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輸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與三峽巨壩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與三峽巨壩
廣告

廣告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田北辰透露,高鐵一地兩檢中央未拍板,當局已預設深圳關卡,最壞打算兩地兩檢,屆時「慢過」直通車。工程嚴重滯後,難保2017年通車,造價暴升至九百億,超支四成,擔心爛尾;而港府曾推算二○二一年前無法一地兩檢,西九龍總站內地部門進駐的大堂,改劃成商店及展覽場地。

此事使人從容思考:當時錯誤通過,不如懸崖勒馬。

高速鐵路本來是好事物,在香港地下滾動二十餘公里,則屬於「除笨有尖」﹝除掉愚蠢之後的精明!其實還是笨﹞,因為,深圳福田鄰近落馬洲,東面上水,西南連北迴線 ,一左一右,南北乘客正好自由選擇,讓內陸及境外自行疏導來往,這也是「落馬洲支線」與「北迴線」疏通新界東西兩線鐵路沙田區及錦上區的功能設計。
大陸四縱四橫的高鐵原先並未計劃直達西九,後來才有此議,議論紛紛之際,黃衍仁等年輕人發動「苦行」,「苦行」曾遭某些徙置區居民嘲笑辱罵,不明白「大白象工程」最欺負窮人。反對聲音越來越大,立法會投票當天,場外聚集數以萬計反對者,圍繞立法會跪地「苦行」的人由小學生到古稀老者一百多,震撼感人,可惜,眾多市民即使醒悟香港段「26公里、時速二百以下」完全是「假高鐵」,在投票通過之後竟然乖乖散去。筆者至今不瞭解明知政府和建制狼狽為奸,為甚麼馬上放棄,大概是初生之犢「學民思潮」尚未誕生吧!
長江三峽巨壩「米雖成炊」十幾年,反對者指陳的危機陸續浮現,唯一未成真實的是──敵人投彈爆破或地震山搖地撼,其餘如壩前淤積、營養過度、山體滑坡、下游乾涸、淨化失調,等等科學可預估之事,無不嚇壞人。看來,周恩來「搞不好炸掉」,是解決毛澤東「頭頂一盆水」威脅的「鄧小平真理」!不是嗎?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三峽巨壩要靠毛周鄧改為娛樂場,是「塞翁得馬,焉知非禍」,所謂三峽論證幾十年,一來意見幾乎一面倒,反對者水利大師黃萬里教授被禁足大學講台,臺灣代表黃順興被阻止發言,人民代表大會頭一次三分之一票投反對、棄權、失效,海內外雀躍萬分,以為人大敢於不作橡皮圖章,卻萬萬想不到「三分之二同意 」等於「全國人大通過、不是共產黨高壓反民主」,簡單說,全民買單。

香港十七年的經驗,不但年長一輩有林行止、李怡、練乙錚、陳健文、戴耀廷、陳雲、劉銳紹、程翔諸君,新世代更是後生可畏,政黨亦有不少明白事理的人,權衡得失輕重,應該讓「假高鐵」自然死亡,善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