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群英傳

沒有定位,沒有局限,隨靈感而走,寫出我熱愛足球之心。由最初的搞笑趣文,到戰術分析、個人隨筆、歷史回顧,還有小眾專題,這個專欄已變成我的足球日記。 網誌

體育

出乎意料的左路核心,荷蘭靠戴利白蘭特搞掂西班牙

出乎意料的左路核心,荷蘭靠戴利白蘭特搞掂西班牙
廣告

廣告

右邊那位就是戴利白蘭特。

星期五的世界盃分組賽,荷蘭在先落後1球之下,連續攻入5球,以5:1反勝西班牙。這場去屆決賽翻版繼續世界足球的大潮流,崇尚控球的強隊再次倒下,講求效率及跑動的一隊取勝。


上圖是兩軍正選排陣。

荷蘭今場排出5-3-2陣式,表面上是守勢,但實際運作起來,進可攻、退可守,非常靈活。先講一講雲高爾排陣上的特點,華亞爾是拖後中堅,是3中堅體系入面置中的一位,任務類似指揮塔,管理整條防線的進退。

迪維積是右中堅,馬田斯恩迪是左中堅,在今場比賽,兩人有個重要任務,負責防守內切中路的恩尼斯達及大衛施華。尼祖迪莊及迪根斯文出任防中,負責對抗沙維與沙比阿朗素。

在荷蘭的戰術中,兩隻翼衛的角色十分重要,時而退守,將陣式變成5-3-2,時而壓前,陣式會變成3-3-4的前場壓迫。左翼衛是戴利白蘭特,右翼衛則是真馬特,其中戴利白蘭特是荷蘭今場進攻的發起者,非常重要。

史奈達是荷蘭的進攻中場,身處尼祖迪莊及迪根斯文前,負責串連中前場,或分波至邊路,或放直線予洛賓,但他今仗不是最主要的進攻發起者。洛賓及尹佩斯就雙箭頭,跟西班牙的中堅正面對抗。

另一邊廂,西班牙的陣式是4-1-4-1,防線由右至左是艾斯派古達、碧基、沙治奧拉莫斯、佐迪艾巴。布斯基斯出任單防中,沙維及沙比阿朗素在他的前面,其中沙維自由度更大,可以參與更多進攻。西班牙的兩翼是恩尼斯達及大衛施華,但兩人維持向來踢法,他們是名邊實中的進攻中場,經常在中路活動。單箭頭就是迪亞高哥斯達。

西班牙雖然大敗,但全場佔控球優勢,680次傳球566次成功,成功率達83%,佔全場控球的57%。分析西班牙的傳球走向,便可以找到他們的進攻套路,筆者發現西班牙的攻勢頗有層次感。碧基最多傳波給誰?布斯基斯。布斯基斯最多傳波給誰?恩尼斯達。

不但是布斯基斯,在西班牙正選中,有5名球員的第一傳波目標都是恩尼斯達,其餘4人為大衛施華、佐迪艾巴、沙維及沙比阿朗素。那麼恩尼斯達拿到球後,最喜歡交給誰?就是大衛施華。在恩尼斯達63腳成功傳球入面,有17腳是傳給大衛施華的。

由這些傳球數據理解,西班牙的傳球一層接一層,由後場經防中,傳到在恩尼斯達腳下,之後他跟大衛施華做配合,尋求射門。由於恩尼斯達是眾人傳球的第一選擇,所以西班牙今場的進攻偏向左路。西班牙在上半場佔優,就是恩尼斯達及大衛施華利用到荷蘭3中堅的空間。

上半場,荷蘭3中堅的距離較闊,而且為了追纏內切的恩尼斯達及大衛施華,迪維積及馬田斯恩迪會被引離應有位置,令到荷蘭防線出現漏洞。最好的例子是上半場大衛施華的單刀波,當時華亞爾及迪維積之間有很多空位,恩斯尼達送上致命直線,大衛施華跑向華亞爾身後,獲得單對單面對門將的機會。


恩尼斯達妙傳,大衛施華找到荷蘭中堅的空檔,差點入波。

至於迪亞高哥斯達所博的12碼,就是把握迪維積與真馬特的空位,迪亞高哥斯達跑進迪維積身後;而真馬特距離甚遠,雖然望到,但他根本未能及時幫到迪維積。在上半場,荷蘭採用高位防守的賭博小負,西班牙雖然發現到荷蘭後防球員之間的空位,但他們組織者多,跑位者少,所以未能把握荷蘭防線的漏洞去製造最大的優勢,只能靠迪亞高哥斯達博到的12碼領先1:0。


迪亞高哥斯達博到12碼。

為何荷蘭的賭博只是小負,因為他們只輸1球,同時在完半場前,尹佩斯為他們追平。戴利白蘭特左路傳中,尹佩斯飛頂入網,追成1:1。到下半場的53分鐘,又是個類似的攻勢,戴利白蘭特左路傳中,洛賓一控,擺脫沙治奧拉莫斯及碧基後射入,荷蘭反超前2:1。

荷蘭以兩次相似的戰術製造到兩個入球,這不是偶然,而是精密的部署。這兩個攻勢的套路一模一樣,在後場中路送往左路的戴利白蘭特,之後傳中,彎過西班牙的防線,落在禁區頂。


將兩個入球的傳球路線一比,發現兩次的組織大同小異。

戴利白蘭特今場61次傳球49次成功,是荷蘭傳球次數最多的球員。翻查戴利白蘭特的傳球目標,最多是回傳予左中堅馬田斯恩迪,有10次。之後他最多是傳給史奈達及洛賓,每個傳了9次,而他亦傳了6次給尹佩斯。換個角度去看,史奈達接應誰的傳球最多?戴利白蘭特。洛賓接應誰的傳球最多?戴利白蘭特。傳球給尹佩斯最多的球員是門將施利臣,而第2就是戴利白蘭特。

假如尹佩斯、史奈達及洛賓是為荷蘭戰鬥的拳頭的話,戴利白蘭特就是那根大動脈,將血液源源不絕送給前場3人組。在傳球路線上,尼祖迪莊、馬田斯恩迪是最後場的發起點,他們會將皮球輸送至戴利白蘭特,之後再給史奈達、洛賓及尹佩斯。

在這個後場至中場,再到前場的傳球中,荷蘭不像西班牙,他們講求效率,傳球快速而直接,務要以最少的傳球去將皮球運到西班牙的防線身後。荷蘭今次嘗試了95次長傳,64次成功,而西班牙的長傳就58次嘗試,40次成功。雖然西班牙整體傳球比荷蘭多,但在長傳方面,荷蘭較多,便得見荷蘭今場踢法簡單直接,希望用最少的傳球送波到前場。


西班牙在中場中的控球時間非常多。

荷蘭頭兩個入球之所以得逞,其實要多謝西班牙一對中堅,碧基及沙治奧拉莫斯今場表現低迷。首先尹佩斯的頭槌入球,碧基及沙治奧拉莫斯在佈置越位陷阱時出現誤會。碧基看管洛賓,墮得較多,沙治奧拉莫斯就看管尹佩斯,壓得稍前,當尹佩斯突前接應時,碧基包了越位。


洛賓為荷蘭反超前2:1。

入球後,亦見到沙治奧拉莫斯向碧基抱怨。第2球是洛賓的入球,碧基及沙治奧拉莫斯兩個夾一個,都被洛賓玩殘,兩人也是責無旁貸。綜觀全場,碧基及沙治奧拉莫斯搶截及爭頂的效率偏低。這對西班牙中堅絕對是球隊輸波的罪人。


拉莫斯今場搶截成功率僅50%,而爭頂成功率只有25%。


碧基在禁區內的3次搶截都失敗,爭頂方面碧基的成功率也是50%。

西班牙今場3名中場防守問題很嚴重,布斯基斯、沙維及沙比阿朗素竟然一次攔截都沒有,一次都沒有成功阻截到荷蘭的傳球。換句話說,當荷蘭在中路進攻時,傳球是毫無阻礙地通過到西班牙的中場,其中沙維連一次搶截都沒有。

在這方面,亦見到雲高爾的心思,在今場比賽,布斯基斯及沙比阿朗素經常纏住史奈達,他們以為史奈達是荷蘭的組織核心,但雲高爾出乎意料地,將核心左移至戴利白蘭特身上。西班牙從來沒有意識到,戴利白蘭特才是荷蘭輸血管,他們花錯心神在史奈達身上。

這場比賽中,西班牙控球佔優,但跑動卻不及荷蘭積極。全隊西班牙入面只有沙維一個的跑動距離可以超過10公里,而荷蘭方面,就有6名球員的跑動超過10公里,包括史奈達及洛賓兩位老大哥。


上圖是兩軍今場跑動數據比較。

最值得稱讚的是洛賓,他在90分鐘有64次加速衝剌,是兩隊衝刺次數最多的球員,可見洛賓今仗非常搏命。第2多衝剌的球員是戴利白蘭特,有53次。荷蘭一人多走一步,還不斷衝刺,用速度去防守,去衝擊西班牙的防線。

當荷蘭領先2:1後,西班牙換入柏度及費蘭度托利斯,換走沙比阿朗素及迪亞高哥斯達。當西班牙打算反攻之際,不到兩分鐘,就輸了一個死球,落後到1:3,這個入球大大打擊西班牙的士氣。同時間,這個換人再減弱西班牙中場中的防守。當卡斯拿斯的大意犯錯後,荷蘭贏到4:1,大局已定,西班牙已經投降。最後輸到第5球,也是無話可說。

荷蘭今場的勝利有戰術原因,亦有運氣。如果上半場大衛施華的單刀入了,恐怕荷蘭都無以為繼。在西班牙未能善用荷蘭後防的漏洞下,荷蘭靠左路輸血管戴利白蘭特去創造兩個入球,反超前西班牙。之後一個死球失波,打窒了西班牙的士氣,加上卡斯拿斯的失誤,西班牙就正式投降。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