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旺角撤唔撤?

旺角撤唔撤?
廣告

廣告

眾多雨傘運動的集會地點,最具爭議性的,非旺角莫屬。大家對是否應撤離旺角,你一語我一言,討論氣氛熱烈。作為在旺角露宿多晚的普通市民,我倒也想來湊個熱鬧。
  
老實說,我不認為旺角自身有甚麼戰略上必然要守的原因,除了彌敦道和亞皆老街足夠開闊,一覽無遺,攪事份子無所遁形之外,我再想不到其他價值。此前我也完全沒預計旺角可以守這麼久。不過,歷經不知如何傳起的黑勢力流言、benz狂徒、愛字頭暴力踩場等事件後,旺角卻依然能夠堅守,我會說,在旺角留守的人心裡,MK已取替獅子山成為港人不屈的標誌。旺角的精神象徵意義遠遠凌駕於她的實質戰略意義──既然我們連黑社會都不怕,還有甚麼可逼退我們?
 
不少朋友說九龍區的確需要一個戰線,但不一定要是旺角。我同意上半部,九龍區有個規模不小的據點,至不濟都可以分散警力,逼警方雙線操作。至於下半部,我會反問:既然旺角這據點已經成熟,為何我們要冒險轉移陣地?
  
大眾輿論紛紛指責佔領旺角已嚴重影響經濟民生。對於這指控,沒有人能夠否認,重點是──影響有多大?是否在可接受範圍內?旺角集會的朋友,主要佔領的是亞皆老街和彌敦道,兩旁的店舖八成以上都是連鎖式金舖和只賣奶粉、鮑蔘翅肚的藥房。我不能說這些店就當虧損,但他們承受虧損的能力較高卻是事實。連鎖經營的金舖,大都在旺角其他地方有分店,顧客大可稍移玉步,不至拖垮整個集團;至於藥房,若然它們是在經營字面意義上的生意,這幾天理應其門如市,因為示威者對各種急救品、藥物、口罩的需求量都很大;很可惜,據我和不少朋友的經驗,旺角(及其他自由行熱點)的藥房,大都沒有賣這些物資,藥房伙計可能連生理鹽水是甚麼都不知道。至於鄰近的食肆,老實說,我沒看到有多少影響,反而夜宵時段有很多人在光顧。書店、服飾店、的士大佬等,或多或少有受到影響,但我認為大眾已經在高速習慣;據我觀察,至少女人街依然人氣高企,一街之隔,卻仿如另外一個城市。我想分享一個有趣小故事:警方在旺角出動防暴的翌日下午,我在新之城和先達之間,遇見大群市民圍在一起,大聲高呼「拉人、拉人」。其後警察到場把嫌疑人帶走,人群散開,我赫然見到兩個中年婦人,拿著一個個白紙盒,正在叫賣:16G金色、32G金色!民生、經濟,有受到嚴重影響嗎?
  
另外還有一種聲音,說佔領旺角已經令「佔中行動」變質,學生、市民正在被人利用,若持續佔領旺角,惹起民憤,恐會令真普選滿盤皆輸。
  
首先,我得澄清,大部份在旺角集會現場的朋友,從不認為自己在參與「佔中」。我們大都對這次「雨傘運動」的定位擺得很正,就是爭取真普選、保護學生。大台的義工對自己的身份定位也很明確,他們只當自己是一個訊息發佈中心,其餘一切都由市民自發。佔領旺角並非博奕任何一方所下的壞棋或者妙著,而是一個突發事件、一件讓全香港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的奇聞。若你無法看穿這一點,頑固地認為這是由誰誰掌控著的,難免會認為行動變了質。其實不少個集會的夜晚,大台都有邀請示威者上前,發表對佔據旺角的意見;某程度反映出,旺角現場不是由誰說了算,真真正正是民間發起的運動。對於這難以控制、難以預估的變數,我認為,與其在批判、在責難,倒不如切切實實地思考,如何能夠善用這個局面;反正你即使有千萬個旺角該撤的理由,市民不願撤,你也無可奈何。

各位關心旺角的朋友,我衷心邀請大家來旺角走一趟,嘗試當一晚旺角街頭露宿者,也許,你就會有跟此前不同的理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