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中大深圳分校學生議案 評議會副主席:「極權啲都咁話啦。」

廣告
中大深圳分校學生議案 評議會副主席:「極權啲都咁話啦。」

廣告

圖:原近坐滿的會場,於選舉後只餘下空凳

中大校友評議會為大學正式評議機構,又有選舉大學校董之功能,本應是莊嚴之地,但卻鮮有校友關注,亦因各種不按程序或行政霸道,屢受批評。

今年校友評議會於6月13日召開,今年除了常委和校董選舉外,一項討論議題與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有關,即莊啟成校友(2007逸夫政治與行政)及方富潤校友(2002聯合生物化學)的『修改章程-「境外學生」不加入本會』(指中文大學校友評議會)議案,卻被會議主席拒絕表決,甚至明言:「極權啲都咁話啦。」

常委選舉後 與會者僅半

去年評議會出席人數僅104人,今年因校董及常委改選出現大對決(被指為「梁粉」的現任校董黃顯榮與據聞由民建聯黨員、評議會主席陳志新支持的「Vote 4 CU團隊」角逐),雙方「紥恆馬」動員,結果只計算有投票權成員,至少356人出席。

有關境外學生的議案屬於議程10,而選舉事項則為議程7、8、9,不少校友在投票後便離場,至討論境外學生議程時,人數只餘下百餘人,到表決時人數僅118。

不知是否校友不關心境外學生事宜,抑或確實如其他校友笑言「投票機器」、「票數載體」?惟本人於等候評議會專車時,卻也聽旁邊幾位老學兄學姐閒聊,連來開會要支持甚麼也不知道。

議案討論前 副校長力銷中大

原定於4時25分開始討論的境學生生議案,因選舉事項拖延,至約4時50分才開始討論。當大家以為準備討論時,會議主席即表示因議案牽涉中大(深圳),故邀請了中大(深圳)副校長(行政)阮健聰介紹中大(深圳)事宜。

阮副校先表明自己是中大校友,然後匯報中大(深圳)的理事會領導,不同於大陸其他學校由「政治組織」領導,「希望保障到學術自由」;其地理位置於中大很接近,於一小時內可達;設施很好、面積、環境都很不錯,分上中下園區…直至約十五分鐘後才被會議主席打斷。圍繞收生的討論,只有幾句「都好好架好多係國內高考最頂尖」,講完。只有力銷中大(深圳)很正、學生很好,雖沒有直接表示甚麼,卻也似乎有點暗示。

偷換概念 混淆視聽

屬於討論事項,但是否認真討論,卻是另一回事。議程主要談及「評議會假設全體畢業生皆身處同一校園內共同學習及生活之經驗」、「中大日後亦可能會擴大認可其他地方之收生…境外成員將可能佔多數,最終影響評議會之正常運作」。唯不少討論皆偏離題旨,或混淆視聽。

比如常委阮德添校友(77新亞人事管理)在解釋有關中大與中大(深圳)關係時,提及在討論學生使用設施時,指有校友認為深圳中大學生不能使用香港中大設施,但卻沒有討論中大校友能否用深圳大學設施,「但深圳中大設施真係好靚」。根本與題目無關。

又有校友指中大在巴西、台灣都有合辦課程,也沒有共同校園經歷,但其校友也是評議會成員。假如境外學生不加入評議會時,即褫奪校友權利。卻無視一般法律原則為非追溯性,沒有所謂褫奪之意。

大師兄李金鐘校友(64新亞歷史)又指出當年成立評議會時,曾考慮在中文大學成立前的三書院畢業生是否可加入評議會,最終決定容許其加入,論證容許深圳加入合理。唯三書院本組成中大,屬中大源流,又未能論證容納深圳一架構課程社會背景皆獨立運作之院校加入中大評議會的合理性。

較「九唔搭八」之討論亦有,比如有校友指「中大有校友負笈海外,又是否不合資格」、「好多人於海外生活,都不會回來參加」,卻無視議案討論「本地學生」與「境外學生」,而非指居於何地或何地出身的校友,至於「不會參加」和「是否有參加的權利」之不同,更理應大學生能掌握之常識,卻屢見類似說法。

有一校友更赤祼祼指出,「俾多啲人加入評議會,方便叫人捐錢、籌錢。對評議會有貢獻。」更是反駁都無謂。

不容民意 主席:「極權啲都咁話啦。」

「討論」未完,主席則因時間理由粗暴終結。在整個討論過程中,間或見「讓自己人發言」的蛛絲馬跡。比如在第一名校友發言後,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前副會長馮家強(30中)、會長楊政賢(42中)以及一名14年研究院社會學校友都舉手示意發言,卻在中後段才獲發言,其後舉手的校友卻比他們優先。尤其是較前排、與常委較熟悉的校友如李金鐘等,稍後舉手卻先有發言機會。在餘下6分鐘時,會議主席、校友評議會副主席李劍雄(81聯合財務)卻毫無預兆下公佈「最後一人發言」。

40分鐘「討論」時間結束,主席總結時先講一輪「應交由評議會成立委員會討論」,至大家以為表決時,竟突然說討論結束,欲公佈早前投票的常委及校董選舉結果。

與會校友表示反對,認為按程序為討論事項議程10,動議人認為需要表決,卻竟不獲表決。主席竟聲言:「主席有權力認為不需要表決」。甚至「極權啲都咁話啦。」

原議案和議人方富潤校友表示可調整動議,以便會議順利結束,即分兩項表決,(並非原文,意思如下)「將議案交由校友評議會成立委員會於一年時間內討論及表決」,以及「舉行無約束力民意表達,供評議會及委員會參考」。擾攘一輪後,一直主張要成立委員會討論的李劍雄主席才笑說「中大精神都係有容乃大同包容嘅」而表示同意,但在通過成立委員會討論後,卻竟不打算一如前諾,批准無約束力動意舉手表示意向。

最終經校友一輪反對後,方富潤校友改以《會議章則》27(b)項「聯署備案」形式表達意見,極盡溫和,才獲主席認同。惟剛開始聯署未完,主席便宣佈會議結束,視排隊聯署的數十名校友如無物。表決不行、無約束力民意表達不行,讓步至「聯署備案」才同意,卻亦不重視。懼怕民意?到底在怕甚麼?

校友覺醒 明年群戰

出席校友評議會的經驗是,不少與會校友欠缺監督權力和程序公義的視野,或有拍膊頭參與卻無視自己權益並不暸解議案諸事,早已見諸過往報導。有校友引述,在爭論「境外學生」議案時,附近竟有大媽校友叫囂大攘「唔俾!唔俾動議!」,甚至被一位大叔批評「阻住我地食飯。」。

寫了洋洋灑灑二千字講是次會議情況,其實重點只有一件:面對如斯局面,你是否能夠接受?中大校友評議會是中大校友正式評議校政機構,包括選舉大學校董。不少校友常聲稱愛中大,或為中大的人文精神感動,甚至參與社會運動爭取民主。但在自己的學校,是否能面對粗暴表決、違反公義之事?中大校友十八萬,堅持風骨、捍衛公義的校友不知凡幾,為何每年出席評議會的就只有寥寥數十?

如依上述表決,假如唔出蠱惑,有關境外學生加入中大評議會事宜將於明年表決。守護中大,或至少爭取一個更符合程序公義的會議體制。明年的校友評議會,能見到你為中大出席參與嗎?

文:田方澤(2010新亞社會、11年教育文憑、14年研究院教育)

原文見作者網誌

廣告