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動保,由我阿媽話「長毛剪短頭髮好靚仔」說起。

廣告
動保,由我阿媽話「長毛剪短頭髮好靚仔」說起。

廣告

我的娘親,年過六十五,是典型的香港長者。

她習慣收看《警訊》,所以對寶藥、種金、電話和國寶黨的行騙技倆瞭如指掌。騙徒的確無處不在,而云云的騙徒當中,首居其位是我們的行政長官。騙徒同黨手法亦層出不窮,出動蛇齋餅糭、派發福袋、提供免費遊行團誘騙選票, 目的只為政權維穩。是哪一個疑凶在行使議會暴力、是哪一個悍匪在打劫香港的高度自治,又是那一個罪犯正在強姦民意?

這些每天在發生的騙案,《警訊》並不會告訴他們,作為公民兒女的我們,正等待一個好契機向她解說。

七月五日,梁國雄議員(長毛)刑滿出獄,素來以一身長髮為標記的他,被迫剪了一身短髮。我刻意拿起了平板電腦,走到娘親面前: 「看,長毛出獄了!記者問他剪了一頭短毛,那麼以後便不能叫「長毛」吧? 他打趣回答長毛個「長」字, 也可解作「生長(音:蔣)」個「長」字,意思係會生長回毛髮出來。」

年邁的娘親笑了一笑:「長毛剪短左頭髮又幾靚仔禾。」

我就向她解說他剪了一身短髮的原因,多年來如何為長者津貼爭取免入息審查,如何將街頭抗爭形式帶入議會,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她聽了點點頭,我順勢便叮囑她要當個精明長者,警察早己誠信破產,執勤時沒有配戴委任證的警員竟可混入群眾,啥是警察、啥是公安、啥是市民,我們也無法分辨,警訊永遠不會告訴你,自己要提防提防。

香港動物解放運動,普遍也存在同一問題,前線義工對政治有所誤解,也存在政治潔癖。
「無論好天曬,落雨淋,打風都好,我日日都過嚟餵流浪貓!捉貓狗去絕育?我曉,之後找暫托出領養……總之,政治同動物無關,咪攪咁多嘢啦!」前線義工深夜一邊餵貓一邊說。

前線義工對社區貓狗的付出是無容置疑,然而,我們倒要問一個基本問題:這些所稱的流浪貓狗是從何而來?

牠們可能是被寵物繁殖業所棄養,也許是來自政府市區重建計劃下的遺棄動物, 更可能來自漁護署一直沒有實行絕育放回計劃下的惡果……而元凶就是政策失衡,故此政治是無處不在、亦避無可避。

香港在過去的日子,只有動物福利、嚴格來說,沒有動物權益。

爭取動物權益就是社運,社運的基石就要向公眾進行教育,動物議題若要與政治掛勾,大家得要身體力行,多談多聽多留意,動物權益才會看見曙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