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元霸

閒事莫理,眾定莫企,天生頭盔不能移,不看女生看眾生 網誌

動物

一念仁,看眾生

一念仁,看眾生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 蘋果日報

No News is good News.

七十多天千篇一律的頭條,可能令傳媒人悶得發慌,難得有個廣告受到大家的「關注」,一天之內自然成為「報章熱話」,在面書內瘋狂「些牙」。

我對廣告內容並無太大感覺,然而卻對市民的留言很感興趣。

據報導,這廣告一天內收到550個投訴,以我觀察,相信很多投訴者都係愛狗之人。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到底是否我本身的問題而沒有感覺?

從Youtube睇完廣告,(原諒我很久都沒有接觸電視機),順道看看那個制作特輯;我便於深夜寫上這一篇稿。

網上看到一篇文章,廣告構思應該源於一個英國北威爾斯的童話︰有一天主人發現了自己的小嬰兒失去縱影,卻看到家中的狗狗滿身鮮血,二話不說便取劍將狗殺了,及後才發現寶貝兒子躺在搖籃之下,伴著一隻滿身傷痕的狼屍。主人深感後悔,並為狗狗豎碑作為紀念並流傳至今;相信這位作者是說《 Gelert 》這個發生在13世紀的故事。

狗狗出現在廣告並不是新鮮事,但一向都以「討人歡喜」的形象呈現在大家面前,豈料換了「戲路」卻勾起了軒然大波。

台灣導演不了解香港的「國情」,亦不明白為何劉德華不可以宣佈自己已婚,亞嬌不可以有感情生活一樣,戲內戲外,粉絲們總攪不清;所以CCTVB在香港才有生存空間,曹達華與石堅,永遠壁壘分明。

大家在指罵聲中,有沒有留意過一隻「演技」如此高明的狗狗?發怒,害怕,無辜,沒有一字的對白,只靠眼神微表情便能擁有鮮明的印象?陳宏一導演在片段中說,「我覺得『很像』是上帝派來的惡魔」,事實上,這隻狗狗完全演活了導演所委派給他的「角色」。

香港觀眾們是分不清「廣告片」與「新聞片」是有分別的。

「誤導呀!」如唐狗會創協人所指,「這會影響唐狗在社區內的認受性,亦會影響唐狗被領養的機會!」連愛護動物協會亦要求停播廣告。這是我想寫這篇文章的最主要原因。

是否香港只可以接受「歌舞昇平」?如果故事稍作更改,父親看到有傷痕的兒子,馬上拋開手上的一切,再致電到愛護動物協會接走那隻野狗,便是「政治正確」的「仁心」表現?

拜托,莽父都能感受到稚子的「仁」而拋開手中的樹幹,但對於要命的針筒,卻是誰也制止不了。這難怪愛協的廣告永遠都是「充滿歡欣」,難道愛協會邀請九把刀去拍一套香港的十二夜,讓人瞭解愛協是如何用「大愛」來協助動物往生?

若說該廣告是誤導,那些只強調收獲不談論付出的廣告才算是誤導吧。「還完Min Pay再去消費」,每個主角都笑容可鞠,之後呢?沒有再起便算是「不存在」?

狗隻在未有受過適當的訓練,在各種不同環境之下可能會「攻擊性」,相信那些寵物醫生亦不能否認吧。養狗本身是一門費心力的玩意,除了要處理餵飼糞便,便可能要面對傢俬的破壞,治療的費用,家居的清理。治養寵物要「量力而為」,很多狗隻之成為流浪狗,正是因為主人在飼養前未有足夠「現實」的考慮。

停一停,諗一諗,要考慮的,就是這些現實的問題。我有能力照顧牠嗎?物與家中各人能相處嗎?我的居住條件適合飼養嗎?我有耐性與恆心去對物作出合適的訓練嗎?

只標榜美好而刻意抹去現實,才叫誤導,每次新聞報告前演奏的國歌,你會對身為強國照顧而感覺自豪嗎?

事有正有反,不能只以片斷代替判斷,每個故事總有前因後果,總有背後的寓意。不同的人對相同的畫面都有不同的感受,你可以看到那握著樹幹的爸爸,同樣地也看到那保護野狗的兒子;你所得到的訊息,源於你是一個樣的人。

豈有君子以小人之心去度人?指嚇著野狗的棒,不是握在爸爸手中,而是存於大家的心中。

今天的香港,充滿偽善,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李元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