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一人改版之夜

一人改版之夜
廣告

廣告

圖:讀者齊撐!守護明報編採部facebook專頁

呂家明在明報寫了一篇〈改版之夜〉的文章,解釋私自改版決定,一連說了幾次「編輯記者都跑光了!」,作為讀者不禁同情起家明哥哥,記者編輯都跑光,難為你要自己一個人自把自為把大題改了!

那麼,記者編輯到了哪裡去?
就讓家明的員工告訴你吧。

(以下轉載自明報編採人員)

「記者都跑光了………」

一句「編輯、記者都跑光了」,換來了一整個上午的「腦震盪」。我肯定,任何一位前線記者、以及在公司編輯室把關的編輯,看到這句話,只有傷心。那是一個51萬人上街的7月1日,是一個有近千人留守坐在遮打道與特首辦的凌晨,任哪位新聞工作者都不敢離開,也不想離開。

我們作為記者,那天由七一的下雨天跑到晴朗天,由天光跑到天黑再見7月2日的天光,有些記者為了見證、為了採訪,在那裡15、18個小時未曾離開,到底是「跑乾了」還是「跑光了」?

編輯部對七一的採訪從不敢怠慢,加上事前已有佔領的說法,早在一星期前大家已開始討論,甚至花了早一兩個晚上分工,將同事妥善分早更、晚更,甚至出現凌晨更,只希望盡一切努力,把每一個畫面記錄在案。

7月1日有些同事跟著遊行隊伍走了5至6小時,回到公司完成稿件,更自願前往留守現場,離開時是7月2日的清晨;至少10位採訪攝影同事,凌晨12點開始工作,未到太陽升起都未敢移動,整晚坐也不敢坐,這邊警察圍鐵馬、那邊就開始清場,攝記相機快門不斷按,記者採訪簿上是一個又一個被捕人士的訪問。

多位採訪主任、副總編輯一整天的工作,離開公司前確保稿件妥善交給編輯排版付印,但凌晨仍然以電話、whatsapp與前線同事保持最緊密的溝通,協調採訪工作,直至天光還在傳短訊,要不然翌日在7月3日的5至6個新聞版、有關拘捕清場的新聞,又如何得出來的?這正正是前線同事,通宵達旦採訪的成果。單憑在公司編輯室裡電腦前一個人也沒有,就質疑沒有人「守到尾」、「記者都跑光」的說法,又對我們公平嗎?

「編輯都跑光了………」

編輯都跑光了,凌晨三時多,七一後。

每逢大日子,都預知要工作至比平時更夜。平日交版付印死線在一時,我們天天都努力衝,總編輯常提我們吧,印刷時間要抓緊。遇上大事,三四時才下班,也不是沒試過。我們都是講好了,世界盃賽果、凱特b登場,何時死線,何時要動用兩手準備,趕不及的話,仍有可觀的內容。

那天,七月二日凌晨接近二時,遊行、集會、佔領,內容我們都齊了,是的,還未清場。稿件已經在編輯過程中,版面、大題,邊緊貼著情況邊修訂。大標題衡量過後,選了下午的遊行人數創10年新高。及後傳出清場,所以標題副題部分以及引言,幸趕及提到。付印之前,大標題忽然落入一番議論,「為普選」「爭普選」,編輯部的「高層們」討論至少十多分鐘後,得出結果,確認了,拿去付印,將近三時,終於塵埃落定。三時,比平日已慢了兩小時,但至少能提到清場,而且,還有即時新聞仍在接力更新消息,還有在現場的記者同事通宵記錄著實況,新聞工作還有明天,所以,跑得放心。

但誰知七月二日的明報頭版,和凌晨拿去付印的,竟然換了模樣!標題、引言都被改動過,看著這份「最新」報紙,不禁要問:凌晨編輯室的情況,是夢一場?努力過後,共識過後,可以毫不留情、毫無通知下被改動,編輯還有什麼價值?新聞室裡的團隊合作精神,是一個人、一句話可以抹煞的嗎?

若要告訴我新聞工作如此無理無情,我不相信。

版主讀了呂家明在明報刊出的〈改版之夜〉一文,文中充滿著一名傳媒工作者對新聞的執著和熱情,「因事制宜,大局為重」一句,簡直是有資深報人的氣勢,讀得版主雙眼滲淚。然而,閱畢全文,作為讀者,不能不感受到,整個改版過程,完全是家明自編自導自演的獨讀劇,完全是以「一人考慮」推翻編輯部集體決定,即使以妙筆把自己的「一人改版之夜」寫得再峰迴路轉、再刺激緊張,熱淚盈眶,都改變不了私自改版、以有形之手干預新聞的客觀事實,就好似一個賊,即使把自己鬼鬼祟祟潛入別人家中偷竊的過程說得繪聲繪影地動聽,都改不了偷竊的錯誤本質。

同場附上家明精彩文章〈改版之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