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政經

編輯室周記:決定香港未來的時刻來了!

編輯室周記:決定香港未來的時刻來了!
廣告

廣告

圖:攝於2014年7月1日晚上9時灣仔

一如以往多年,獨立媒體在七一期間在灣仔遊行沿線設立街站,呼籲市民捐款支持。今年我們收到破歷年紀錄的逾七萬七千元,過往多來最高的籌款數字,也不過三萬多元,在此感謝所有捐款市民的支持!破紀錄除了是獨媒的知名度有一點點上升外,自然也得感謝李慧玲小姐捐出新書義賣,吳志森、梁文道、馬家輝、鄧小樺及陳景輝等協助叫咪的朋友及其他義工。當然,還有由中午開始一直直擊報導遊行及翌日佔領遮打道至清場完成的十多位義務記者。

多年的七一,筆者也是負責看守街站,雖然自2003年起已經參與七一「遊行」,但真的「遊行」只有三數次,全程(由維園出發)更是從未走過,都是在中途插隊加入,其餘幾年均是在街站度過。參與遊行其中與看守街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七一經驗,而我更喜歡後者。站在一個定點觀察路過的遊行市民,他們對街站的反應可以很容易察覺當年的民情。

2003年首次參與遊行,在寶琳站登上港鐵的時候,整列車卡均是黑衣人,到銅鑼灣站也得擠上半小時才走上地面。在崇光百貨外剛巧碰上領頭的隊伍,大夥人便插隊加入。遊行人士雖然互不認識,但也能輕易感應到大家的憤怒。

2004年從一開始便開放六條行車線,仍然是數十萬市民上街,只是今年換上了白衣,大家「很順利地」默默完成遊行,氣氛比前一年差遠了。自2005年起,每年七一雖說也有至少有數萬人上街,可是因為沒有即時的危機或刺激,相比起03及04年市民反應的轉變是明顯轉為平淡的。

可是這也給了民間社會沉殿的機會,愈來愈多街站設在遊行沿途,訴求百花齊放。七一未能帶來像2003年一樣對政府即時的危機,換來的是政府評估自己的支持度的年度考核。市民也沿途各民間團體街站的支持(捐款,或純是增加認識),也是這些民間團體在七一以外的日子持續爭取民主、持續各自訴求的重要動力。

不同於遊行走畢全程後便離開,看守街站可是要在七一早上(有些更是前一日晚上)已開始在街頭準備,一直工作至最後一位遊行市民經過。遊行隊伍經過的時間長短,市民對甚麼口號或街站有反應,都能輕易看到當年的民情。在平淡的日子,遊行隊伍不算擠迫,一般兩至三小時便已全部走過街站。「平淡」,或說是「失落」的感覺很強。

今年2014年則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689、白皮書、民間公投、新界東北,我們的香港正在崩壞的邊緣。獨媒的街站設於天樂里,早在七一領頭車抵達之前一小時,整條軒尼詩道均站滿白衣人群,等待隊伍到達。領頭車駛過獨媒街站前,又有至少數千人在領頭車前遊行。領頭車經過街站的時間約四點多,接著便是一壓又一壓的人群,一直到晚上九點半從無間斷,連旁邊的行人路也是遊行人士。有看守街站的朋友便知道,這種人群密度也過去幾年也不見出現。在獨媒街站幫忙的梁文道及旁邊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的黎則奮Q仔在傍晚已經說,「今年的人肯定多過零三七一。」

遊行再加學聯「預演佔中」後,政府似乎並無退讓打算。七一遊行常有人批評是嘉年華,沒有後續,這其實頂多只對了一半。七一後的後續多年一直由各政黨或民間團體組成的公民社會所延續,今年2014年,政府的政改諮詢報告即將發佈,依目前形勢來看,中央及特區政府是打算向人民宣戰了。此刻正是對香港公民社會,以及從前頂多只會一年遊行一次的市民的挑戰。

80萬人公投、51萬人遊行、511被捕後市民普遍支持,政府民望極低,已經要動用警察行半威權統治。下週政府將公佈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八月或是人大「一錘定音」的日子,「佔領中環」運動將決定香港的未來如何,這是最危險的時刻,也是最有希望的時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