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六四」不是屠城、是屠國!

廣告

廣告

前晚在温哥華聽了封從德和中國維權人仕劉沙沙的「中國民運研討會」,跟著又看到面書上有朋友寫:

「香港人確實累了,在這歷史轉折的時刻,六四的意義在何?這問題令我困惑、深思。

我在想六四是否可轉化成我們更出力爭取民主的動力?了解六四可否令我們更見到中共冷酷無恥的真相?高調記念六四能否成我們抗爭的籌碼?」

不禁有感而發:

「六四」,從沒有停止過的大屠殺!

就如大多數事情一樣,「六四」的「效果」或「影響」當因人而異,但六四殘暴、無耻和不公義的本質卻是永遠不能抹殺。六四後多年來、大陸數億人民被「中國式資本主義」集體洗腦、心智被集體禁錮和荼毒,實是六四屠殺的延續。六四先殺北京內人民的肉體,接著殺的是全國人民的靈魂,目的都是為了鞏固中共的極權統治。

六四當天是屠城、之後是「屠國」,而香港「被回歸」、正式成為此「國」的一部份時,又那能逃避被中共劊子手追殺屠宰的厄運!

提!還要大聲地提!

正因六四屠殺是從來沒有停止過,香港人高調提六四,是必要的自衛行動之一,而海外的我們高調提六四,亦是保護香港人的必要項目之一。而且應更進一步,向所有中國人和全世界重新大事宣揚「六四屠殺」的真相:

「中共自把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以來、從沒間斷地宰割、謀殺、操控全國人民的靈魂和肉體!」

「地球村」不容閉關自守!

在這全球通訊即時互聯、環境生態、經濟飲食等等民生問題都跨國地互相糾纏的21世紀,不論大少、沒有任何國家或地域可以獨善其身,更遑論閉關自守。

中國大陸平民的靈魂被中共屠宰多年,以至在香港或海外不時醜態百出,令人瞠目結舌。香港市民被極權明目張膽地全面毀約壓迫,西方民主政府因經濟顧慮、竟噤若寒蟬。大陸「紅貴族」怕自身政權不穩,把億萬貪污不義之財湧進加拿大等民主國家,令本地市民「無屋可住」,更染污我們相對的清廉文化。以上都是活生生的、「地球村」內各地居民互相牽連的例子。

一日「六四屠殺」不停止、一日中共極權不倒台、一日數億大陸人民尋不回他們的靈魂、不獨香港人沒有真正安寧的好日子、世界亦沒有正真安寧的好日子!

所以我身為加拿大公民,也要大大地發聲,因為: 非 . 常 . 關 . 我 . 事!

21世紀的「本土意義」要跨越本土!

狹隘的國家或民族主義在這個科技、經濟、環境、政治、天災人禍等等、都隨時可以「牽一髮而動全球」的地球村是開大倒車,亦不切實際。環保和人權運動在上世紀已跨進了「行動在本土、思念在全球」( act local, think global ) 的思想及策略領域。這個「本土」,是指透過各人爭取本地的民主人權或環境狀况,以達至全球的改進。

隨著人類的思想醒覺和歷史經驗,加上全世界通訊互聯,21世紀地球村內的「本土意義」已無可避免地要跨越自私的族群主義,而以本土公義為基礎、以改進世界為最终目的。

香港如此高質素的世界一流大都會,又怎能這麽短視、把「本土」意義停留在十九世紀的思維!

民主人權不能有雙重標準!

面對奸險凶殘不仁的中共獨裁政權,人民根據民主自決原則、爭取藏獨、臺獨、港獨有何不可?任何地方的市民,透過民主程序選擇獨立又有何不對!

但若在爭取獨立自主之餘,卻把一些排外、歧視和自私的不公義思想、態度和行為、借爭取民主正義之旗而掩蓋,是大大違背了本身正在爭取的人權和公義原則。而以粗言攻擊、漫罵或抹黑其它不同意獨立的民主爭取者,更是有違「民主」的基本精神。

獨立,是一個地區實行自治自决的方法之一,但不是唯一的方法。真正的民主精神、建基於容許和鼓勵理性、平等及坦誠的討論,並相信「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更不是靠用對女性含有絕大侮辱性的粗言穢語來震壓對方的提意或理念。

是的,香港人都累了,其實世上很多堅信民主和持續爭取維護公義的人都累了,但在絕度疲累之餘,只盼望我們能小心不讓仇恨的種子生根、蒙蔽了基本人權的公義底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