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rexx

來自獨立樂隊的說唱者。 網誌

勞工

工聯會出賣工人,是常識吧?

工聯會出賣工人,是常識吧?
廣告

廣告

早前立法會因男士侍產假草案進行審議。原本主張七日侍產假的工聯會,一如以往地打折,轉為支持三日侍產假,備受批評。對此,工聯會政治名星陳婉嫻竟然表示:「講到我哋出賣勞工權益,好老實講,絕對不接受」。

明白的,六四沒有死人,希特拉不是獨裁者,「袁木好誠實,李鵬係我地最偉大嘅領袖」.......的話,工聯會當然不是工賊。

工聯會這次不是出賣勞工嗎?我明明記得,2012年立法會選舉,工聯會的政綱清楚寫著要求立法推行七天男士有薪侍產假。然而,兩年後,他們卻未有堅持自己對選民的承諾,把七天男士有薪侍產假,變做遠低於本身政綱的三天男士有薪侍產假,企圖瞞天過海乎?

當民主派議員發現工聯會又「出古惑」,馬上提出修正案,要求侍產假日數改為七天,同時要求侍產假薪酬給予全薪。工聯會在場的七名議員在有關表決中,竟然不投票。該修正案明明對勞工有利,自稱「撐勞工、為基層」,為勞工爭取權益的工聯會竟然否決之。背棄政綱,主張「袋住先」,「工聯會不是出賣工人」?說這句說話的,不是無知,就是無恥。

前學聯副秘書長林兆彬曾評論,「假如工聯會企硬,與泛民一起反對政府的建議,或許可以迫使政府不理會商界的壓力,推出7天侍產假」,我是認同的。可是,工聯會會這樣做嗎?

不,因為根據往績,工聯會出賣工人,是常識吧?

香港英治末期,由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提交的《集體談判權條例》及多條與勞工權益有關的私人條例草案,對工人爭取權益極為有利,可是最後呢?工聯會為首的一班建制派帶頭否決,使工人屢屢被剝削下,不得不採取激進方式抗爭。

紮鐵工人大罷工,就是因為工人感到被工聯會紮鐵職工會出賣工人利益,所以轉而向職工盟求助,最後工人的日薪加至860元,每天工作8小時至下午5時45分。整個爭取過程中,紮鐵職工會只在最後無視工人意願,與商會私下洽商,執死雞領功。

最低工資立法,他們亦表示會曾力爭$33。結果呢?接受$28的最低工資定價。2011年,政府想推行施捨式的600元低收入人士交通津貼,不肯行雙軌制(即是以家庭或個人為單位均可申請),堅持要以家庭為單位申請。身為勞工界代表的工聯會,竟然又轉軚,不肯堅持雙軌制。

2013年碼頭工潮爆發之後,一向自稱為工人爭取權益的工聯會,竟然喝了「隱形水」般不見蹤影,網站亦在這重要時刻更新工程。更有人發現,有工聯會成員出任HIT管理層,有份剝削勞工,撐勞工竟變成與商家狼狽為奸。陳婉嫻竟然解釋他們不介入,是因為職工盟正在帶領談判,如果他們「入場」會容易引起混亂。對於為何他們不介入,引用許sir名句,大家「心中有數」。

當然,不要得失商家嘛,大家自己人,更何況沒有錢,怎可能繼續以蛇齋餅糉收買人心?

工聯會除了蛇齋餅糉,幾乎就只有工人醫療所、工人俱樂部、職業再訓練中心、就業輔導中心。站在工人的立場爭取勞工權益?可以說是「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半分鐘也沒有」。工聯會的「撐勞工、為基層」,就是「一細啖砂糖,一大啖屎」。看著他們掛在社區內「邀功」的橫幅,不知就裡的小市民,還把狗熊當英雄。

老實說,中共的維穩機器何曾當你是人,為你爭取一個人應得的權利?我們只看到,他們把港人當豬一樣對待,用豬餿養得你們聽聽話話,在豬圈中自得其樂,血肉被宰割也不知。

如果你甘於做一隻豬,就票投工聯會等建制派吧!如果你認為自己還有人的尊嚴,就用選票趕走這幫工賊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