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從兩個角度去看曾偉雄

從兩個角度去看曾偉雄
廣告

廣告

現任警務署署長曾偉雄,最近兩個月,只公開放話兩次,這一點我是覺得奇怪,也不會接受一些媒體的說法,什麼國家安全部門已經接手香港警察,並將曾偉雄架空。為何我有這樣『天真』的想法,因為我對香港心未死,也對香港警察還存一點點希望,原因就是因為我是一個退休的紀律部隊人員,前懲教主任。若果,我是信錯了,那就只好認命,也來一個『自求多福』。今天,想用兩個位置來看這位警務署署長;

首先,我會用一個前懲教主任的角度去談一下;

曾署長曾經為一宗極具爭議的拘補事件,在電視機前接受記者查詢,很欣賞他的作風,面不紅,耳不熱的就說是『低調通揖』,而在認人手續時,警方用了幾位外傭而受到質疑,他也答得很有條理,我較為欣賞他曾經說過一句:『為維護法紀道歉,是天方夜譚』。無論你同不同意他的說法,但個人是極之欣賞這樣的作風。絕對是一位有承擔的高級官員。

從不喜歡稱他為『禿鷹』,主要是我對他是有著一種尊重,而也會影響他在三萬名下屬的形象。從過去的一段時間,我是較喜歡和接受他的做法和作風。很多年前,曾經和曾署長有過工作上的接觸,就是在一次有接近一百名犯人在工場內打架,當時是報了警,案件交由港島區重案組處理。而當時,他好像是重案組的高級警司,當時我要到重案組三天,主要是陪幾位同事處理口供和協助警方更了解事件之始末。我是在重案組的辦公室見過他,也和他在辦公室開會。觀察到他的處事作風,也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辦公室所見,他是很多說話的人,但聽落也很有道理,而他很著重階級觀念。

在反高鐵示威的那個時候,曾署長還是副署長,有一位在警察部工作的後輩,他也算是高級官員,曾署長當晚就用很不開心的說話,問那個區的指揮官,點解唔拉到那些示威者時,將他們人抬走就算,而這些人一會兒就會走回示威的地方。當時,我的後輩就覺得,若果他做署長,一定拉很多人。果然,他是近十年拉示威人士最多的一位警務署長。

若果我是做警察的話,我一定喜歡這樣的署長,因為他和前任的鄧竟成署長作風完全兩樣,因為鄧署長對每事都抱歉,得名『Sorry Sir』。但曾署長處處都先維護同袍,這一點,現今不是每一位紀律部隊的高級管理層的長官能做得到,在紀律部隊人員來看,這位曾署長是很有承擔的一位署長,對於一些實幹的警務人員來說,應該是錦上添花,但對於一些能力不足,而靠著一些個人的做人技巧來處事的人,就會有點吃力。

從2012年元旦開始,我其實是減少參加遊行示威,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不喜歡一些示威人士會刻意去挑釁警務人員,對著警務人員什麼都罵得出,這樣的舉動我是不同意,總有一點不好受的感覺,可能因為我之前的職業問題。有時,走到街頭,心情是矛盾,但每的年七一遊行,一定不會少了我一份。

再從遊行示威者的角度去看曾偉雄

曾經和一些年輕的警察談起這位署長,我也告訴了他們對曾署長的看法;

由於我是有政治傾向和有著一份爭取民主的執著,因此,退休後,是有參加一些和爭取民主,改善民生的示威遊行。在2011年7月1日當晚,我也有份留守在中銀對出的馬路,而當晚,我沒有被補,主要是因為我收到電話,認識的一位年輕警察,他知道我在現場,他們很快就會到場拉人,因此,他便通知我,希望我盡快離開,免生尷尬,因此我便離開,而事實上我是預見不到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站在一個遊行示威的人士來看,這位署長在上任後,表現實在令大家汗顏,主要是他的舉動是強硬,首先是他的應對,每次回答記者的問題,從來都面不紅,耳不熱,什麼問題都一定有答案,而最重要他有他的理念是『執法人員要向工作道歉,是天方夜譚』,這句話一出,簡直全城哄動,而日後他的處理手法,也讓一些經常示威遊行的人感到非常之不安,而他算是近十多年,拘補最多示威人士的一位警務署長。因而被很多人士稱之為『禿鷹』,主要就是他的髮形問題。雖然,我也是上街示威的常客,但我不喜歡這樣的稱呼他。

還有的就是,他在處理李克強到港,有關港大的處理手法,在麗港城抬走一位穿著特別T恤的人士等,他都用他的語言技巧來應對,而事後,也被警監會批評,但也無阻他處事的手法。而在領導人來港時的部署,也是一時無兩。對於我們這些經常參加示威遊行的人士來說,是感受到壓力。

到今天的佔領行動,他竟然玩失蹤,真的是想不到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最後,必須提到一點,就是曾署長認為,警察不是服務市民,是維持香港社會秩序和治安,除暴安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