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舊「精英」難治絕望新世代

廣告
 舊「精英」難治絕望新世代

廣告

689政權既倒未倒之際,不甘寂寞的幕後黑手董建華已經敗部復活,以宣佈成立所謂「團結香港基金會」的名義,為嫡系的下任特首搖旗吶喊造勢了。事實充份說明,梁振英雖然當前在中央各派有所謂「五個堅持」(堅持一國兩制、基本法規定、挺梁、不流血、不退讓)共識下不會即時下台,但要連任已是絕對無望了。

事實上,政府政改諮詢報告出籠前,泛民之上海行會見主理港澳事務京官期間,李飛已經表明了出任下屆特首的三大必要條件,就是:一、人選必須「愛國愛港」,不可與中央對抗,避免當選後中央不委任的憲制危機;二、要有能力解決建制派分裂的矛盾;三、要避免出現福利主義。單是第二項,梁振英已不符合資格,何況現在不滿梁振英的不單止唐營的建制派,連工聯會的陳婉嫻,亦明言要重新考慮應否支持689。只是在中聯辦的指揮棒下,除了「意外英雄」田北俊外,沒有人夠膽帶頭開出第一槍,將中共的政治傀儡、如同《讓子彈飛》電影裏的假周潤發推倒而已。因此,獲習近平信任的董建華提前組班,正好說明兩點:一、中共沒有人才,只能翻用舊電池;二、做好兩手準備,應付隨時出現突變的亂局。

九二八雨傘革命爆發以後,香港已經再也不一樣,人心明顯改變,尤其是年輕的一代,不會再無條件地接受既得利益的上一代支配和決定一切。莫說佔中三子的兩名學者回校復教變相退出運動領導層對運動全無影響,反有利以學聯和學民思潮為核心的學生組織更可放手去與政府周旋,就是學聯和學民思潮作為領導,如果背離民意,例如爭取不到任何明顯成果便呼籲群眾退場,相信亦不會得到佔領者和廣大民眾的支持。

因此,看看董建華組成的所謂「社會精英」的智囊團名單,不禁令人失笑,全都是名副其實的過氣老倌,與今次雨傘革命主體的新世代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物。他們能否充份理解新世代的訴求,實在令人疑問。

今次雨傘革命如果是革命的話,其實並非狹義的奪權,推倒梁振英只是一個開始。因為以小圈子選舉和假民主的篩選來挑選只為功能組別利益服務的特首固然不會被民眾受落,即使落實真普選,如果不改變過去大半個世紀以來從上而下的管治模式,將新世代的聲音和意願納入管治文化,令香港成為一個真正自由、民主、公平、公義和保障人權的多元化社會,人人都有機會憑自身的努力上進,出人頭地,共創社會繁榮和安定,亦都不可能帶來真正的改變,解決長期困擾着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從而有效管治,促進社會和諧。

有說梁錦松是董建華造王的對象,以其疑似地下黨員身份和與地產霸權及外資的密切關係,的確是中共碩果僅存的理想人選。但梁錦松已無復當年的氣勢,明顯缺乏領導意志和管治信心,極其量只是一個政治阿斗,任人操控而已。最重要的是,梁錦松亦是與新世代脫節的「老餅」,半點新思維也沒有。連非我族裔新近成為香港人的馬雲也看到新世代是絕望的一代,今次參與雨傘革命,破釜沉舟,背城借一,一定要改變香港長期由一小撮人壟斷社會資源和支配一切的局面,否則決不罷休,屬於上一代認同的所謂「社會精英」的梁錦松卻沒有這種識見,由他來治理香港,又豈能扭轉乾坤,為社會未來主人翁受落?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