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政經

「懷仔」事件背後的陰謀

廣告

廣告

「懷仔」的故事近日成為城中熱話,究竟香港發生甚麼事?有人擔心日後入境處開綠燈讓更多內地人用此方法來港取得居港權;有人擔心建制派藉此挑起本土派激烈行動轉移政改問題;更有人認為只是陳議員沒有腦袋聽了親中央嘅社福機構社工以為可以藉此吸納新來港市民嘅選票。

作為社工的我,就「懷仔」一事有以下的思考:

(1)既然施恩莫望報,那為什麼陳議員要開記招大肆宣傳呢? 到底陳議員是否利用炒作這新聞來為自己吸引一些曝光率,甚至利用事件來轉移市民的焦點,引發支持和反對者另設火線,大家便忽略了政改問題。

陳議員說不後悔開記招,因為她認為這樣才能給予入境處一定的壓力。可惜,根據陳議員的「功」績,過往針對政府的政策發聲時也是起初雷聲大,之後連雨點也沒有,甚至轉軚支持政府放棄選民。不幸的是,不少市民並不會留意陳議員如何跟進下去,更會誤信她的「付出」,一班數字龐大的新來港人士,日後將會成為她的鐵票。

(2)開記招時坐在陳議員身旁的社工,究竟是否已深思考慮高調開記招對「懷仔」和婆婆的利弊和日後有機會面對的壓力或衝擊呢?本人之後在電視看見新家園的服務總監解說整件事件,真的想問作為社工的宗旨是甚麼。是協助權貴達到目的,還是真心考慮服務使用者的利益呢?

在協助處理「懷仔」一事上,如果有議員或社工本著私心,希望能做點事來「拉攏」新來港人士,更把市民的視線從普選的議題上轉移到小朋友身上,那實在叫人感到極為鄙視和難過!

本人偏向:

(1)在理解「懷仔」的個案後,如無特別的人道或恩恤原因,當然「懷仔」也不能破例留港,需要盡快安排遣返回國。「懷仔」事件令我想起幾年前院舍內一名沒有人能照顧的孩子,他也是以「行街紙」暫時批准留港,他由小學讀至中三,於他足18歲時正式返回國內生活。我們不需要為遣返他往那一個省份而煩惱,因為他已有能力在國內找工作養活自己。對於「懷仔」日後會否取得本地居留權,我實在看不到他有任何機會;

(2)在香港調查的這段時間內,基於人道理由,安排「懷仔」到合適的學校上課學習是需要的。在調查期間,安排基本教育予孩子,這本來是兒童的基本權利。沒有機會受教育,對孩子的心身發展有一定的影響,婆婆也真的有困難去管教一名開始進入青春期又被父母遺棄的孩子。可是,為何我們那麼擔心呢?甚至在他準備應考的小學大門張貼大頭相,舖天蓋地的文章恥笑他。我相信大家絕不會對反叛或頑劣的孩子作如此大規模行動吧!大家的反應源自對香港的擔憂。不少人說讓這些孩子上學,只會「開綠燈」予偷渡兒童,日後助長更多內地人士偷渡孩子來港,更會合理化國內人士來港生雙非或單非兒童。可是,雙非兒童的問題是反映中國並不能成為市民安居樂業及培育孩子的好地方,令父母費盡心思來港生育。真正問題是香港沒有決定權控制單程証和雙程証的來港政策,一切聽命於中央希望如何輸入大量內地人以將香港同化。我認為政府有關部門有責任跟進及處理事件,並定期向公眾交代調查進度,以讓公眾釋懷,不需要擔心政府沒有足夠理由便讓「懷仔」留港。

利申:我不反對於政府完全漠視市民溫和靜坐或遊行時,抗爭人士需要使激烈的手法引起公眾甚至是國際的關注,但我們必須小心是否會有人借機令抗爭者的形象變成一班「蝦」細路的流氓。因為,現今的政府實在比過往更有手段,我們經常要保持頭腦清醒,認清真相,小心被利用。

我常擔心中國政府一直努力將社福界洗腦,用錢資助開設暗撐中央的社福機構,令更多社工自願、被迫或不自覺成為中央扭曲市民思想的工具。透過一班經常接觸基層的社工,慢慢攏絡基層的市民,再散播歪曲的思想,更利用他們達到目的,事後卻「扮」好人去同情他們的遭遇。無知的我過去曾參與這些機構的義務工作,親見他們努力經營背後為了名聲和攏絡的目標,上報拍照便是最快提高知名度的方法,真正協助個案已不是他們主要目的。

我謹希望社工界認清有問題的社福機構,堅持自己的社工信念,不要被政權所利用,也不要被名利蒙蔽了自己的良知,假借社工之名合理化所做之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