席錢果豐是串演上下半場的唯一主角,他至今只承認一項失誤:「港鐵溝通不足」引起誤解。根據香港聯交所的《企業管治守則》,上市公司主席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包括主席「應負責確保董事及時收到充分的資訊,而有關資訊亦必須準確清晰及完備可靠」;「確保董事...及時就所有重要的適當事項進行討論」;以及「主席應負主要責任,確保公司制定良好的企業管治常規及程序」。

頭腦發熱 罔顧本業

港鐵文件聲稱行政總裁韋達誠在今年四月前從未向董事會匯報延誤實況,這是主席違反《企業管治守則》,沒有把重要事項列入議程的表面証據。另一可能是韋達誠事先已向錢果豐匯報,再聽從錢氏意見決定甚麼事向董事會匯報或隱瞞。去年11月韋氏向運房局長張炳良致電,要求政府不要公佈延誤實情,韋氏在事前有否向錢氏通報,或這通電話是錢氏授意?都只能倚靠立法會運用特權法調查找出真相。

錢果豐的管治責任遠不止此,港鐵近年管理能力走下坡與公司發展策略有莫大關係。港鐵除了在香港同時興建五條鐵路,還在北京、深圳、杭州,以至瑞典、英國、澳洲等地營運鐵路。不少經驗老到的工程師都被調派到境外工作,管理層的焦點也從本地移至境外。這從境外業務雇用員工7000多名,相當於本地員工數目4成多,但境外業務利潤貢獻4.9億元,只佔總利潤百份之3.7,便可看到頭腦發熱、過度擴張的惡果。

港鐵對外擴張,主要是靠從香港市民身上賺錢來餵養,但境外業務的回報不僅較本地業務低,更攤薄了管理能力,令本地服務質素持續下降,唯一得益者是水漲船高的管理層。錢氏領導的董事會負責制訂策略,難辭其咎。

管治無方 繼續欺瞞

元朗段隧道導致鑽挖機水浸的「黑雨事件」,主因是少建了一道防洪牆,是地盤管理的低級錯誤,過往港鐵的工程師經驗豐富,絕不會讓這種「意外」發生。由此可見,高鐵騙局下半場的核心是管理不力與管治無方,至今實情還被隱瞞。港鐵主席由政府委任,若果錢果豐穩坐釣魚船,梁振英所謂追究責任,便是一紙空言。

港鐵董事會成立委員會和政府成立専家小組調查,但均不足以向市民問責。因為要汲取教訓,便必須找出首長工程的成因:為何官員罔顧現實、専家奉迎上意,卻可瞞天過海,還得到多數議員支持。這個管治腫瘤的真相,必須靠立法會運用特權法才能徹查,也只有在特權法保護下,眾多受良知驅使而向傳媒披露訊息的揭弊者,才可挺身而出,協助香港往前行。

立法會即將表決運用特權法,曾經支持高鐵撥款的議員,在騙局上半場縱不是主角也是配角,他們應棄權避嫌,否則只會令市民覺得其身不正,合謀隱瞞真相。街頭寶藥黨易認,基建寶藥黨難防,這是錢果豐必須下台,立法會必須用特權法徹查的理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