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黃永志:我被捕了 我感謝警察 一切關心與問候

黃永志:我被捕了 我感謝警察 一切關心與問候
廣告

廣告

『初時我隱約看見前面那些警察的暴行,我也就立即被大力打了幾下頭和面,要求我頭要向下,勿望向前。但前面與旁邊傳來大力打頭發出的聲音、連環撞擊的聲音、掌摑的聲音、身體被大力撞向車窗的聲音、心口被打而發出的砰砰聲,這些聲音都太大聲、太熟悉了!我以為只會在電影情節出現,卻竟親身經歷!聽者亦痛!

我們也想不通,究竟為何聲稱要解決住屋問題的梁振英,不去收回當區的高爾夫球場去起公屋,卻要趕走那些良善的村民而起豪宅,而在那些砒霜地區起公屋。我們也想不通為何政府可以一面說沒有資源做好民生,卻要將五分之一的財政儲蓄去大搞大白象工程!』

左翼21反地產霸權、反官商勾結
請留意 [ 四大地產商是東北發展大贏家 ] 地產商囤地系列
恒地
長實:
新世界
左翼21反東北聲明

【全文】

背景:具爭議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於上周立法會舉行財務撥款會議。此前,計劃經公眾諮詢,收到的申述絕大部分均反對計劃,其間,媒體與大眾均質疑政府官員與立法會議員各種利益衝突,政府回應卻一直未能服眾。多名市民在立法會示威區靜坐抗議,卻被警察以武力清場,多人被捕、受傷。

編按:社運人黃永志,是613立法會外其中一個被捕者。據悉,他在警車裏被警員以各種方式「關心」與「問候」,有警員特別欣賞被捕示威者嗌咪的風範,又特別關心各人在人生經歷中有否誤入歧途,並不斷問候家人。今天,黃永志分享他在警車內的遭遇,細述他所見所聞。

很累。在通宵被拘留後才在早上9時保釋出來,午睡數小時後又再開會討論反新界東北1200 億大白象工程的運動。仍然心有餘悸的是,我們這晚經歷了只會在電影情節才會出現的黑幕──我們在同一警車中的5 名被捕示威者被眾多警員圍毆。

當我及其他示威者一被押上警車,就見有其他警察陸續拉埋窗簾,關了燈的昏暗車廂是為了令人認不清那些警員的面貌?而心裏也有預感會發生什麼似的。我被安排坐在後排,而當警車門一關上、車一開,前面那些警察就像發難一樣,開始向示威者狠狠地拳打腳踢,隱約看見他們扯頭髮、掌摑、打頭等等。同時發狂的警員不斷向我們大叫粗口,問候父母,亦大聲呼喝指問我們是來自哪幫黑社會。到底誰是「暴民」?

初時我隱約看見前面那些警察的暴行,我也就立即被大力打了幾下頭和面,要求我頭要向下,勿望向前。但前面與旁邊傳來大力打頭發出的聲音、連環撞擊的聲音、掌摑的聲音、身體被大力撞向車窗的聲音、心口被打而發出的砰砰聲,這些聲音都太大聲、太熟悉了!我以為只會在電影情節出現,卻竟親身經歷!聽者亦痛!

「哦?你係唔係就係啱啱嗌咪嗰個呀?你頭先唔係好威㗎咩?」然後就聽見一拳的聲音。「出聲啦!做咩唔出聲呀!頭先好多嘢講架你!做咩依家好似死狗咁呀!」然後又是聽到另一次拳打腳踢的聲音。「X 你老母!X 你老母!X 你老母!」又再來另一連串痛入心靈的拳打聲。「你係邊X度嚟?做咩X嘢嚟香港搞我個場呀!你係邊度嘅黑社會呀?」又再來不斷的拳腳聲!

窮得只有武力嗎?

這個車廂裏充滿的是憤怒與恐懼的空氣。那些你只會在新聞或電影看到對被捕者動用的私刑,竟然真的發生在你眼前及身上。我們肉在砧板上,當時警察可以令你恐懼的方式實在太多了,例如:警察問你知錯未。唔知?再打!你唔夠大聲回答?再打!你沒有叫聲阿sir?再打!

甚至是你的髮飾、帽子、衣著都可以成為他們繼續打你的原因!車外照來短暫的隧道燈光,令我意識到我們的警車經過中環,我不禁想,這還是不是我認識的香港?為何香港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拳打腳踢繼續維持了好一段時間,似乎直到那些警員也累了才減少。下車前,警察也很「關心」大家,例如再三問前面一名示威者面上的那個傷痕是否皮膚爆拆,當他再三回答是,才准許他下車。下車後才在燈光下見到其他幾個同伴,其中一人已被打至披頭散髮、頭破血流,這時,警察倒很關心他,帶他抹去頭上與眼角長長流下來的血迹,才讓他離開警署。

為何要趕走村民?

老實說,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也有軟弱的時候,我現在寫這經歷的時候,仍是有點害怕他們會不會秋後算帳,記下當晚在警車上的一幕,因為,那些警察已暗示過,叫我們不要亂說話,言語間暗示會為我們的其他案件找數。假如我們有朝一日被秋後算帳,會與此有關?我知道,他們就是要製造白色恐怖,讓其他人不敢再出來。

但我們究竟做錯什麼?究竟警察當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是偷呃拐騙而被捕的嗎?我當晚從來不在最前線,連鐵馬也沒有拉過。當200多人靜坐集會時,我多次強調,我們只是一群追求公義的公民。我們只是不想新界東北的公公婆婆老無所依,慘被逼遷,我們不想當地村民失去了住所以及鄉郊生活的選擇,我們也不想政府利益輸送白白浪費了香港人1200億公帑卻餵肥了財團。以上這些就是驅使市民出來反對的原因。

我們也想不通,究竟為何聲稱要解決住屋問題的梁振英,不去收回當區的高爾夫球場去起公屋,卻要趕走那些良善的村民而起豪宅,而在那些砒霜地區起公屋。我們也想不通為何政府可以一面說沒有資源做好民生,卻要將五分之一的財政儲蓄去大搞大白象工程!

這個新界東北工程, 無論在目標、環境、安老、住屋上,都仍然有極大的爭議,才會有早前城規會收到逾4萬份反對書,而只有7份支持今次新界東北工程!立法會本應有着一個審議這些議案的功能,可惜在建制派把持下政府要闖關通過,更不惜扭曲議事規則不許議員辯論,這是赤裸裸的議會暴力!一旦通過,政府就會發動推土機剷平新界東北,這更是政府的暴力發展邏輯。難道新界東北將來只可容得下豪宅與石屎森林?

在警車內的經歷,得來不易,我要感謝警察一切關心與問候,令我眼界(與傷口)大開。而我,只是不想警察你有份的香港變成那樣,才要站出來。難道我們不能一起重奪屬於自己的未來嗎?盼自重。

黃永志:學聯前成員、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生,推動社會運動是希望香港可以解決貧富懸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