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ristine Chan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警方無理留難七一留守抗爭者

警方無理留難七一留守抗爭者
廣告

廣告

2014年七月一日,是香港人抗爭新的一頁,展現了大家爭取民主、對抗不義政權的決心。我們都很為此感到自豪。學聯舉辦的留守集會,雖然受警方消息的恐嚇,依然感召到數千人留守抗爭、還有一萬多人通宵看直播,最終成功堅持到清早8點,完成抗爭佔領的目標。
(註:文章寫於接送被捕者之時,如有錯字,請多包涵。)

不少人今日為如此的抗爭成果感到興奮,但我必須指出行動的成敗還取決於兩點。第一是政府、權貴、傳媒的抹黑。假如他們把昨天的行動說成是混亂的滋事行為,得不到群眾的支持及同情,抗爭的成果將化為烏有。所以之後大家必須要動員說服、廣傳抗爭行動的訊息給身邊的朋友知道;並且特別為官方聲明或傳媒報道反抹黑。

第二,是保護示威者。示威者以身軀擋高牆,是極需要同伴的支持及支援,否則每次行動將會消耗掉一批批抗爭的人。同時,亦要強烈譴責警方玩弄示威者的行為。

讓我說說我今天在聲援示威者的經歷。我凌晨5點多到達黃竹坑警察學校的東閘,會合一眾聲援人士及記者。一去到,我們停留行人路的兩邊,有大概兩人行的空間。因為警方聲稱擔心聲援人士數目漸增,斷言把鐵馬放在路中間,隨多番調解,才不再把鐵馬推前。本來他還要放我們這群聲援朋友的人入門口對面、花槽幾乎阻擋視線的鐵馬陣內,我們拒絕。當值警察顯然從香港仔警署調配以來,沒有足夠指示,見到聲援人士顯得極荒張。當我們看到一車車載滿示威者的旅遊巴進入警校時,我們就叫口號聲援。

接近8時35分,我們知道行動成功,且清了場。我們同時收到警校內的示威者的資訊。他們一大部份只收警告信,可以見律師,可以玩電話,更被釋放。正當我們為這好消息感到意外時,壞消息接踵而來。

1)受寬鬆對待的示威者被放到不同的位置,簡直是玩弄聲援人士。第一批示威者在西閘再下的聖瑪利安老院(位置離車輛進入隔一個山頭再走行二百米)。聲援人士急急步行過去其間,警察故意誤導及隱瞞示威者旅遊巴落客的位置。11-1pm期間,釋放部分示威者的位置亦包括海洋公園對面、香港仔足球場對出的馬路、及新興大廈。現時12:30pm,警方依然拒絕統一放人的位置。

2)將接受兩項控罪檢控的19名組織者,包括學聯學生、李卓人、何俊仁、區諾軒等,則完成不獲接見律師近9個多小時,至今只有岑傲暉一人可對外打電話一次。警校內的9位義務律師非常鼓躁。(12:42pm更新,李卓人、何俊仁、梁耀忠等人已被釋放。4:30分更新,學聯朋友全都被釋放了。8時多,所有被捕者被釋放。)

3)政府亦發放消息指拘捕的511人中,他們分別分佈在黃竹坑、北角、粉嶺。我們無法接觸到示威者的情況,更未知他們的情況。(更新:這消息最後證實不準確,所有示威者都在黃竹坑。)

作為一直追看多個台直播的市民,我看到示威者一直非常和平及冷靜,更沒有阻礙於凌晨時分沒人的道路交通!警方極早的清場實在是政治及集會自由的打壓!他們暴力抬走示威者更是濫權,更有人受傷,根本是極過份!

毛澤東話過「凡是打壓學生運動的,必定沒有好下場!」作為學生,我們本著社會良心,為追求社會的民主、自由、公義行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