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出賣香港民意的三類人

廣告
出賣香港民意的三類人

廣告

圖:社會民主連線面書專頁

中央政府執意違背普選承諾,踐踏香港民意的戲碼,是由十天前的深圳政改座談會開始,至今天人大常委在北京通過決議告終。中聯辦上周五邀請了近三百人出席座談會,當時民主派尚未清楚中央的底牌,所以本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試圖盡最後努力向中央官員進言。

到了深圳五洲賓館會場,一片鬧哄哄的氣氛,三百人中不到十份之一屬於民主派,座談會由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致開場白後便抽籤發言。總共三十位發言者中,佔九成屬建制陣營,發言時一個比一個保守:左一句「反佔中形勢大好」,右一句「堅決對付佔中動亂」;左一句「中央篩選理所當然」,右一句「必須排除不愛國者參選」;左一句「我選班長都係由老師提名」;右一句「中央越干預香港越樂觀」。歪理連篇,令人懷疑這些究竟是何許香港人?

這些被李飛譽為「反映香港民意支持中央」的「社會各界人士」,普遍受過高等教育或事業有成,他們均受惠於香港的自由、法治與廉潔制度,難道他們不明白由中央欽點的假普選只會使權力更集中、制度更腐敗,令香港最終一無所有?為何他們甘願出賣香港的民主前途,爭相獻媚唯恐不及?細聽之下,這些「香港人」大致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忠貞派」:不少發言者百份百擁護中央,有些是培養多年的土共,有些是從內地來港定居,有些則從內地到海外留學後再移居香港,他們的經歷顯然與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有異,究竟當中有多少是由中共安插在香港政商界的不同崗位,再搖身一變成為香港「各界代表」,不得而知。他們的特點是自成一國,唯北京馬首是瞻,與香港主流社會有難以踰越的鴻溝。

第二類是「投降派」:這些大都是在港從商或各項專業的「成功人士」,與內地生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大致明白內地制度的流弊,但更明白攀附權貴是生意成功之道。他們對內地體制的腐朽往往比一般港人更清楚,但為了減低自己向中共投誠的罪咎感,最常用的說辭是「共產黨吃軟不吃硬,總會慢慢進步」,自己卻不忘爭分奪秒,抓緊實利。

第三類是「幻想派」:這些人毋須倚靠中共提供政商利益,甚至有濃烈的民族感情,卻被理想主義蒙蔽。他們雖然從歷史中明白中共不可信,但由於沒有抗衡極權的打算,便寧願以理性持平自居,希望苦口婆心說服中共以人民利益為先。可惜在殘酷的政治現實面前,有部份人不惜一次又一次受騙,仍然拒絕放棄幻想,甘心繼續成為統戰對象。

中共對這三類人以統戰手法分而治之:對「忠貞派」恩威並施,對「投降派」以實利籠絡,對「幻想派」以甘言承諾。到了政改座談會這種場合,三類人便大派用場,聯手製造一個「自己人包圍圈」,令中央官員在所謂「香港社會各界」簇擁之下自我感覺良好。

這三類人出賣民意的結果,是替北京與香港的互動製造惡性循環:中共的本能是排斥政治異見者,於是越加壯大「自己人包圍圈」;包圍圈越壯大,中央決策便越脫離香港民情,製造更多政治異見者。

今天人大常委造出與民為敵的政改決定,令惡性循環越陷越深,越難走出香港的管治與發展困局。

李飛有一句十分露骨的說話只在研討會內出現而未見他在公開場合發表:「政制改革是政治力量對比的結果。」言下之意是除非香港人有政治實力迫使北京讓步,中央不會理會甚麼人權公約、普世價值或國際標準。把李飛的說法比照「新護法」王振民近日的新論調「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便明白中央推行政改的的真正意圖:利用香港製造一套「中國特式普選」,待中央操控熟練之後,便可以在內地依法泡製,以後中共便能以普選之名,行專權之實。

〈原文全文刊於明報2014.8.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