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偉誠

前理大學生會外務秘書 未畢到業的土木工程學生一個 網誌

社運

我讀土木工程,我想起買得起的樓,所以我罷課

我讀土木工程,我想起買得起的樓,所以我罷課
廣告

廣告

圖:理大人罷課 力爭真普選Facebook專頁

我是香港理工大學土木工程二年級的學生。土木工程可以說是工程科之中比較受歡迎的學科之一,原因大多是因為近年的畢業生的人工比平均的大學生高一點,大概是17000至19000左右,老實說我選擇修讀這一科時也有考慮過這一點。但驅使我選擇這科的最大原因是,我覺得默默地建成一些給人類家庭愉快生活的建築,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可是,生活在現在的香港,我看不見浪漫的未來。

記得有一次擺街站的時候,有一位市民跟我傾了一會兒,當他問到我讀什麼科目的時候,我直言回答土木工程,這時他第一個回應是,土地政策是香港社會中的萬惡之首。起樓本來就係為人類提供一個安全溫暖的居所,但看著現在的香港,擁有一個安樂窩,已經變成了一種奢侈品。身邊的同學一談到將來,必定是苦惱幾時才可以上車、幾時才可以有雞髀食。社會上多少個家庭每月都為交租、上車、供樓苦惱,多少人仍然住在板間房、劏房、太空艙。但諷刺的是,每個月每個星期都有新樓盤落成,而這些樓,都是一般的市民觸摸不到的,遙不可及的。

「土地唔係用黎賺錢架!」去過陳生的田香花園,整片土地由只有一間房子,到變成一個有花有生果有樹的花園,陳生一手一腳建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但不知何時,這片花園快將要被地產商收地,起什麼一般人遙不可及的東西。

政治和經濟總是分不開的,原本每個香港人都擁有的選擇政府的權利,交托給一小部份的權貴,然後政府再服務這些權貴,繼續讓香港人活在苦惱之中,這個循環生生不息。而土木工程的學生,畢業後投入建築界的市場,就只有成為這個不義制度下齒輪,服務這個不義制度。要打破這個宿命,就只有從選擇政府的權利入手。要每個人都擁有選擇政府的權利,政府才會重視每一個普通市民的生活,香港人才可決定香港的未來。

我係一個civil佬,我想將來做浪漫的事,我想為香港人建一間一間的安樂窩,我想選擇自己的政府,所以我罷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