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旺角社區團結

我們都是在旺角社區生活和工作的街坊組成的宣傳隊。面書專頁:http://goo.gl/REq7Y7 網誌

社運

佔領者的故事 · 之三:仗義小店

佔領者的故事 · 之三:仗義小店
廣告

廣告

公民記者:TC、Novia

低調的老闆說不要公開店名,也不要拍照,但大家肯定記得這家店。佔領初期,當旺角道依然是佔領區的時候,這家店外長期放着充電器,為留守者提供免費手機充電服務,後來這家店對開的路障建起了關帝廟,與仗義小店遙遙相對。

老闆看來三、四十來歳(他自言比小記大廿年)的大叔,說起話來有點「串嘴」。除了為佔領者提供充電服務外,老闆收舖後會到佔領區逗留半小時,亦會贈送物資,當問及他是否擔心因為高調幫助佔領者而遭反對者報復時,他說:「怕乜嘢,在旺角做咁耐生意,有乜未見過!」一句豪語,小記終於明白什麼叫旺角的浪漫。

佔領逾月,大家都關心運動的未來,對於運動如何走下去,老闆認為「好難講喎,呢個係一場好創新的運動,唔到我哋控制,堅持多一個月啦,見步行步,慢慢就會知道點行落去。」應該從沒有人會想像過有這一天:嬌生慣養的香港人竟然會有家不歸、有床不睡,而選擇在街頭紮營過夜,而且還要在彌敦道上。雖然未來是未知的,但理想是堅定的,老闆說:「民主、自由應該生而有之,政府的權力應該由人民賦予,人民有權去選擇自己的政府!」

每當有外國客、中國客來購物,老闆都樂於與他們討論:「啲大陸客同我講外國勢力,咩外國勢力啫,好多捐物資的都係無名氏。」外國勢力會否是i Phone?Twitter?Google Maps?果然,「最難忘係近排有個客來買i Phone 6,我收佢$6300,點知佢放低疊錢,總共$8000,叫我拎去買物資俾學生。呢段時間好多時都會有有心人來買嘢,叫我唔使找錢。」更令人感動是「曾經有附近老人院的姑娘,拎住好多物資過來,原來啲物資係老人院啲公公婆婆出錢捐過來。」儘管很多香港人月薪都沒有一萬四千元,但是大家都盡己所能,為這場運動出一分力。

訪問時臨近小店收工,小記不好意思打擾,追問多句對於辭職公投看法,老闆說:「公投的話立法會又會出現真空期,辭職的(議員)又未必能全部當選,無呢個(公投)必要。」

後記: 走前,小記看到店內有想買已久的藍牙耳筒,老闆見狀說:「見你哋都係學生哥,俾個好價你吧!唔駛急住買,俾你哋優惠一年有效!」面對老闆的熱情,小記不忍隱瞞:「嘻......其實我哋已經畢業多年了。」最後老闆給我們打了八折,小記開心了整個晚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