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廿一世紀少年 21st Century Youth

網誌

社運

超越六四——本土民主女神行動

超越六四——本土民主女神行動
廣告

廣告

1989年,中國國土上曾經展現了一場充滿勇氣與光輝的民主運動,而這份精采亦同樣照耀了香港,在聲援北京學運的過程中,重新思考我城的未來,在「李鵬」與「王丹」之間,選擇了始終堅守民主自由,展現出抵抗極權的勇氣。是說八九民運對中國而言是民主運動的里程碑,同樣地,也是對香港的政治啟蒙。6月7日,即六四屠城的幾日後,香港人見證了屠夫的面貌,卻未完全被驚恐的黑暗蒙蔽,支聯會曾於當日號召全民罷工、罷市、罷課,當時預計有150萬人參與的公開悼念活動。然而,碧街事變的發生,中斷了這次從黑暗中破繭而出的進程,自此,港人在傷痛中沉默哀悼。而這次全民摒棄規律生活的進步運動,彿彷成為一件未完成、未完整的事情,靜候後人為其重新整理。回憶八九,應當記起香港的一部分,應當記起那時的勇氣與希望,在這樣的過程中,完整當年的歷史基因,重拾對於未來的想像。

特首梁振英被譽為「打倒昨日的我」的表表者,回到89年,則能看見這說法的證據。記起梁振英上任時,被重提當年六四的聲明一則,當中曾言道「深此哀悼所有壯烈成仁的北京愛國同胞」、「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然而,一個多月後,梁振英作為負責《基本法》諮詢的一員,讓因六四而暫停的最後階段的諮詢匆匆重啟,彿彷趕著要替主子完成與香港訂立的死亡契約。當時而言,即使是現在,人們都懂得問:「怎能與一個殺人政權訂立契約?」。梁振英當然也懂,在六四後,他曾在螢幕前抨擊中國政府在事前的承諾一一落空,包括不秋後算帳、軍隊不對付學生……而他亦坦言,這落空與〈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裡的承諾有密切關係。但今時今日,梁振英竟然嚷著首位奪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應當是鄧小平。由此,我們便知道梁振英已經成為殺人政權的一部分,也是「背叛六四」的表表者。只是,他手上的鮮血是無形的,那是《基本法》中香港人的部分,那是八九年香港的政治啟蒙。

那年,北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豎立民主女神像,與象徵共產黨的毛澤東畫像隔空對望;今年,我們將於6月7日持著民主女神像遊行至特首辦,完整那年未有完整的事,而民女像卻不是要與成為殺人政權一部分的梁振英隔空對望,而是朝著我們--從八九而來的香港人。以往,民主女神像都是手持火炬的形象。然而,我們相信民主女神像象徵的只是精神,而非面貌的絕對肯定。不同的面貌將賦予不同的意義表達,而這次遊行的民主女神像會是手持關刀。關刀,一般認為是三國中蜀國名將關羽的武器,也是常見於中國住宅門外所貼的「門神」手持的武器。這一「青龍偃月刀」所象徵的正義、力量、勇氣、守護,正是八九當年香港展現出的光芒,亦是回憶八九時需要被記起的片段。重拾、完整當年失散的畫面,才能在當下的困局中找回再一次突破。關刀民女的形象,為2010年時八十後反特權青年的集體創作,由歐華欣繪畫,有切除爛政改方案與種種社會問題的意思,在同為政制關鍵年的今天,我們要再次拾起關刀,殺出政治重圍。

〈超越六四——本土民主女神行動〉
日期:六月七日
時間:下午一點
地點:金鐘海富中心 〉特首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