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科技—佔領運動背後最大力量

廣告
科技—佔領運動背後最大力量

廣告

佔領運動開始以來,中央、特府以至建制派議員不斷說佔領者背後有龐大的、來自外國的勢力、有嚴密的組織和部署,所以行動得到源源不絕的支援,並得以持續至今。類似言論在過去數周出自不同人的口中,口徑一致,就是佔中背後有一隻無形之手運籌帷幄,指揮整個運動。

日前立法會辯論有關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佔領事件,建制派紛紛高呼要徹查佔領行動的組織策劃及資金來源。有議員繼續天馬行空,說行動的動員、組織和資源都超乎想像,所以必定有不為人知的人或組織,在背後操控。

公審民間自發的社會運動,本身已荒謬絕倫。令人遺憾的是,部分議員寧願繼續跟隨主旋律製造假想敵來打稻草人,對參與行動市民的理念和訴求置若罔聞,他們根本不理解佔領者的龐大力量,不是什麼神秘人,而是互聯網和自由流通的資訊。

有議員說,佔領人士大量使用社交平台,例如twitter、Google地圖,令使用者離線時也可以點對點方式與附近用戶通訊的應用程式Firechat、提供保密功能見稱的Telegram和對講機應用程式,顯示他們有精密部署。以同一邏輯看,其實反佔領者的部署更加精密,何不調查在WhatsApp和面書找口罩漢時薪90元拆路障、日薪500元圍堵壹傳媒、二千元號召的士慢駛背後的「神秘力量」?

我對今次佔領運動其中一個最深刻的體會,是互聯網已經由原本分享和傳遞訊息的功能,演變成組織和行動的支柱,是社會運動不可或缺的一環,亦是社會運動範式轉移到由下而上的最佳例子。

從9.22罷課、9.26學界行動和9.28重奪公民廣場開始至今,佔領和反佔領者其實同樣利用網絡平台作政治表態、動員、傳播消息、發表論述、組織行動和支援。在社會行動前線,最重要的物資其實是網絡連接,因此9.28當天有謠言傳出金鐘會被中斷網絡而引發恐慌,隨時比防暴警察更可怕。

我認識一些希望以科技改變社會的IT人,他們很有心地自發組織,利用網絡應用分散式、實時協作的特性,在短時間內做出很多創新的平台和應用,例如整理訊息、支援佔領者的地圖、網上多台直播、收集打氣留言、撐小商戶和物資站的程式。我相信他們背後的力量不是什麼外國勢力和神秘人物,而是對香港的愛和爭取真普選的共同信念。

創新和科技不只是政府眼中用來發展經濟和創造金錢利益的工具,而是改變社會文化的一股力量。互聯網有能力帶來更民主、更開放、更自由的世界,難怪想阻擋這個潮流的人,看見新一代的年輕人會運用科技爭取他們要得到的社會公義,會如此懼怕。

只要愈來愈多人認識和懂得使用科技,他們就自然會運用創意推動社會改變。只為經濟發展而一面支持科技,另一面卻全不了解互聯網開放、自由、平等理念的人,是虛偽,還是無知。

原文刊於信報,同獲作者授權張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