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國際

IS的「網絡聖戰」

IS的「網絡聖戰」
廣告

廣告

文:泡泡

1月12日,當奧巴馬正在向美國人民發表網絡安全講話的時候,他大概沒有料到,與此同時,自稱來自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以下簡稱IS)的黑客劫持了美國中央司令部的Twitter和Youtube賬號,數十名美軍士兵的個人信息及宣傳IS意識形態的視頻被公開

不同於以往管理混亂、結構松散的恐怖組織,IS顯然非常精於現代化管理。蘭德公司的智庫報告指 出,IS擁有一套與現代公司非常相似的運作模式,包括復雜的官僚體系、完整的晉升機制、招募機制、「聖戰烈士」家屬的撫恤機制,等等。除此之外,IS深諳社交媒體之道,活躍於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多個平臺,通過它們來輸出意識形態、招募新成員、動員線下恐怖活動。

網絡哈裏發國和它的「網絡聖戰」

在入侵了中央司令部的社交媒體賬號之後, Twitter上出現了一條帖子稱,「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網絡哈裏發國在繼續它的網絡聖戰。」

2014年8月,IS發布了美國記者詹姆斯·福利(James Foley)遭到斬首的視頻,並在網上迅速傳播開來。這次高調的攻勢頗有些向西方正式宣戰的意味:一場關於的社交媒體戰爭正在IS和西方國家之間拉開

IS 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社交媒體戰略。以twitter為例,根據IntelWire.com編輯伯傑(J.M. Berger)多年來的追蹤研究,twitter上有數千個與IS有關的賬號。這些賬號包括:自稱武裝人員的用戶,自稱是支持者的用戶,還有一些賬號表示他們與IS無關——這被認為是一種規避twitter審查的策略,撇清關系能幫助他們避免賬號被封鎖。這些賬號大量轉發彼此的twitter信息,並向各類政府賬號、媒體、名人發送信息,附帶的內容包括:宣傳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文字、恐怖活動的圖片(如斬首圖片)、甚至是對美國的威脅。

普通美國社交媒體用戶也通過社交媒體來「反抗」IS。華爾街日報曾經報道,當IS支持者使用標簽 #amessagefromisistous(譯:「ISIS致美國的一條信息」,ISIS是IS在成立初期的名稱縮寫)來發布一張背景為白宮、前景為IS旗幟的照片時,許多美國人也用了同樣的標簽,展示美國的軍事實力。這樣,當twitter用戶在搜索#amessagefromisistous 時,就不光能搜索到IS的威脅照片,也包括許多美國人回擊的言語和圖片。當詹姆斯·福利被斬首的殘忍圖片在twitter上流傳開來的時候,#ISISMediaBlackout(譯:「ISIS媒體屏蔽」)的標簽也同時流行起來,告訴人們應該停止傳播斬首圖片,轉而傳播詹姆斯·福利的生活圖片。

「社交網絡比清真寺更有號召力」

伯傑認為,IS不僅註重內容的生產,也特別關註內容的傳播,他們曾邀請營銷、公關和視覺產品專家共同出力,保證「誘人」的信息以「合法」的形式出現,以獲得最廣泛的傳播力。

例如,IS在Youtube上發布的視頻畫質通常都非常高清,發布的頻度也非常高。相比之下,另一個恐怖組織——基地組織則「遜色」得多。它的領導人本拉登在東躲西藏的那些年裏,只能定期向少數電視臺傳送視頻,通過模糊不清的畫面向外界發聲,這也大大影響了它的傳播力。

根據美國戰略安全情報咨詢機構蘇凡集團的一份報告,迄今為止至少有3000名中東國家以外的公民奔赴中東加入IS,他們大多為出生在1980年以後的年輕人,既有在西方國家長大的穆斯林也有非穆斯林。他們在西方國家大多處於社會的邊緣地帶、缺乏認同感,通過facebook、twitter和一些中東本地社交網站了解到IS的理念和現狀。倫敦大學國王學院高級研究員西拉茲·馬赫認為,在現代社會,社交網絡比清真寺更有號召力。

為了更好地吸引年輕人,IS甚至還特別開發了一款名為「聖戰模擬器」的遊戲。從它的預告片來看,這款遊戲模仿了當下流行的計算機遊戲「俠盜獵車手」,但改換了角色。在「聖戰模擬器」遊戲中,玩家可以劫持軍用車輛並將其引爆。他們開著印有美國警察局標識的警車飛馳而過,槍擊學校或商業建築群。玩家每成功射擊或引爆炸彈都會獲得加分。值得一提的是,遊戲中的犯罪嫌疑人並非戴頭巾的恐怖分子,而是留著長發的美國少年,身穿風帽上衣,頭戴針織羊毛帽。

網絡公司的反抗

面對IS等極端份子的社媒攻勢,也為網絡社媒公司提出了傳播管理上的難題。從現有的政策構建來看,twitter、facebook、Youtube之類的社交媒體網絡公司,針對如何應對極端情況的政策仍然尚未成型,標準界定也並不清晰。

例如,詹姆斯·福利斬首視頻最早出現在Youtube上。由於它違反了Youtube關於「視頻內容宣揚恐怖主義」的禁令,被很快撤下。根據紐約客的報道,YouTube擁有一支24小時「政策執行隊伍」,他們會復核標記過的內容,並決定視頻是否應該被撤下。內容要求是:視頻以服務新聞或是紀錄片為目的的情況是被允許的。這意味著:一家新聞網站是可以上傳一則包含福利被殺片段的新聞視頻,但是一家登上國務院名單的恐怖組織是不可以上傳的。YouTube拒絕解釋如何區分這些情況,也拒絕提供政策制定的相關信息。

Facebook對此也沒有明確的界限,它根據每個具體實例的情況,來決定是否撤下令人不安的內容。如果用戶看起來崇尚暴力,或是像YouTube一樣,上傳者顯然是恐怖組織成員。Facebook經常會撤下有冒犯性的內容。但是相同的內容被用來提高公眾意識,公司通常會允許它存在。根據這樣的標準,如果有張顯示ISIS殘暴的照片被一個為福利的遭遇感到憤慨的人上傳,Facebook可以不刪除。

對這些網絡公司來說,如果一個賬號被認定為是IS開設的,他們有權力並且應該關閉它。因此,美國和歐洲可以通過關閉賬戶來部分阻斷IS的社交媒體行為。然而,由於建立新賬戶的成本非常之低,在這些平臺上建立新賬戶的速度幾乎和關閉IS相關賬戶的速度一樣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