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社運

佔領運動同時是證成過程

佔領運動同時是證成過程
廣告

廣告

香港的雨傘佔領運動已持續了兩個多星期,接下去會怎樣發展?結果是成功還是失敗?怎樣才算成功?如果失敗了,應該怎樣做?這些問題我都不懂得回答。至於提供策略,我更沒資格了;不過,有一點我倒想特別強調一下,這大概也不是我獨到之見,但值得寫出來。

佔領運動爭取的是真普選,為甚麼真普選對香港(的將來)那麼重要呢?如果只是說「因為民主很重要」,未免過於簡略,而對於不認為民主重要的香港人,這個答案甚至完全沒有說服力。要說服這些香港人,難道要向他們講解民主的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values)和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s)嗎?但這種抽象的論述恐怕也難以改變普羅大眾的看法。然而,這種論述並不必要,因為雨傘佔領運動的發展,本身就是一個證成(justification)的過程,證明爭取真普選的重要,也顯示了非用較激烈的大規模行動不可。

參與佔領運動的眾多香港人不會有完全相同的訴求,然而,有一點相信他們都有共識:香港現時的政治制度令香港逐漸「禮樂崩壞」,包括官商勾結、地產商壟斷經濟、官官相衛、傳媒自我審查、廉政公署今非昔比、政府漠視民意、政治打壓日益明顯和嚴重。爭取真普選,就是要從政治制度的改變來扭轉這個「禮樂崩壞」的情況,因為一個有民意代表性的政府必然要受民意監察,也必須回應大部份市民的訴求,絕不能只隨政府內少數人的意願而行。沒有人能保證有了真普選後的政府一定能扭轉現在「禮樂崩壞」的情況,但真普選至少是一個變好的必要條件。

假如這個共識是錯的,香港並非正在「禮樂崩壞」,那麼,佔領運動便出師無名;我說佔領運動同時是證成過程,意思就是佔領運動彰顯了香港「禮樂崩壞」情況之嚴重,我們看到的包括:

- 警方拘捕運動的學生領袖,搜查他們的住宅,查扣電腦,並且將他們拘留四十八小時,要出動人身保護令才放人。

- 有涉嫌黑社會分子多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有警員在場時毆打示威者。

- 涉嫌受僱人士公然包圍一間傳媒機構,阻止報紙運出;即使有法庭禁制令,在場警員卻不執法,甚至有人當場撕毀禁制令。

- 一班警察將一個示威者拉去暗角,拳打腳踢,而影到警員暴行的傳媒機構有明顯的自我審查動作。

- 梁振英政府完全沒有跡象打算回應參與佔領運動的眾多香港人的訴求,只是用盡各種手法打擊佔領運動。

佔領運動的確引致不少市民生活上的不便,有些人甚至蒙受相當大的經濟損失,他們有怨言,相信大多數參與佔領者都明白,亦因此而有歉意。然而,除非你先認定了甚麼學生被人利用和外國勢力作祟,又或者你完全不在乎上述的「禮樂崩壞」情況繼續惡化,不介意將來住在一個言論不自由、貪污嚴重、諸事靠走後門的地方,否則,你便應該支持爭取真普選。也許你贊成爭取真普選,卻不認為佔領運動是最佳的爭取方法,那麼,你有沒有別的方法可以提出呢?如果沒有,你可能說到底只是不能忍受佔領運動帶給你的不便,妄想有一個「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爭取方法。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