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國際

繁華背後 被忽略的一群

繁華背後  被忽略的一群
廣告

廣告

文:哲廬

澳門位列全球最高「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地區之一,政府庫房水浸,居民福利相對完善,理應是一個福地。但繁華背後,卻有很多貧困家庭,沒法直接享受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成果。論盡媒體邀請到一位已屆退休年齡,卻還要辛勤工作養活一家三口,從事大廈保安員的黃先生,為我們講述繁華背後,貧困家庭的生活,以及對未來的想法。

獨自工作養活一家三口

黃先生,六十四歲,任職大廈夜更保安,月薪約五千元,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由晚上八時到翌日早上八時,主要負責在大廈管理處開啟鐵閘予業主、晚上巡樓以及負責更換大廈公共地方的光管。

黃先生及家人居住在台山平民新邨,妻子因患上精神病不能工作,社保基金每月向她發放三千多元的殘疾金,而女兒正就讀高中。黃先生一家三口就依靠他的五千元薪金、妻子的殘疾金以及他的養老金約二千多元維持生活。

而在支出方面,黃先生指出,在租住平民新邨初期,租金約四百元,及後因為他有病,不能工作,故向房屋局申請減租至九十元,而近年則因為政府宣佈社屋免租,故此不用交房租,「但係唔知遲下會唔會又要交,但係都好過係出邊私人樓,閒閒哋都要三、四千蚊。」

黃先生一家大部分支出都是飲食、水電煤等駛費。他坦言,由於澳門食品價格昂貴,他都選擇在拱北買餸。他亦表示,他們一家會到由政府及澳門明愛合辦的食物銀行「明糧坊」領取食物,每半年申請一次,「五月嗰陣已經攞左一次,要等到十一月先有得再申請。」另外,澳門明愛每個月也會向他們提供三十磅米,以及在節日向他們派發禮物等。他指出,他們每個月的開支數目是不固定的。但縱使有養老金以及殘疾金等各項政府補助,每月仍然入不敷支,「樣樣嘢都貴,好似我個女朝朝早食早餐咁,最起碼都要成廿蚊。」

最低工資實施後:薪金必然上升,但職位可能不保

黃先生談到自己的工作時表示,夜更大廈保安工作不算辛苦:「除左要巡樓同開大閘比業主之外,其他時間可以坐係度洽一洽(閉目養神)。(記:即係朝早放工返到屋企先訓覺?)講係咁講啦,其實日頭邊瞓到啊,都要去到下半夜先瞓得著。」

政府早前將《物業管理範疇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法律草案送交立法會,並已在立法會大會上一般性通過,並將草案交由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討論。對於政府建議最低工資定在時薪三十元,黃先生直言:「(最低工資)實施咗之後,人工肯定會高咗,可能有成九千幾蚊,但係最唔好彩就係啲業主啦,加管理費嘛。」被問到會否擔心最低工資一旦實施後,管理公司會因為經營成本過高,令到他的職位不保時,黃先生說:「呢啲嘢,隨緣囉!」

現金分享雖能幫補家計,卻無助脫貧

談到黃先生的女兒時,他表示,女兒雖然曾多次留級,但現時的成績也不俗,「佢都算幾勤力,依加臨近考試,晚晚都溫書溫到兩三點。」被問到會否繼續供女兒讀大學時,黃先生坦言:「如果佢讀得上咪比佢讀囉,順其自然啦。」他亦表示,暑假時,女兒在夏令班放學後做「暑期工」,所賺取的薪金全數交予媽媽,幫補家計。

而對於政府每年的「現金分享計劃」,黃先生坦言,數千元雖能幫補家計,但卻沒法解決貧窮問題,「依加雖然有得派錢,但係樣樣嘢都貴,有派等於無派。」

最後,被問到會否擔心澳門博彩業崩潰,令到經濟衰退,變相生活變得更困難時,黃先生表示:「澳門回歸嗰陣話『五十年不變』,我都唔知有無命睇到佢變嗰陣,做得一日得一日啦,邊有得理咁多。」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