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便衣警察如何搞亂「佔領立法會」行動——一位參與者的觀察

便衣警察如何搞亂「佔領立法會」行動——一位參與者的觀察
廣告

廣告

編按:上周五6月6日發生的「佔領立法會」行動,最終為何又成為「警民衝突」的戲碼?除了大量警員進駐、跑來跑去製造緊張氣氛外,又封鎖本來可以自由出入的大門。一位參與者觀察到有便衣警員故意打開其中一道門,令本來在場內場外的示威者湧到門口造成混亂。

今天(6月6日)在立法會,10點後現場的人開始和熟悉的朋友分成小組討論去留。當時我坐在玻璃門附近,突然外面好像有人想衝進來,大堆保安跑過去,有些反應快和坐最近玻璃門的朋友立即去幫忙,發生了些推撞。當時我和一些朋友,不停大叫不要過去,回去坐下。事出突然,當時來不及解釋這個判斷,其實是我知道在此不久之前,有些遲來的朋友可以從正門進入大堂,根本無需衝入(其他叫不要過去的朋友可能有其他原因)。當然這個資訊,未必全場都知道。

我去問了幾位較近玻璃門的朋友,大概得出結論是,有人當時拿了鎖匙打開本是鎖着的門鎖(我猜這個舉動大部份人衝的人都看不到),剛好門外有些人坐着,彷似想進入大堂,又有些朋友本來就想出去,在這一來一回之間,就是一輪推撞。

後來有朋友告訴我,有人看到誰是開門的人,那位朋友後來去偷聽他與其他人的話,大概意思是,咁都可以搞亂呢班人。我認住朋友告訴說那幾個可疑的人,由於我留守到最後,真相大白是,那三個可疑的人都是便衣。我故意跟那便衣說,「頭先拎鎖匙開門嘅人係你吧」,「何止開門?冷氣都係我熄」。我有留意到,大家拿咪表決去留的時候,冷氣便關掉了。

我無意要令其他人緊張而變對其他參與者多疑,只是行動現場,有太多突發的事情,便衣就是可以用這種手法引起衝突,再加上一堆有意挑釁情緒的示威者,其實每一刻都需要冷靜而提高警覺,並不是所有突發的事都要第一時間衝過去的。多點和其他人交流認識其他參與者(總有一天再遇上),盡量不停觀察和收集有用的資料和數據(認識地理位置、封住和開放的路、警察和保安的佈陣等),認住可以信任的人(例如新認識知道背景的人),不要停止思考太過放輕鬆(這會讓你慢),任何一刻都要對現場有判斷(判斷可轉)等等;這樣可使自己在某些時候可以較快地作出一個相對較準確的分析。當然應該還有更多,可是我的修行只到這兒了。

多多鍛鍊,交換經驗,共勉。

作者按:留言的朋友 Edward Tang 補充了重要觀點:「我諗要攪清楚時間點先(我有影相紀錄時間)。10點後警方喺門口築起人鍊但仍可自由出入,但到咗10:26立法會保安主管吩咐保安守住正門,有出無入,要搵人要拎嘢可以代勞。而衝側門事件,係發生喺10:42的。所以當時正門根本入唔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