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政賢

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經過學運及社會運動洗禮,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去吸收更多閱歷,再準備重新上路。 網誌

政經

鬧劇完了,可出方案沒有?

鬧劇完了,可出方案沒有?
廣告

廣告

一場由中央及親建制組織的反佔中動員,終於在昨天露餡。鄭耀棠口中的「一百五十萬」的沉默大多數,只有不足十分一人走上街頭,當中還有不少不知就裏、被金錢利益打動的市民,成為眾人笑話。

歷時一個月的反佔中動員,為的是要向一切的社會動員潑糞,抵消泛民主派及民間社會累積下來的成果。鬧劇完結了,中央及建制派很應該重回正軌,與市民談判政改方案的內容,否則再做多少的小動作,也不能避免佔領中環的發生,亦無法阻止特區政府無法進行管治的事實。

周融上星期向媒體聲稱,反佔中大聯盟將於遊行後並無下一階段計劃,而他本人亦需要休息。政改到了關鍵時刻,人大將於兩星期內提出選舉原則,反動員的大旗手卻在弄到滿城風雨後歸隱田園,實在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反佔中陣營早前有提過,大概10月會發表方案,明顯是要待人大將所有決定塵埃落定後才敢出來邀功。這些舉動,顯示出反佔中所提倡的美麗口號,例如「和平」、「溝通」、「保普選」都只是幌子,引人落入圈套,製造民意支持北京及特區政府強加一個不公平、不合理的篩選制度予港人身上,無助解決現時的經濟及社會問題。

大部分社會運動都需要立足一點,就是倡議什麼的問題。市民之所以支持佔中,是因為除了公民抗命,其他爭取普選的門路已經被北京堵住。因此,佔中是一個手法,而非一個目標。如果有人要反佔中的話,他的立足點便不能只對佔中這個手法窮追猛打,而是反證提出,有什麼手法能比佔中更好、更有效地爭取到公平的普選制度。建制派經常批評人「有破壞、無建設」,怎麼今次成了自己口中批評的人而毫無建樹呢?

對佔中抱有懷疑、對反佔中同情的市民應該深思,是否要讓一個根本無意維持和平、無意實踐普選的運動代表自己。如果反佔中陣營還有一點廉恥的話,就不要以愚民民粹的手段來奉諛中央,提出自己的政改方案,看看有多少人會支持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