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做一晚孟德拉的感想

做一晚孟德拉的感想
廣告

廣告

做得嗰「一晚孟德拉」感想:

一 獄友之一,便是時代周刊封面中,在煙霧中手舉兩傘的人。好幾位獄友被捕後都受傷,甚至見血,需要入院驗傷,我是最幸運的,不值一提。

二 九龍的警署,不同於港島的警署多接觸示威者和政治犯,較好相處。一來沒後者的理解,二來佔旺以後雙方積聚了很多仇恨。即使碰巧抓我的警察為人不錯,然而被捕進九龍區的警署,一定有氣要受,不會好過。

(例子:一位阿姨顯然首次被捕,啥都不懂。她一再離座,嘮叨要打電話。警察除了吆喝,便是拖延,說由拘捕阿姨的女警負責,但她不在好久。當女警回來,姨姨當眾訴苦,說不知女警名字,如何找得著她。我便去看女警的警察証,想告訴阿姨女警名字。但女警即用胸前文件掩蓋警察証,警告我這樣瞧她有何目的--其實她的警察証垂至腰部,但用到這招我只能忍氣吞聲)

三 早上獄友在不同監倉,同唱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歌聲在長沙灣警署的臨時監房迴盪,迴響朗朗,而毛哥就在其中一倉--真係好有革命feel。

四 電影常見主角蒙冤入獄,在監倉練sit-up和掌上壓,準備出獄後討回公道的片段,我都做了。路過的年輕軍裝似感同情,笑問我做到幾多下,我直言當然遠不及他。但我相信,我們的心比警棍更堅硬,所以我們才會這樣選擇。我們願為公道而破碎;他們終要為其所為而償還。

五 預備保釋時在臨時拘留房,警察不憚在我們面前,說旺角再有人聚集,同事正「擸架撐」,出去見到就打。

六 對不起,我總是判斷錯誤:要麼力免被捕,盡記錄者的責任拍到最後;既已被捕,就應該盡抗爭者的責任坐到最後。好後悔警察叫我保釋便忙不迭答應,既不能在外與大家共患難,應當陪難友坐到法庭。

唯一的好處,就是提早保釋免遭法庭禁足;而且自己可有可無,不用出庭沾難友的光,受拍照報道。再次向兩邊的朋友道歉。

七 不知披露會見律師的情節是否恰當--當大家向黃國桐律師交代背景,得悉眾人為運動付出之大,他不禁動容。

八 旺角佔領區圖書館的書,在警察手下,恐已全部淪為垃圾。我頂佢。但黃之鋒便曾言,社會已經習慣佔領,政權已經適應,警察已經早有準備。反之我們士氣正值低迷。我們一定要還以顏色,但我以為收復旺角,真的不是最好的回應方式。我們要做到殺對方措手不及,並震撼社會的新行動。

九 有沒有和我心智同齡的老人家?好耐好耐以前,當無線亞視還未變時,英文台每隔幾年都會重播《月黑高飛》。本已經少看電視,這時便會爭電視再看。我另有聽OST的習慣,在監房中哼了好多歌曲,少不了《月黑高飛》的配樂HOPE。每次重聽必感動容,大家記得嗎?

十 坐得嗰一晚已經諗起《月黑高飛》;坐一兩個月我會諗啲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