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深圳紅鑽球員欠薪多月 球員發起維權運動

廣告
深圳紅鑽球員欠薪多月  球員發起維權運動

廣告

昨天(7月15日)在深圳寶安舉行了中國足協杯的賽事。山東魯能作客5-0擊敗深圳紅鑽,今場比賽因為深圳隊球員被球會欠薪多個月,球員在入場後面向龍門半分鐘和拉起寫上「生活已無法維持,還我血汗錢。」的橫額抗議。而深圳隊教練李毅早在比賽的三天前已帶頭罷工,球員在完全沒有操練的情況下迎戰山東魯能。在比賽的下半場,深圳隊更有多名球員受傷離場,主隊更一度只得八名球員在場上比賽。據悉球員被欠薪超過600萬至1000萬人民幣,剛好筆者昨天亦到了寶安睇波,而昨天在球場內聽得最多的就是:「萬總滾蛋!」和「李毅加油!」

IMG_6085

事件的矛頭是深圳隊的董事長萬宏偉,他早前曾公開表示深圳隊正在洽談新的買家;並叫球員及球迷耐心等候,但至今卻仍然沒有任何消息。不過據內地傳媒報導,萬希望能高價賣出球隊,所以對外叫價一次比一次高。其中有球隊中人便透露:「自5月以來,已有六七家本地和外地企業與萬宏偉接洽,但報價已從5000萬叫到1億,萬仍不滿足。」有球員更憤怒地說:「人家上海申花大球會才賣了1.7億,你一個中甲球會,沒明星沒訓練基地沒青訓梯隊,你想賣多少錢?有1億至少能先解決我們這幾百萬欠薪不就很好了嗎?」

球員的憤怒不無道理,因為除了欠薪外,自去年開始,球員在受傷後的醫藥費和康復療程如磁力共振等,都是自費。還有就是,國內規定但凡聘用僱員必須購買三險一金,即即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及住房公積金。早陷入財困的深圳隊自然沒有替球員購買。

深圳隊中射手兼隊長巴巴卡早前接受內地新浪體育網訪問時無奈地表示,他一直被拖了八個月薪金,將會離開球隊並告上國際足協。「如果不是對深圳這城市有感情,我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離隊。你知道嗎?這幾個月來我們都是靠積蓄渡日。」深圳隊失去了這名連續兩屆中甲金靴得主,前景絕對不樂觀。

IMG_6068

球員和球迷公然拉起橫額,在場的公安雖然舉起攝錄機拍攝;但也沒有加以阻止,在國內的維權運動上來說也算是一大突破。但球員的維權運動先是換來媒體的指責,中央台形容此舉為消極,新浪更直指球員行為荒唐。而深圳足協回應時就表示:「維權是必須的,但維權有多種方法,一定要用合理、合法、正確的渠道。別那麼傻,在傷害自己的前提下去維權,這是極不聰明的做法。」該名發言人更指深圳隊球員的所謂維權運動只屬「即興表演」。

前日本國家隊教練杜斯亞是深圳隊前教練,他在2010至2013年間執教該隊,他同樣遇到欠薪的問題。去年離任時的欠單上的支款日期從2013年11月30日改作2014年3月31日,但直到現在仍未收到拖欠快將一年的薪金及獎金。內地記者曾就欠薪事件找他回應:「我相信所有人都明白深圳隊的處境有多麼艱難了!」

杜斯亞在去年完季時約滿離任,由在國內薄有名望的深圳隊名宿李毅接手。筆者推測,今一次欠薪時件曝光後,李毅的接手正好印證了深圳紅鑽早在去年已陷入財政危機。球隊高層是希望借助李毅在隊中的影響力,讓他來收拾殘局。

深圳隊主教練李毅早前在微博上透露了心聲:「為這場比賽準備了很長時間,很重視這場比賽。但是,我只是個教練,球員很可憐,連農民工都不如,農民工還可以去申訴,還可以去勞動局,但是他們投訴無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五天沒有訓練,外援也不踢。我想問問庫卡(按:山東魯能的教練),如果他是主教練應該怎麼辦?今天他們能夠站在球場上我就覺得很了不起,他們是男人。」

深圳隊曾經在內地球壇吒咤一時,其中在1994年創立後僅一年便以乙級聯賽冠軍身份打入甲B聯賽,隨後在1995年的甲B聯賽中又獲得冠軍並升上甲A聯賽。及後在2004年時更獲得首屆中超聯賽冠軍,並在2005年殺入亞洲冠軍聯賽四強;但現時則想賣盤亦無人問津。筆者這幾年去過內地多個城市,跟朋友說之後的活動去看球賽,大多有兩個反應。第一是很驚訝,你還看中國足球?第二就是,你去看恆大是不是?筆者今年曾數次到深圳的主場寶安體育館,場外小販賣的也是廣州恆大的球衣。有球迷都表示,不要忘記深圳是有自己的球隊,廣州恆大不是他們的主場球隊。廣深兩城相差100公里,但球員待遇卻天南地北。十年前的深圳隊是中超聯賽冠軍,十年後淪落甲組之餘更陷入多次拖欠薪金事件。廣州恆大的坐大是否就表示中國足球正興盛起來?筆者早前已撰文,在此就略過不提。

IMG_6086

而賴勁是深圳隊中最窮的球員,他受訪時表示身上只有31元,連街都不敢去。根據《中國足協球員身份及轉會暫行規定》第七章第44條:只要球會一年來拖欠球員薪金或獎金超過3個月的,該名球員便有權單方面終止合同。但更令人髮指的是,球會雖然發出了去年薪金的欠據;但今年則連欠據也沒有。原因很簡單,因為現時正值轉會期,假若發出後球員便可以自由身離開。有球員更聲淚俱下對記者表示:「這兩年我們怎麼捱過來的大家都清楚,我們沒有愧對這個城市,去年的欠據是出來了,今年卻連欠據都沒有。」

不過,「萬董事長」也不是慳油的燈。據球員透露,他們的收入分為三部部分,即基本薪金、訓練津貼和比賽獎金。但基本薪金佔收入中最少,平均約12000元人民幣。而球會總會在三個月的死線時補發一個月薪金來「避免」球員連會的危機。

剛由中超廣州恆大加盟中乙梅州客家的球員秦升亦在微博聲援:「中國足球真的該成立自己的球員工會了!不管你是中超、中甲還是中乙,有一個隊欠薪的我們都不踢!這是為了我們自己。」深圳隊球員在商討過後,表明稍後會到勞動部門和向中國足協尋求協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