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佟傑

傳媒人,願化蝶為利劍。日常行止中,深信真相,尤愛真理。 網誌

政經

請不要向反對者抽刀

請不要向反對者抽刀
廣告

廣告

近日,有關「懷仔」的新聞,慘不忍睹。剛好收到一則Whatsapp傳來的道理,跟大家分享:

「1. 吳克儉,仲有教聯,見到極右本土派貼街招,就撲出來「非常遺憾」,廣西社團總會單嘢,以交流團作餌引導學生拍撐政改影片,又唔見你哋「非常遺憾」,又唔見你出聲,仲話係個別事件。維護懷仔同其他小朋友,大家唔該一視同仁。

2. 成件事,陳婉嫻如果從社運界團結的前途著想,從一開始就不需要咁高調,全程公開真人騷,為乜?搏掌聲?以嫻姐同政府的關係,其實可以低調做。

3. 聲稱十二歲的懷仔,不論外表,不論佢身世,不論佢有無郁手打過人,最後遣返深圳也好,做咗難民又好,唔使講,就算他只是個「稻草人」,都應該有接受教育的機會。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裡,兒童「發展權」應該包括教育稻草人。不過我又覺得,若懷仔父母健在,遣返是應該的,但調查可能曠日持久,拿「行街紙」時間漫長,不問他是誰,都應該「讀住先」。

4. 聲稱十二歲的懷仔,當年被父母拋棄,輾轉來到香港,無論法治社會程序是否正義,生活了九年,都不是他的錯,是「人大」的錯,他只是一個悲劇,左膠右膠的一場悲劇。

5. 孔夫子教落「不教而殺謂之虐 」,收生何錯之有?況且只是初步評估,可以通過了才反對,就算表達不滿,對象應是政府與入境處,到時堅持「有教有類」就可以。

6. 但是,示威完畢,本土派完成展示任務,又為何不立即派人清理標語,要小學生自己清理,繼續令學生受到不必要刺激?

7. 那個女學生痛哭時,情急說了句「犯咗法又點喎!點解要貼呢啲嘢呀? 」好多人唔同情「懷仔」我明白,但我知,呢個妹妹一定係關心學校想幫手清潔標語;我全都知道,她只是說話直率,點解唔可以畀一點體諒?點解仲要討論。

8. 點解咁多人對不夠12歲的小朋友,咁多要求,咁多批評?我自己12歲的時候,就同人當街爭嘢玩講口講手;我有位女仔朋友,12歲的時候,就問誰未發聲了。點解今日發聲前,要有咁多質疑與自我審查。

9. 至於很多人說,不能開此先例,等同吸引大批兒童偷渡來港分薄資源。那就向政府施壓、表達不滿,為何把矛頭指向《獨媒》,或者《熱血》,又或者今天仍願意走上街的年輕人。

請不要向反對者抽逆刃刀,不要向雞蛋問責,不要鋤弱扶強,不要反「共」反上腦。」

讀完後,我嘩了一聲,對箇中邏輯嘖嘖稱奇,用Whatsapp語音回了一句「你係咪鬼」,可惜截稿前,暫未獲這一位「消息人士」回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