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中學生參與雨傘革命,可喜?可悲?

廣告
中學生參與雨傘革命,可喜?可悲?

廣告

身為中學生,竟然可以實踐急救知識、喫催淚彈、參與堵路、在馬路上通宵留守……數之不清的第一次都在這數星期內發生,有點感動和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沉重。

曾經天真的以為,警察的工作就是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現在覺得,這想法實在太幼稚了。首先,我是絕對欣賞前線警察的專業(個別例子不作評論),當我在今早通宵留守添華道,呼呼大睡之時,前線警員仍在站崗,一覺醒來,除了天空變成魚肚白,人群散去之外,都沒有絲毫差異。而我對他們,就只有同情和敬佩。

在這當急救和中催淚彈

但回想起928,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之前,也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喫的催淚彈之前,我在前線當急救工作,現場所見,前線警察面對群眾的謾罵或感化都面不改容,及後又於網上看到他們在倒臥在天橋上呼呼大睡的圖片,也令我不忍。但我想指出一點,就是因為專業,因為服從上級命令,結果殘酷地把示威者和佔領支持者與自已形成對立關系,而這個始作俑者,是梁振英。

「轟」,喫下催淚彈後,血管不斷擴張,眼睛睜不開,淚水不斷踴出,接近窒息,正當以為自已會死去之時(沒有誇大),我瞄到在附近,有人正拿著水,而這瓶水,救了我一命。

及後,我聽到有人以粗口「問候」梁振英,這些因為憤怒衝口而出的話,仍然毋忘初衷,沒有「問候」前線警察,我就知道,這些抗爭者的思路,是多麼的清晰。假定示威者向警方防線進行衝擊,在行為上不理性,但我認為在思想上是理性的。因為他們知道需要抗爭,即使機會有多渺茫,也要為民主為真普選抗爭,而向警方防線進行衝擊,正是在這個理性的前提下驅使,單以「暴力」一詞作詮釋,是犬儒。

到了海洋公園巴士站內,只見群眾組成過百米的人鏈,傳遞物資,另一邊廂,前來提供物資的市民亦絡繹不絕。當救護車駛進駛出,除了有人主動開路,市民亦非常合作。這種「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令我為之動容的感覺,恕小弟才短思澀,無法刻劃。

人鏈短片

最後,疏理好思緒,我就開始懷疑,在當權者的暴政之下,手無寸鐵的市民也被視為暴徒罪犯般對待,這些如此專業的警員,究竟會變質成怎樣呢?

我感動,因為在這數星期,香港人終於醒覺,再次凝聚起來,歷史也翻開了新的一頁,我稱之為「新獅子山下精神」——互助、團結;我沉重,因為我不知道人群會否隨時散去,不知道警方會否全面鎮壓佔領場地,不知道真普選會否落實。但香港人,會銘記這一切——曾經一起爭取民主的決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