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大陸2015凈網運動啟動 網絡管制被正當化

廣告
大陸2015凈網運動啟動 網絡管制被正當化

廣告

文:卿子衿

2015凈網運動已進入狀態,網信辦一次性關閉了133個微信公眾號。中國當局推出網絡安全審查制度正在被合法化。

2015凈網運動已啟動

據19號官媒報道,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宣布關閉「這不是歷史」(微信號:zhebushilishi)等133個微信公眾號,給出的理由是「傳播歪曲黨史國史信息」。國家網信辦有關負責人稱「接到了網民舉報」,微信平臺中一批公眾號以「揭秘」、「真相」為噱頭,打著「你不知道的歷史」、「這才是歷史」、「我知道的歷史」等旗號,捏造事實,歪曲歷史,混淆視聽,大肆傳播歪曲黨史國史等違法和不良信息。查看微信可見,在「舉報」功能中有一個選項就是「政治」。

去年國信辦頒布的《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簡稱「微信十條」)明確規定,即時通信工具使用者應當承諾遵守法律法規、社會主義制度、國家利益、公民合法權益、公共秩序、社會道德風尚和信息真實性等「七條底線」。其中第七條備受矚目:「新聞單位、新聞網站開設的公眾賬號可以發布、轉載時政類新聞,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資質的非新聞單位開設的公眾賬號可以轉載時政類新聞。其他公眾賬號未經批準不得發布、轉載時政類新聞」。這裏提到的「時政新聞」也包括評論和經濟新聞,也就是說,只有被體制認可的機構才有談政治的權限。

報道稱,這133個微信公眾號「傳播歪曲黨史國史信息的違法違規行為,突破底線,違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嚴重擾亂網絡傳播秩序,執法部門理應依法予以嚴厲處置」。明顯是指政治原因,同時也透露當局對騰訊公司在政治方面的自我審查 「效果」不滿意

無法逐一查證被關閉微信公眾賬號所發布的消息的真實性,但當局聲稱「正確」的歷史早已失去公信力。大批歷史研究學者、以及在各種政治運動中受害的人士,一直批評中國依照意識形態寫歷史的方式,其中對近代史,尤其是1949年後的歷史質疑最多。中央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余英時曾表示:中國大陸從1949年到現在沒有歷史,有的都是假歷史,是為了政治宣傳而造出來的偽歷史。要揭穿偽歷史,只有將來學術完全自由以後,資料開放,根據原始資料說話才可以。

美國密歇根大學教授費維愷教授認為:50與60年代的中國史學研究從研究「實際發生了什麼事」變成「證明應該發生什麼」(階級觀點),歷史淪為政治活動。對於中國通史的歷史修正主義,目的是以馬克思主義來解釋中國歷史,歷史在很大程度上成為「政治工具」。

騰訊「雷霆行動」協助管控

騰訊公司曾在去年4月發布《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範》公告,其中第四條「遵守當地法律監管」中寫著:微信公眾帳號用戶及運營者應避免因使用本服務而使騰訊卷入政治和公共事件,否則騰訊有權暫停或終止對你的服務。被視為警告「莫談國事」的自我審查。騰訊公司在本月20號發布的《2014年雷霆行動網絡黑色產業鏈年度報告》中顯示,截至2014年12月,騰訊協助偵破網絡欺詐案件200余起,打擊違規公眾賬號8.5萬個。但這「八萬五千」個公眾號都是涉嫌「詐騙」嗎?騙了什麼?沒有詳細說明。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微信公眾平臺上有超過580萬個公眾賬號,這就使微信這一原本被單純定位為社交工具的應用開始承載了一部分媒體的功能,這大概不是騰訊公司的預期。社交才是騰訊最為倚重的根本,對於騰訊來說,相比社交,媒體效應的價值不大,更重要的是,其潛在的「危險」在黨管媒體、嚴控言論的中國大陸是較大的。自媒體的大量湧現,對體制的宣傳壟斷意識形態管控形成巨大挑戰,一直是當局倍加警惕的部分。凈網運動聲稱「維護網絡安全」,但其打擊對象的範圍和重點來判斷,卻也顯示出執政者面對上述挑戰的不安全感。

似乎還不止公眾號,個人賬號在通過墻內平臺傳播普世價值相關思想時也存在一定「危險性」。據近日自由亞洲報道,廣州民營企業家、民主人士梁祝強的家屬公布警方出具的相關文書,表明梁祝強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準逮捕,至今已被關押40天。有網友透露,梁祝強長期在QQ等社交平臺發布宣揚憲政追求民主的文章。

網絡管制被正當化

據官媒新華網報道,1月18號,中國智能終端安全產業聯盟在張江高科技園區成立。中央網信辦有關負責人在此間透露,其組織起草的「中國網絡安全審查辦法」,將於下月提交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審議。報道認為「這意味著,中國即將推出網絡安全審查制度,維護個人與國家信息安全」。評論認為,此舉是中國政府將扼殺網民言論自由的監控管制公開化、合法化的標誌

該報道援引工信部數據預測,今年中國信息安全產業規模將達到約700億元水平。並稱,此次「中興通訊、騰訊、阿裏雲等產學研主體,發起成立中國智能終端安全產業聯盟,將促進智能終端安全的國標建立,推進相關行業規範發展,在國際網絡安全新格局構建中形成更多中國話語權」。意為欲將中國式管制模式和中國當局意識形態向全球輸送。

該「審查制度」中標註的「審查範圍」是:關系國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的系統使用的重要技術產品和服務;審查重點包括「可控性」,在管理方法中註明的是「對不符合安全要求的產品和服務將不得在中國境內使用」,這是否意味著翻墻軟件將被正當化審查?是否意味著翻墻軟件必須經由當局指定的部門開發已確保其「可控」才能在大陸使用?翻墻的意義就在於脫離政府的言論管控,而在政府控制之下「翻墻」究竟還有什麼意義?此外,使用境外開發的翻墻軟件的用戶將面臨什麼,是否會被治罪?該「制度」中沒做相關說明。

曾經有觀點認為,當局的網絡審查是在經濟利益與政治風險之間的權衡。但從目前的形勢判斷,當局的砝碼更傾向於「意識形態維穩」,打壓和管制愈加凸顯。而網絡管制對商務、學術等與經濟相關的影響可以通過開辟特許渠道予以滿足,如在政府可控範圍內翻墻。

該「審查制度」中還列舉了「美國進行網絡安全審查」的內容,以期為中國網絡管制提供正當性。據美國之音中文網報道,去年3月,在華盛頓舉行的美國第十屆網絡政策大會上,與會的美國網絡專家學者對中國網絡自由現狀提出了尖銳的批評和建議。其中與會者美國非盈利組織科技自由的主席貝林•索卡(Berin Szoka)表示:對於中國面臨的網絡自由現狀,美國可以起到更積極的作用。「首先,美國應該以身作則。目前美國關於加強網絡監管的打算最糟糕的一點,就是使得其他國家有了使網絡審查和管制正當化的借口。其次,美國應該提供更多突破封鎖技術的工具,但現在對於這些技術的出口還有很多限制。」

在去年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面對中國當局熱捧的互聯網經貿,美國總統奧巴馬回應稱:「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個人集權的速度超出了其歷屆前任,在相關人權領域打壓異見人士、染指民族主義導致鄰國不安等也具有危險的一面」。

原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