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巴勒斯坦代表隊的故事

巴勒斯坦代表隊的故事
廣告

廣告

巴勒斯坦,一個你只會於國際新聞時段聽到的國家,一個長年被戰火摧殘的國度。而足球,本身就是草根階層的運動,是勞動階級於週六下午逃離沉悶工作的藥方。當巴勒斯坦碰上足球,就令足球從草根階層的忘憂草昇華至國民逃離現實戰火的藥方。

今屆亞洲杯,出現了一隊意想不到的參賽球隊 – 巴勒斯坦。巴勒斯坦於1998年才正式獲FIFA認可,授權參與國際賽。巴勒斯坦自1998年正式被列入排名至現在,平均世界排名為153。在去年初仍排世界第165位的他們,於最新公布的排名榜上已殺上至第85位﹗2007年,他們曾因隊中大部份球員未獲發簽證進入新加坡境內而未能出戰作客新加坡的世界杯外圍賽,更因此被FIFA重罰剔除該隊於當2010世界杯外圍賽的參賽資格﹔但在2015年的今天,大半隊都是半職業球員的他們卻首次打入了國際賽事的決賽週﹗

或許你會認為,用7年多的時間,從165位爬升至85位不算很輝煌,不過當中的辛酸、努力、堅持和勇氣卻不足為外人道。有些國家在有心提升足球實力下,大灑金錢改善設施,改良青訓,擴闊觀眾層面,推行商業化以尋求更多資金,讓球員專心致志提升技術水平。但以上這些條件對巴勒斯坦而言,全都屬奢侈品,因為巴勒斯坦面對的現實層面問題和別國截然不同。不少人會說,體育和時事政局不應混為一談,對不起,在巴勒斯坦這個國家,將兩者分開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在這個社會中,衝突幾乎每天都於來自不同背景不同階層的人之中產生,政局動盪和局勢不穩猶如家常便飯,導致不同程度傷亡的襲擊更是無日無之。才上任兩個月的領隊Ahmed Al-Hassan亦不諱言,指出球隊上下都希望可以透過球隊去達致一個政治目標:即使有無數阻撓,我們亦可以建立一隊有力爭取成績的足球隊,正如我們值得擁有自己的國土一樣。足球提供了巴勒斯坦球迷對自身身份的認同,也讓國內的境況被更多人知道。


2008年,球隊與約旦對賽前的祈禱儀式

巴勒斯坦由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組成,各地區的主權問題令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長年累月在巴勒斯坦的領土上以炮火和導彈作交流,而戰亂頻仍令兩大地區之間的往來很多時都被封閉。巴勒斯坦陣中現有9名球員來自約旦河西岸,7名球員來自加沙地帶,另有4名以色列籍球員及3名從國外歸化的球員。考慮到上文提及獨特的地理環境因素,即使只是想齊集他們一起操練也不是易事,不少操練課都因球員無法集合在一起而告吹。不止練習,就連比賽也同樣受影響,巴勒斯坦自上世紀70年代末的第一屆聯賽起,到2009年這30多年間,只有不足10季的聯賽能夠順利踢完所有賽程﹗球場邊由幾排警察駐守以防衝突發生是國內足球比賽中最常見的場面。2006年國內一場杯賽半準決賽,由於球場更衣室未及重建完成,令球員只能在球場上更衣和接受教練指示。更甚的是,這場球賽更是在無聲無息中開始,一直到上半場中段還未見球證身影,結果上半場尾段才見到一位身穿黑衣的人氣呼呼的跑進球場,原來,他於趕來球場的路場上,被困在軍方控制的檢查區哨站中。

以下是幾件有關巴勒斯坦足球員的大事。2004年,天才中場Tariq al Quto 被以色列軍隊所殺﹔2008年,三名球員在加沙地帶的衝突中被殺,同年,國內的傳奇射手,在國家隊中入球歷來第三多的Ziyad Al-Kord的家被導彈炸毀﹔2012年,曾是出色球員後轉任教練亦廣受尊敬的Ahed Zaquout由於家門被導彈擊中而喪生,同年,國家隊成員Mahmoud Sarsak因被發現與伊斯蘭組織有關而被拘禁3年,最後全因他3個月斷斷續續絕食,加上柏天尼和白禮達出面施壓才獲釋,隊友Omar Abu Ruways則沒有那麼幸運,一直被拘留至今。去年7月16日,4位9-11歲的兒童於加沙的一個沙灘踢足球時突然被從以色列發射的導彈擊中,結果就在他們享受在我們看來只是平常事的足球樂時突然喪命。6星期後,他們的親屬再次集合在球場,向4位兒童致敬,也進行一場足球賽:因為這是他們的最愛,也是大家暫時逃離現實的好方法。一位是義工的發言人稱,這是一場未完的球場,故此我們想由當日的生還者去完成比賽。

在去年5月的挑戰杯擊敗菲律賓奪得亞洲杯參賽資格的巴勒斯坦 (上圖),兩個月後國內爆發另一輪戰亂,共二千多人喪命,二萬多人家園被毀,26位巴勒斯坦運動員的性命也被奪去。考慮到這種背景,連同上文提及的惡劣環境,加倍說明了巴勒斯坦這次成就的難能可貴。亞洲杯的賽前,球隊門將兼隊長Ramzi Saleh說,他們會好好享受這次比賽,盡情展現技術﹔而將會客串前鋒的Ashraf Nu’man (下圖) 則希望趁這個機會向全世界傳達一個訊息,讓大家知道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的連番阻撓,戰火連連下,依然熱愛運動、熱愛生命、熱愛和平。

巴勒斯坦是今屆亞洲杯的超級大冷門,昨日亦一如所料地以0-4慘敗在日本腳下,但賽果並不是焦點所在。這是一個美麗的神話,他們成功入圍,戰勝的不單是外圍賽的對手,還戰勝了國內的貧窮、戰亂和混亂的政局等一切一切,一個有關足球讓人民暫時抽離於戰火和性命安全的恐懼。已故的偉大人權領袖曼加拉曾說過,運動有力改變世界,因它能令人團結起來,而巴勒斯坦的故事正是完美的示範。領隊Ahmed Al-Hassan說,他們有力創造奇蹟,事實上,在很多人眼中,他們已經創造了奇蹟。巴勒斯坦在今屆賽事的成績方面當然不抱任何期望,但足球在面對眾多惡劣因素中仍能在巴勒斯坦茁壯成長,甚至成為該國人民忘憂的良藥,絕對可喜可賀。

延伸閱讀一: Palestine Asian Cup
延伸閱讀二: Palestine Set for New Dawn
延伸閱讀三: FIFA Palestine Profile
延伸閱讀四: Palestinians Hope Footballers Can Put Them on the Map
延伸閱讀五: Palestine Making Miracles In Adversity

原文刊在此
Box to Box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